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23:季行父——备豫不虞 -- 桥上

2016-12-27 05:17:05桥上
《左传》人物事略23附:仲杀恶视6/7

《宣十年经》:

季孙行父如齐。((p 0705)(07100016))(064)

《宣十年传》:

季文子初聘于齐。((p 0708)(07100901))(064)

《宣十年经》:

冬,公孙归父如齐。((p 0705)(07100017))(064)

《宣十年传》:

冬,子家如齐,伐邾故也。((p 0708)(07101001))(064)

《宣十年经》:

齐侯使国佐来聘。((p 0705)(07100018))(064)

《宣十年传》:

国武子来报聘。((p 0708)(07101101))(064)

《宣十年经》:

饥。((p 0705)(07100019))(064)

我的粗译:

还在这年秋天,我们执政的卿季文子(季孙行父)首次访问了齐国。

这年冬天,我们的卿子家(公孙归父)因为进攻邾国的事也访问了齐国。

随后,齐国执政的卿国武子(国佐)来了我们这里回访。

一些补充:

杜《注》“季文子初聘于齐”云:“齐侯初即位。”

杜《注》“冬,子家如齐,伐邾故也”云:“鲁侵小,恐为齐所讨,故往谢。”

杨伯峻先生注“齐侯使国佐来聘”曰:

《春秋》之例,旧君死,新君立,当年称子,逾(踰)年称爵。齐惠公死未逾年,此称“齐侯”者,亦犹成四年郑襄公死未逾年,《经》于郑悼公称“郑伯”。杜《注》云“既葬成君,故称君”,通之会盟则不然,通之他事,或然。互详桓十三年《经?注》及僖九年《传?注》。《周语下》“齐-国佐见”,韦《注》云:“国佐,齐卿,国归父之子,国武子也。”传世器有国差 ????[缶詹],方濬益《缀遗斋彝器考释》卷二十八谓“国差即齐-国武子。”

下面再贴一遍国差壚(国差即国佐,国差壚即国差 ????[缶詹])的图片,截自网上: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下面再贴一遍《国差壚铭文拓本》的图片,铭文释文:“国差立事岁咸丁亥,攻市(借为工师)????[亻昏]■西■宝????[缶詹]四秉,用实旨酉(酒)。侯氏受福■寿,卑旨卑瀞,侯氏母。■母[爿厉],齐邦贮静安宁,子子孙孙永保用之。(■为无法解读的字)”,丁亥年当即鲁成公十八年(公元前五七三年)。图片出自《【品藏2014】“物常聚于所好”金文拓本集合》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杨伯峻先生注“国武子来报聘”曰:

报聘,盖报季文子之聘。

杨伯峻先生注“饥”曰:

无《传》。杜《注》:“有水災,嘉谷不成。”

《宣十三年经》:

秋,螽。((p 0751)(07130003))(064)

《宣十四年经》:

冬,公孙归父会齐侯于穀。((p 0753)(07140006))(064)

《宣十四年传》:

冬,公孙归父会齐侯于穀,见晏桓子,与之言鲁,乐。桓子告高宣子曰:“子家其亡乎!怀于鲁矣。怀必贪,贪必谋人。谋人,人亦谋己。一国谋之,何以不亡?”((p 0756)(07140401))(064)

《宣十五年经》:

秋,螽。((p 0758)(07150006))(064)

仲孙蔑会齐-高固于无娄。((p 0758)(07150007))(064)

我的粗译:

四年后,我们宣公十四年(公元前五九五年,周定王十二年,晋景公五年,楚庄王十九年,齐顷公四年),冬天,我们的卿公孙归父(子家)在“穀”与齐侯(齐顷公)会见。然后见了他们的大夫晏桓子(晏弱),和他谈起我们鲁国的事,谈得很高兴。桓子(晏弱)事后告诉他们的卿高宣子(高固)说:“子家其亡乎!怀于鲁矣。怀必贪,贪必谋人。谋人,人亦谋己。一国谋之,何以不亡?(“子家”恐怕要被流放了!他现在就已经舍不得鲁国。舍不得就会“贪”,“贪”就会算计别人。他算计别人,别人也会算计他。整个一国都算计他,他还能不被流放吗?)”。

一些补充:

这一段《春秋经》两次记载“秋,螽”,可能《左传》作者也是将这两次蝗灾作为鲁宣公和子家(公孙归父)即将出事的预兆采入本章的吧。而“仲孙蔑(孟献子)会齐-高固于无娄”那条《春秋经》也是记载了鲁国的卿与齐国交往的情形之一吧。

杨伯峻先生注“秋,螽”曰:

无?传?。杜?注?:“为災,故书。”

杨伯峻先生注“晏桓子”曰:

杜《注》:“桓子,晏婴父。”晏盖以邑为氏,今齐河县西北二十五里之晏城盖即其地,《寰宇记》谓之晏婴城。

杨伯峻先生注“与之言鲁,乐”曰:

公孙归父有宠于宣公,见十八年《传》,乐谓乐此也。

杨伯峻先生注“怀于鲁矣”曰:

怀即僖二十四年《传》“怀与安”之怀,此谓留恋其宠也。

“鲁”推测位置为:东经117.00,北纬35.60(曲阜鲁国故城)。

“齐”推测位置为:东经118.35,北纬36.87(临淄北刘家寨周围有遗址,长方形城,大城西南部分为小城,共2000万平方米;大城:4500╳4000;小城:1400╳2200,300万平方米。大城:春秋战国?小城:战国)。

“穀”——“小穀”——“谷”——“小谷”(杨注:穀(谷),齐地,今山东省-东阿县旧治东阿镇。#《公羊传》徐彦《疏》云:“二《传》作“小”字,与《左氏》异。”孙祖志《读书脞录》、刘文淇《旧注疏证》、章炳麟《左传读》等因谓《左氏》本作“城穀(谷)”。但案之《水经?济水篇》“济水侧岸有尹卯垒,南去鱼山四十余里,是穀城县界,故春秋之小穀城也,齐桓公以鲁庄公二十三年(当作三十二年,杨守敬《注?疏》已订正)城之,邑管仲焉。城内有夷吾井”云云,则是郦道元所据《左传》已有“小”字矣,孙等之说恐非。小穀即穀,齐邑,今山东省-东阿县治,顾炎武《杜解补正》据《谷梁》范宁《注》、孙复《尊王发微》谓小穀为鲁邑,曲阜西北有小穀城,不合?传?意。#昭十一年《传》述申无宇之言云:“齐桓公城穀而置管仲焉。”《传》文本此。顾炎武《日知录》四、《山东考古录》疑之,无据。事亦见《晏子春秋?外上篇》。据《管子?大匡篇》,吴人伐穀,齐桓公因城穀,遂为管仲采邑。#庄三十二年《传》云:“城小穀(谷),为管仲也。”则此穀即小穀,亦即庄七年之穀,在今山东-东阿县新治东南之东阿镇。#穀见庄七年《经?注》,即今山东-东阿县南之东阿镇。本东阿旧治。穀亦齐地,师过本境而民不知,言其整肃。),推测位置为:东经116.28,北纬36.17(平阴县-东阿镇)。

“无娄”(杨注:“无娄”,《公羊》作“牟娄”。牟娄见隐四年《经》,已为莒邑,此时莒恃晋而不事齐,齐、鲁固不得于其地相会。杜《注》谓“无娄,杞邑也”,虽不知所本,但不以为即牟娄,从可知也。“无”与“牟”字可通,《公羊》作“牟娄”,自是由无之声转,但不得谓即隐四年之“牟娄”。无娄,不详今地所在。),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7.5,北纬36(齐、鲁之间,杞邑?)。

下面是宣十年至宣十六年齐、鲁交往一些相关地点天地图地形图标注: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

《宣十五年经》:

初税亩。((p 0758)(07150008))(064)

《宣十五年传》:

初税亩,非礼也。谷出不过藉,以丰财也。((p 0766)(07150801))(064)

《宣十五年经》:

冬,蝝生。((p 0758)(07150009))(064)

饥。((p 0758)(07150010))(064)

《宣十五年传》:

冬,蝝生,饥。幸之也。((p 0766)(07150901))(064)

我的粗译:

下一年,我们的宣公十五年(公元前五九四年,周定王十三年,晋景公六年,楚庄王二十年,齐顷公五年),我们首次实行按田地的亩数收租子,这不合规矩。谷物只能从代耕来,这样才能丰财。

这年冬天,生了“蝝”,出现饥荒,《春秋经》上写“冬,蝝生,饥”,就是要警示。

一些补充:

《哀二年传》中还有个“税”的例子:“初,周人与范氏田,公孙尨税焉,赵氏得而献之。”((p 1617)(12020304))(129),这里“税”也是动词,也就是到时派人去收租子。此事发生在公元前493年,上距公元前594年此时鲁国“初税亩”一百零一年,反映那时周王室以及晋国那里都已经改成收租子了。

杨伯峻先生注“冬,蝝生”曰:

蝝音沿,据《说文》引董仲舒说及《尔雅》郭璞《注》,为飞蝗之幼虫,未有翅者。据《汉书?五行志》引刘歆说,则以为蚍蜉之有翼者,食谷为災。据庄二十九年《传》“凡物,不为災,不书”之义例,此书必为災。故前说未必可靠。

杨伯峻先生注“冬,蝝生,饥。幸之也”曰:

蝝生为災,且至于饥,何以“幸之”,实不可解。杜《注》谓“蝝未为災,而书之者,幸其冬生,不为物害。”此亦不可通。鲁之冬,夏正之秋,何以“不为物害”?且《经》、《传》明言“饥”,则其为害显然。于鬯《校书》谓“幸”实“ [幸-土+大]”字, [幸-土+大]音聂,《说文》云“所以警人也。”凡从 [幸-土+大]之字,隶书皆从“幸”,如執、蟄、墊等是。故后人混“ [幸-土+大]”为“幸”,而以侥幸、幸运解之,实误。“ [幸-土+大]之”者,罪之也。罪之者,罪宣公之税亩也。此用《公羊》义,未必合。(说颇新奇,录以供参考。)《谷梁传》云:“其曰蝝,非税亩之災也。”则又驳斥《公羊》义者。(或为于说之所本。)然《公羊传》亦云:“蝝生不书。此何以书,幸之也。”则《公羊》(今文)亦作“幸”。

————————————————————

《宣十六年经》:

秋,郯伯姬来归。((p 0767)(07160003))(064)

《宣十六年传》:

秋,郯伯姬来归,出也。((p 0769)(07160301))(064)

《宣十六年经》:

冬,大有年。((p 0767)(07160004))(064)

我的粗译:

再下一年,我们的宣公十六年(公元前五九三年,周定王十四年,晋景公七年,楚庄王二十一年,齐顷公六年),秋天,我们“公”(鲁宣公)的女儿郯伯姬回来了,《春秋经》上写“秋,郯伯姬来归”,意思是她被休了。

一些补充:

投靠齐国的鲁国日子不好过啊。

杨伯峻先生注“秋,郯伯姬来归,出也”曰:

郯伯姬盖嫁于郯国之君而被弃并遣回娘家者。“诸侯出夫人”之礼,见《礼记?杂记下》。

下面是《礼记?杂记下第二一》中的相关段落:

诸侯出夫人,夫人比至于其国,以夫人之礼行;至,以夫人入。使者将命曰:“寡君不敏,不能从而事社稷宗庙,使使臣某,敢告于执事。”主人对曰:“寡君固前辞不教矣,寡君敢不敬须以俟命。”有司官陈器皿;主人有司亦官受之。妻出,夫使人致之曰:“某不敏,不能从而共粢盛,使某也敢告于侍者。”主人对曰:“某之子不肖,不敢辟诛,敢不敬须以俟命。”使者退,主人拜送之。如舅在,则称舅;舅没,则称兄;无兄,则称夫。主人之辞曰:“某之子不肖。”如姑姊妹,亦皆称之。

杨伯峻先生注“冬,大有年”曰:

无《传》。《谷梁传》云:“五谷大熟为大有年。”卜辞之“ [丄+凵]年”即“有年”。

“郯”推测位置为:东经118.34,北纬34.63(郯城-北老城)。

通宝推:mezhan,
帖:4227929 复 422721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