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有关运十部分细节 -- catspace

2017-06-19 23:00:29老老狐狸
好歪嘴,高僧把苯教经文和佛教经文串烧着念,牛!

王歪嘴69年向总理拍胸脯,74年25周年国庆,要让核电点亮天安门广场,于是一声令下,全国协作,我们单位这批年轻人被圈在清华200#3年,72年看架式离发电实在太远,还是识相解散了项目组。

干了三年,没见进展,中止项目,这决策很正确。

类似原因下马的航空项目也不少,东风113、远轰、大运、垂直起降战斗机……,没人指责这些决策。

问题在于:

“圈在清华3年离发电实在太远”的核电,是不是等同于,“干了十年已经试飞”的运十?

“解散清华核电项目组”正确,是不是能推导出,“断粮拖死运十“也正确?

我们核工业,如果只是引进法国、引进加拿大……,没有自己秦山30万压水堆起步走完全程,有无能力“对美国AP1000生吞活剥”?能否形成中国目前核电格局?

当时秦山工程出了一些问题,来自各方的责备颇多,现场压力很大。

上世纪70年代末,二机部坚持要把周恩来总理亲自审定的728工程(即秦山核电站)尽快建设起来。可是1979年4月发生的美国三哩岛核电站事故,震惊了世界,一股“恐核”的思潮也影响到了国内,“中国要不要建核电站?”“中国有没有能力建核电站?”争论之声不绝于耳,甚至也动摇了高层领导。德高望重的核科学家王淦昌主动站出来,向中央领导宣讲《发展核能是解决能源问题的出路之一》,认为“我国发展核能既有必要又有可能”,建议中央“必须重视研究、开发与利用核能”,“在我国能源规划中应占有一定位置”。张爱萍也挺身而出,作诗明志:“原子核能不可怕,科学技术驾驭它。广泛应用力无穷,为民造福振中华”,明确表示坚决支持发展核电。国防科委在充分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后,还向当时主管中央军委工作的副主席叶剑英并中央专委上报了《关于发展核电站问题的请示报告》。其中对这种新型能源的优越性、经济性、安全性,以及中国核电的发展规划与起步等一系列重要问题,进行了全面而系统的阐述。邓小平审阅这个报告并作了批示:“我认为继续搞下去是应该的。”

可是,随后又发生了发展核电如何起步,是自力更生还是全套引进的争议。一些部门和领导主张停建秦山核电站,在谷牧副总理召集有关部门开会讨论时,竟然形成三票反对、三票赞成的局面。在这个形势下,张爱萍和国防科工委始终坚定支持建设秦山核电站,在国务院和各部委的会议上,以及在向中央呈报的报告上,反复力陈由核工业部建设秦山核电站的充分理由。最后,还是陈云于1983年12月17日在国家计委关于《国内自己搞核电站的有关情况》的简报上批示:“不管广东核电站谈成谈不成,自己都要搞自己的核电站,再也不能三心二意了。”邓小平在陈云的批示上画了个圈表示同意。

张爱萍在积极推进上层审定秦山核电站立项建设的同时,还于1982年11月、1983年4月、1986年5月三次亲赴秦山现场视察和会见有关各方领导,督促及早确定厂址和开工建设,指导建立技术和行政两大指挥系统及相应的责任制度,反复强调要像当年搞原子弹那样,选调精兵良将,集中力量攻关,保质、保量、保进度、保安全,如期建成投产发电。在上海市政府召开的秦山核电工程会议上,还亲自动员设计和设备制造部门要大力协同,共同为建好我国大陆第一座核电站出力。特别是第三次,当时秦山工程出了一些问题,来自各方的责备颇多,现场压力很大。张爱萍到了现场进行检查,严肃地指出了工程和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要求现场切实认真改进。同时也指出,有批评是好事,有批评才会有进步。核电站建设并没有到不可救药的程度,不赞成一些人悲观失望、灰心丧气的态度。他回北京向中央军委、国务院并党中央报告,明确表示秦山核电站建设进展顺利,具有充分的安全保障措施,对存在的问题提出了解决办法和建议。这又一次给核工业极大的支持和力量,使现场的领导和职工深受教育和感动。当年,张爱萍以其诗人气质,饱含深情地对核工业人说:“核电是放光发热的,我期待着秦山核电厂放出万丈光芒!”如今,可以向他告慰的是,秦山已发展成为我国重要的核电基地,共有9个核电机组,装机680万千瓦。全国人大原委员长吴邦国曾题词:“中国核电从这里起步”;国务院原副总理邹家华曾题词:“国之光荣”,张爱萍曾为之付出大量的心血和精力,功德卓著,秦山人将永远铭记。

要知道,秦山一期是第一代核电反应堆,1985年3月开工,1991年12月并网发电,算是50年代末的世界先进水平。同期,国外的第二代核电反应堆已经稳定运行十多年了。

从发展我们自己的核电事业来看,不给二机部饭吃,封杀它,只图眼前,急功近利,那就是战略上的短视

我曾问过父亲,你为什么站在秦山一边,而反对大亚湾。

父亲说:“我没有站在秦山一边,也没有反对搞大亚湾。争论是正常的,秦山和大亚湾,谁先谁后,是个工作问题。自己搞核电,还是引资搞核电,对解决地区的电力困难,发展国民经济来说,都是一件好事。不应该是相互排斥的。但如果从发展我们自己的核电事业来看,不给二机部饭吃,封杀它,只图眼前,急功近利,那就是战略上的短视。核工业,包括所有的国防工业领域,不能只停留在搞武器上,一定要把它引向国民经济之中,它才能生存,才能发展,这是个基本方针。能源问题早晚是个麻烦,要从长计议。这才是国务院研究问题、做出决策的思考角度。”?

通宝推:bluestarry,陈王奋起挥黄钺,发了胖的罗密欧,高中三年,mezhan,阴霾信仰,燕人,吴用,桥上,
帖:4248989 复 424847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