主题:王维和杜甫 -- texasredneck

2016-11-08 05:47:57林风清逸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一声长叹,在雨夜中悠悠回转,离别总是勾起心中感伤的事情。

在古人而言,离别是件大事。只是如今的社会,相聚总是容易,我们不常遇到,已经有些不太在意了。古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现在不容易遇到这样的情况。既然想了,那就打个电话,发个微信,约个地方,见个面,吃个饭,很轻松。

古人的想法,我们也可以理解。在手机普及之前,即便我们是在同一座城市,乃至同一个乡村,想要见面,那都是要拔脚走过一段长长的路的。原本只是暂时的想法,最后却变成长长的路。走了这长长的一段路,找到不同的几个地方,打听到我们的朋友,然后才有见面的机会。投入的成本本身,就让我们的相见变得更加珍贵。

对于古人来说,相见是如此昂贵。当人生在千里之外、十年之后,突然给你安排了一场喜悦地重逢时,这份喜悦对心弦的拨动,就能够发出分外响亮的音符。言为心声,书为心画,于是美丽的诗词歌赋就从心间流淌出来。

古人说,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如今的相见变得容易了,就是诗家不幸国家幸了。如今,技术的进步让我们可以凭借暂时的想法就实现轻易地相见,联系方便了,交通方便了,相见变得好轻松。

相见变得轻易了,离别似乎也就轻易了。然而,离别变轻只是因为那不是真正的离别罢了。当相见并不轻易的时候,离别依然还是离别,依然还能够在你的心灵里抽出真正的苦涩滋味。

当我走进家门的时候,孩子高兴地举起双手奔过来,那是相见的欢乐。当我悄悄离开家门,生怕小家伙看到我走了的时候,那是离别的苦涩。我曾经说,人要纪念自己的祖先,不是因为祖先崇拜,而是因为他们和你一样是文明的建设者。纪念祖先,其实是在纪念文明。祖先尽了力,走完了他们的人生,与我们离别,而我们也终将眼着时光的道路前行,在歧路与我们的后代离别。

真正的离别依然动人心弦,只是离别不再那么频繁罢了。诗家不幸国家幸,太平时节,细雨朦胧,凉凉的雨丝让天地变得清静,温暖的怀抱使家庭变得温馨,慢慢品味这顺遂的时光吧,幸福在最不经意间就已经来到我们的身边了。

当离别与时光勾连在一起的时候,相逢带来的就不仅仅是友人,而是回忆。一个喜欢回忆的人,即便不是离别,也会在雨夜里坐在窗前,遥望雨中的桐叶。当离别来临的时候,我们才会越发的理解,为什么古人会在歧路上热泪沾襟。泪水是热热的,心也是热热的。

时光总是会在慢慢地流逝。昨天我们还在暖暖的被窝里看着可爱的娃娃笑,一转眼,那个刚刚还睡得一塌糊涂的家伙就已经蹦蹦跳跳地跑起圈子,然后挺着小胸脯像我们当初一样大喊大叫地闹起了独立。昨天我们自己还在那青涩地想着一些伟大的梦想和简单的现实,一转眼我们自己就已经开始浑不在意地鼓励后辈不要害怕那些待人接物的事情,仿佛自己已经是个老油条一样。我们和自己,和自己的青春年少,和青春年少的自己,也在一天一天地离别。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我们自己,和过往的自己,也是一天一天不相见。

离别是新的回忆,回忆是与自己的离别。而离别之后,我们依然在道路上前行,时间从不怜悯任何人,只有我们自己怜悯我们自己。而怜悯之后,我们的脚步依然不能停歇。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易经说,君子以自强不息。我们是文明的建设者,继承祖先的英烈,传递后人以厚德。前承古人,后启来者。鲁迅说,怜子如何不丈夫,正是此意。离别嘛,终究会有的。流下离别的泪水,感受那热热的感觉滑过眼角,转过身,背上阳光,挥一挥手,再见。

通宝推:老老狐狸,
帖:4222515 复 422199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