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茗谈147:智慧的七根柱石 -- 本嘉明
共:💬446 🌺3900 🌵14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茗谈147:智慧的七根柱石

<智慧的七根柱石>是一战期间的传奇人物,英国人“阿拉伯的劳伦斯”写的一本书。唐纳怆破产6次,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目前,是他第七次“白手起家”了吧。

说到河里,一个是“蜗藤”兄,一个是“切地雷”兄,每逢美国大选都是妙笔生花啊,可惜今年没有见到大作。

(一)

关于唐纳怆,我有几个粗浅的观点,先放在这这个新楼里,回头大家讨论,在其他地方零零碎碎的,就不再接了:

1) 唐纳怆的胜利,前提是得到了足够的选民票,虽然选民票数上他比赵姨略少,但差距非常小------这个基本实力,是他当选的保证。

2) 这些选民票里,女性总投票数里,他得到42%,西语选民也有40%左右,黑人有8%。

3) 曾任教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的社会学退休教授阿利·拉塞尔·霍克希尔德(Arlie Russell Horchschild)九月份出版了她的新书《本土的陌生人:美国右翼的愤怒和哀伤》(Strangers in Their Own Land: Anger and Mourning on the American Right),海外中文网站有所介绍。她写出了真实的”红脖子”,我觉得她做了一件大好事。在加拿大,我也认识不少这样的本地白人。在中国公知们笔下,美国是发达的,人人过着幸福的生活,其实美国也是有“城乡差别”,有“剪刀差”,有不平等待遇,有“被忽略的二等公民”的,其中红脖子占了很大的比重。这些人远离大都市,辛勤地劳动,没见过多少世面,见到城里人时,还有些腼腆。我个人尊敬他们,也信任他们,基本上各种占便宜的事情他们不会去搞。美国红脖子们今天的失落,在于他们的祖辈建设了这个国家,他的爷爷是大兵瑞恩,他的舅舅是越南战场上的阿甘,他们自己也没有躺下当“八旗”,然后有一天,发现被别人利用了,被别人“插队”了。他们嘴拙,也知道城里的贾老爷们看不起他们这些刘姥姥,碍于面子他们也不愿意去哭诉。唐纳怆有万般不是,他至少替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民”(实际上不一定是农民,很多是产业工人)出头了。不但这些红脖子大老粗投了唐纳怆,他们的媳妇/老娘等等,也投了。

4) 如果没人阻止唐纳怆,10年之内,美国学校里的饮水机笼头,会分成“白人专用”和“有色人专用”;如果没有人阻止民主党那帮傻逼,10年之内,美国学校里的饮水机笼头,会分成“黑人专用”和“非黑人专用”。唐纳怆的极右翼,和民主党内主流的极左翼,是一样的衰,半斤八两。美国要的,是第三条道路。

5) 在11月8日,我其实在说服美国的河友投赵姨一票。因为那天,我知道唐纳怆可能会赢。他的赢,是共和(腐败政客)的失败,是民主的胜利。但这个胜利,很可能对美国是有害的。因为唐纳怆娇生惯养,意志薄弱,他不是毛泽东不是甘地,甚至不是唐僧;而是光绪,是猪八戒。他会浪费这次改良的机会,迫使美国人民考虑用枪杆子革命。

(二)

唐纳怆是为民请命的人吗?

他在忙着为自己要待遇。他跟历史人物比,“革命先行者”之类的就免了,他连黎元洪这个“人造奶油革命者”都比不上。他本来是来玩票的,没想到选上了,对这份新工作他一点也不向往不热爱,所以别别扭扭到处要待遇。

这就好比是个6岁孩子要去看病,看病就得打针,吵着不去。他妈没办法,去了就有糖吃。于是“谈判大师”翻身坐起:要5颗糖,现在就拿来,少一颗不去!

他要的第一条额外待遇,是家产如何处置。4年前罗姆尼的身家大了他好多,竞选前说一旦当选就把公司信托出去,找职业经理人打理,免得利益冲突的嫌疑。现在唐纳怆说交给自己子女,问题是他在白宫里,信得过的也只有自己子女,肯定要“宫内行走,赏穿黄马褂”,这不是明摆的利益冲突?

第二条,是PART TIME当总统,就是周末必回他在纽约的豪宅。换谁当白宫的主人,都是欢天喜地光宗耀祖,他偏偏嫌弃白宫是经济适用房。这个就是我们古人说的,领导一旦吃饭用象牙筷子了,将来一定双规的命。他已经70岁了,这4年是他人生最后一班岗了,最后一个出彩的机会了,还计较这些,那么白宫的厨子要不要换?周末海外出大事了,他怎么指挥?

第三条,一定要用班农,当不上“中央办公厅主任”,就当总设计师。这件事直接影响到唐纳怆和共和党各个山头的合作关系。唐纳怆没有那个心胸去“五湖四海”(其实也就是在共和党顶层圈子里不拘一格而已),这个信号一出,他心目中各个内阁位置的第一人选,估计有一半人要推拒他的邀请。

总之,这是我们人生之中,看到的最大的笑话:一门心思要当总统的,当不上;一点也不ENJOY这个位置的白相人,却“截胡”成功,然后后悔,心里觉得自己要吃4年牢饭了------对唐纳怆来说,这个宝座还是来得太容易了,怎么珍惜得起来?

(三)

“全球化”是一条不归路。世界上所有大国的领导人,都是受巨大利益集团辖制的,巨大利益集团一定是全球布局的。所以“全球化”的归宿,就是全世界变成一个国家,一个中央。

那么这个“单一国家”,会是什么政体?

神马都可以,就是不可能是民主制。民主制,是一人一票,全球70几亿票,美国银占了几票?

所以,“全球化”在敲民主政体的丧钟。

那么刹车,不搞“全球化”了,闭关锁国,在发达国家继续维持民主制度,可以不可以?大财团们不会让你们小清新瞎来的。闭关锁国,意味着民主国家要真刀真枪跟非民主国家竞争。以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还可以滥竽充数;一旦分开跑马,丁是丁卯是卯,你确信在任何历史时段,民主制选手都能赢?

唐纳怆目前的种种无厘头做法,把美国社会现实硬生生倒退近100年,回到1950年代,国内还有二等公民,坐车都要分前后排的时代去,你认为这个人,和他一手缔造的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冲锋队的队员们,是个神马智商水平?搞房地产,跟搞大工业是不同的,他本质上还是文科生,“四川普通话师范大学”《企业讲师专业》毕业的。

(四)

“全球化”既然还得继续搞,怎么个搞法?

全球化,不是“一管就死”,而是分工合作,每个“经济大区”,就好比是集团公司下面一个分公司,要有分公司经理,各级员工,分层级有组织地协作。所以,我认为“全球化”在未来能继续深化的前提条件,是各个大区,必须有“带头大哥”。

在北美这一区,带头大哥肯定是WASP白人,老黑老墨生得再多,你能不能出诺贝尔奖得主(当然我们只说各科学奖)?

在东亚这一区,带头大哥基本也确定了,当然还没有坐实。

西欧,那大概是德国。东欧则是俄国。

中东?非洲?南美?基本上没有出头的椽子了,都被削得差不多了。

这些“带头大哥”,就是一等民族------这么说虽然政治不正确。一等民族等于是贵族,你首先要冲锋在前,有那个责任感荣誉感,有那个综合实力,才能高高在上,大家才跟从你。

不能选对“一等民族”,或者拒绝民族分等的经济大区,会被由“一等民族”为核心,行动力强的其他大区所宰割。

到最后,丛林法则下,几个强有力的区域经济组织互相不能吃掉对方,在不断的摩擦中明确了势力边界后,在全球形成“X强共和”的和谐局面,不再有老大,但还是分出第一(东亚)第二(北美)第三(西欧),不过第一也吃不掉第二第三。

通宝推:东方白,舞动人生,普鲁托,C狂飙行者,桥上,xiaobailong,决不倒戈,梓童,孟词宗,任爱杰,mezhan,
主题:422361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