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管子》"优而不敏"解 -- 郭十一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7 阅 1044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7-03-08 04:05:41
4236512 复 4236418
郭十一郭十一`106035`/bbsIMG/face/0000.gif`70`2`715`5132`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15-09-04 04:16:47`
怎么会刚好相反呢 1

先来看看,爱与僾的"通用"问题,

如今你打开任何一本诗经,翻到《诗经?邶风?静女》,都会读到愛而不见句,

毛主席也是这样教导我们的。

点看全图

可是在说文里面却是这样的,

仿佛也。从人愛聲。《詩》曰:“僾而不見。”烏代切

你看,愛与僾的混用,这就是直接证据。

至于注文,恰恰说明注者所见到的文本的确是写作僾的,这里的僾并非一个笔误。

注者见到僾,就只能把自己认为的僾的含义写出来。

在这里,由于说文中的解释 仿佛也 不适用,他就只能自己根据上下文拟定一个(今天的

学者们还经常这样做),倭隨不斷只是一个不成功的拟定。


  • 本帖 1 回复
最后于2017-03-08 04:36:01改,共3次;
2017-03-08 04:05:4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