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标
O注册 登录O 忘了密码
丁酉(鸡)年二月初二 龙抬头节 领取红包

【原创】锦衣异志录 -- 天煞穆珏

人文艺术
选版 0 候选 0
  • 主题所在:
    人文艺术 导读
    支流群落选版:我也推
    暂无
    不在我的群落?
    主题帖内工具可推选到群落公版
复270 阅136340 2013-07-04 11:33:50
2017-01-10 07:02:01
42295863893638

天煞穆珏头像
乐善1296
声望26013
正四品下:通议大夫|壮武将军
【锦衣异志录 Ⅲ】第六十一章 花9

“你即执意为之,我再阻拦亦是枉然。若有恃宠乱政之事,绝不饶;若他日遭遇情薄,休得怨言;若背君不忠,必杀之!”赵良说完拂袖转身。

“谢师父成全。”周昂重重三叩首,起身离去。

赵良待周昂去远才缓缓回头,此时门口立着的是捧着一坛夜郎枸酱的邢缨。

赵良拂袖:“你来做甚?”

“大师兄,我来陪你喝一盅。”邢缨举举手中酒坛笑道。

“你若乱嚼舌根,我定不饶你。”赵良恨恨道。

“这事除了我、刀眉、乃诺,其他人绝对不知。”邢缨说:“大师兄,昂儿心志坚定,既然选了这条路且随他去吧。”

“我朝历代向无有好男风之君王,怎生得陛下却,却……”赵良跺脚慨叹。

邢缨笑道:“大师兄,我且问你,莫说我朝,就说自三皇五帝以来,历朝历代可有如孝庙这般身边仅有皇后一人之皇帝尔?”

赵良瞪视邢缨良义,冷嘿一声,不再言语。邢缨一笑,提了酒坛拉了赵良往后军都督府后花园走去。

正德此时已在豹房议事厅上端坐听刘瑾禀报半日了。前去胙城郡调查黎符那月一事的大理寺官员还不曾回京,此事都察院便先搁置了。内阁对于日月神教欲得铜铁矿开采权事宜的回复居然是:日月神教太过傲慢,竟只派小卒到京相商,实在是对朝廷大不敬,建议皇帝不予置理。都察院对太原襄王府的处置则是派锦衣卫去太原拘传奉国将军聪洬及其父辅国将军成鋚、丁氏、陆氏四人到京问罪。

正德抬头看刘瑾:“都察院为何还要拘传成鋚?”

“陛下,都察院认为辅国将军成鋚治家不严,不能训子,与聪洬同违祖训,是以一起拘传到京治罪。”刘瑾躬身道。

“哦?”正德点头。

“陛下,日月神教一事如何处置?”刘瑾小心问。

“你就将内阁票拟拿去给威武公看就是。”正德笑道。

“是。陛下,臣还有一事禀报。内行厂昨日发来探报,在南昌逮捕‘生死判’同党,正押解进京交与法司审讯。”

“何许人也?”

“是已故通政使司左通政强珍之子强汝学、强汝思。”

“嗯?”

刘瑾低头再奏:“陛下,强汝学、强汝思两兄弟在南昌与人争讼,买凶杀人,内行厂卫已勘查清楚,证据确凿。”

“宁王府可有出力?”正德淡淡一笑问。

“臣不敢。”

“甚不敢?”

“内臣不得与藩王勾联,臣牢记在心。”

“嗯。还有何事?”

“普安州土司判官适擦遣使进奉贡马,陛下可要去试骑欣赏?”

“明日午后再去。”

“是,另有户部支大兴、宛平二县养济院孤老男妇绵布一人一匹。”

“大兴、宛平二县养济院共有孤老男妇几人?”

“共四千四百人,陛下。”

正德点头,忽道:“这普安州土司判官适擦是女子吧?”

“是的,陛下,适擦以夫死袭职已两年矣。”

正德笑道:“我朝女官居然不少。”

“说到女官,都察院正请旨为太皇太后宫中女官贞秀、贞仪嘉奖,因贞仪已自请出家,特请赐子女袭职。”

“吏部如何反应?”

“吏部还在商酌当中。”

“有何不妥还要商酌?”

“贞秀、贞仪虽是女官,但皆是内官,此次为朝廷立功,吏部不知应以内官官职还是外官官职赏之。”

“往例如何?”

“往例是升内官官职,功勋卓著者再配以命妇封号,德官便是例子。”

“如此简单,为何还须商酌?”

“所谓无巧不成书,只因适擦遣使进奉贡马,吏部侍郎胡忠进言贞秀、贞仪两女可否亦以外官官职赏之。既然土官可有女官,流官有女官亦无不可。”

正德一听,哈哈大笑。刘瑾不解其意,不敢多言。

“朕记得吏部侍郎胡忠有位好母亲。”正德饶有趣味着刘瑾道。

“胡忠自幼丧父,由母亲一手拉扯长大。其母成婚前乃是宪庙宫正司宫正,在宫中素以严谨直正闻名,夫丧之时适逢胡氏族人争产构讼导致家业落败,其母一力挽之,复振家业,甚得族内上下敬重。朝廷更赐以节妇牌匾嘉奖。但其母一生唯以生为女子不能外任流官为憾。”

“原来是孝子为母进言。”

“礼部侍郎胡义亦有进言。”

“胡义?”

“两人是兄弟,各在吏部、礼部任职。”

“他有何言语?”

“胡义倡言天下寡妇尽嫁。”

正德捧腹大笑:“好一对活宝兄弟,朕就等着看内阁如何票拟。”

“陛下,国公爷等人赏赐,内阁意等贞秀、贞仪封赏确定后一同封赏。”

“无妨,斟酌仔细为要。还有何事禀报?”

“陛下,西厂、内行厂尚无办公之地,臣请将惜薪司外新厂做西厂办事厂,荣府旧仓地设为内行办事厂。”

正德略作思索道:“外新厂荣府仓地废弃多时,拿来用也好。京城皇城内外共有多少废弃之地?”

刘瑾小心道:“陛下,京师土地登记造册事并不归臣管,是以臣?”

正德看了刘瑾一眼,笑道:“罢了,罢了,你去内阁传旨,要工部、户部、五城兵马司一同派人去查,仔细丈量重新造册登记。”

“是,臣这就去。”

“兵部与户部可就边军事项达成一致?”

“两位尚书还在争论不休,从内阁回家都是分道分先后走,不肯同行。请陛下放心,老臣会多去内阁打探消息。”

“一件事旷日持久争论,这事恐怕便做不得了。决事议事全系于一人固然一人之身不够用,系于众人却又耽于各持己见,久决不下,殊无两全之法。”正德若有所思,喃喃自语。

刘瑾听正德说话,不好评论,只是躬身守在一旁。

正德沉吟良久,抬头见刘瑾仍立于一旁,即道:“你出去做事吧。”

“臣告退。”刘瑾即行礼退出。

刘瑾退,高玉进。

“陛下,银作局为太皇太后、太后、皇后,贵妃设计的图样已出,请陛下阅览。”高玉呈上图件。

正德接过置放桌前一张张看,随手提笔在图样上修改,抬头道:“老人家的图样呢?”

“陛下,臣以为老人家的首饰不以宫庭样式为好,臣想直接挑选三件原物送去。”高玉道。

“也好。”

“陛下,张鸾在外候宣。”

“宣。”

高玉出门带进张鸾。正德把手一挥,指了指左侧座位。张鸾躬身施礼后落座。

“尚书可有奏章要呈送陛下?”高玉问。

张鸾向正德道:“陛下,内行厂卫已将强氏兄弟押送北镇抚狱。臣请暂缓审讯,还押刑部狱。”

“强氏兄弟?”

“陛下,即从南昌捕得的‘生死判’同党。”高玉提醒道。

“哦。”正德看向张鸾:“为何要还押刑部?”

“自从宁王说出生死判一事,臣亦有派刑部中老到捕快各地查访,但并无线索表明与朝廷中各在任或离任大臣相关。”

“如此,到底是刑部捕快无能还是内行厂卫太过厉害?”

张鸾面容一正道:“陛下,刑部捕快经验丰富,向来尽忠职守。”

“尚书对内行厂有何看法,尽管道来。”正德一笑道。

“臣对内行厂并无看法,只是臣在刑部任职已习惯遇事再三取证方才定论。”

正德看了张鸾一眼,转向高玉。

“陛下,”高玉道:“内行厂卫乃原西厂厂卫,而西厂是废而复立,其厂卫也皆是由东厂淘汰而来。”

正德哈哈笑:“你二人之意是内行厂卫最是无能,怕他们意图邀功,栽赃陷害忠良?”

张鸾拱手道:“陛下?”

正德把手一挥,笑道:“此事你自去与刘瑾协商。兵部与户部正缠斗不休,朕倒想看看你这个由刘瑾提携的刑部尚书与司礼监又当如何。”

张鸾微愣了一下,起身谢恩:“谢陛下,臣这就去司礼监见刘公公。”

张鸾离去,正德长吸一口气,颇有些疲倦。

“陛下,可要到花园去走一走?”高玉问。

正德起身握着高玉的手向外走。

“陛下离京五日,可知周昂已归?”高玉轻声道。

“周昂既归,你当如何?”正德戏道。

“他已是梅龙镇卫所千户,在京不过数日,我且让他就是。”

正德一笑道:“你不求功名也是好的,免生烦恼。周昂虽是爱朕,但他亦有建功立业之心,你二人诚可互补。”

高玉温婉一笑,与正德并行前去花园。花园内已摆了画桌,正德脸露欢颜,便在画桌前做起画来。画着画着忽思忆玻璃镜中幻像,侧头望高玉温婉精美容颜,即道:“高玉,你且坐到前面石上。”

高玉听旨,就坐到石上。

正德举笔凝视,笑道:“莫动。”

高玉即不动,正德低头作画,时不时抬头凝视,不知不觉间竟过了二个时辰,正德搁笔,拍掌欢笑道:“高玉,你且来看。”

高玉起身过来低头看,不由惊住。画中自己栩栩如生,眉目温柔得令人心疼。笔法则仍是正德喜好的佛郎哥与本朝工笔相结合之笔法。

“如何?”

高玉难掩激动,脸色绯红,眼光明亮:“陛下,此画可否赐与臣?”

“正是为你画的。”

“陛下可否再自画一张赐与臣?”

“待朕有心情便自画一张。”正德望夕阳渐落,道:“你且去替朕宣周昂来。”

高玉满心欢喜,手捧画作道:“臣这就去。”

周昂却不在豹房居所,李龙倒是在。

“周昂被兵部来人唤去了。”李龙道。

“兵部为何唤他?”

“听说是梅龙镇卫所千户派人送来无数文书,兵部唤他过去询问。”

“他才被任命,能问出甚?”高玉惑道。

“谁知呢。”李龙笑道。

高玉想了想就道:“如此,也只能如实禀报陛下了。”

院门外石勇探头进来,笑道:“龙兄弟,到家里用饭,宁儿今日做了好菜。二师伯,三师伯、师父也来。高玉,你也来吧?”

“大师兄来不来?”高玉却问。

石勇挠头笑道:“大师伯贵为后军大都督,事务繁忙不好请,我师父虽是国公爷,倒比他还悠闲自在呢。”

高玉笑道:“我还有事,你们先吃,我随后再来。”

“那我们先喝酒,等你。”

高玉点头,先奔回去禀报正德,再去皇庄请人裱画。高玉从画铺出来,忽听得皇庄外围呼喝有声,脚步纷乱,不由警惕,循声奔去,就见皇庄外有厂卫正在催赶各类脚贩,一时争执推撞不断。高玉急拉住一名厂卫询问,方知刘瑾派人将聚集于惜薪司、荣府旧仓地一带市井游食无业之人如酒保磨工鬻水者皆逐之四出,顺便就将围在皇庄周围的脚贩一并清理。自皇庄开业以来,除吸引无数豪客之外也吸引无数脚贩在皇庄周围落脚贩卖渐成气候。刘瑾却嫌人多纷杂有损皇庄威仪,目今趁着机会干脆一并取缔驱赶了之。高玉向来只管理皇庄一带,目睹皇庄繁荣兴盛之余也见证周边游食脚贩的热闹,虽偶觉杂乱无章,却也另有情趣,一时间尽数取缔固然在理,但于情似乎过甚?只是他心内虽有所觉,到底担任内臣多年,素来谨慎少言,也就不再多想,转身返回豹房。石勇家中已热火朝天,柳佐、山海还是携家带口而来饮宴,高玉许久不曾遇着这般热闹温馨场景,也就把皇庄外的事儿抛诸脑后,尽情欢聚去了。


通宝推:二胖,李根, 最后于2017-01-10 07:12:37改,共1次; 4229586,9,0,0,0,0
2017-01-10 07:02:01
※※※ 相关(回复)帖 ※※※
..O 重发。 花1 天煞穆珏 字33 2017-01-14 10:45:23
...O 建议您每章加上章节标题,更容易引起读者注意 花1 脊梁硬 字142 2017-01-15 16:03:59
....O 每章都设标题有点难度,每个新事件设一个标题倒可以。 天煞穆珏 字15 2017-01-16 01:31:58
O 【锦衣异志录 Ⅲ】第六十一章 花9 O 天煞穆珏 字11571 2017-01-10 07:02:01
O 【锦衣异志录 Ⅲ】第六十章节 花2 天煞穆珏 字13193 2017-01-10 07:00:28
O 【锦衣异志录 Ⅲ】第五十九章 花6 天煞穆珏 字12612 2017-01-05 10:52:04
O 【锦衣异志录 Ⅲ】第五十八章 花2 天煞穆珏 字11988 2017-01-03 08:59:11
O 【锦衣异志录 Ⅲ】第五十七章 花3 天煞穆珏 字12832 2017-01-01 13:06:36
... 共 》270《跟帖
西河通告
西西河的初衷,极其重要一点,是希望提供一个场合能够方便世界各地的人,因为自己不同、甚至特殊的经历,在相互交流的过程中,开阔眼界。遗憾的是,无论怎么努力,西西河水是在逐渐混浊。经常有人因为观点、立场的不同,进行简单、低级的讥讽、贬斥、谩骂或者扣帽子。说“低级”,是因为这种做法不需要事实考证、不需要逻辑分析、不需要文字组织。没有启发,没有激发,只有激怒。西西河如果有太多这样的东西,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为避免遗憾,网站虽然尽可能的宽容,但必须要有效控制不合适的行为方式。近期需要实现和完善的功能,是对违规者扣分,扣分将导致主题和回复都需要被认可。扣分越多,需要被认可越多。功能完全实现后,将追溯到2016年1月1日的帖。必要的话,请修改自己的帖。
元宝推荐
暂无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 RSS feed 帮助网站简介 基本河规 常见问题 使用条款17年2月27日 周一 15点58分
蜻蜓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