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标
O注册 登录O 忘了密码
丁酉(鸡)年闰六初三

茗谈156:因果 -- 本嘉明

复 54 阅 23544 2017-07-13 23:57:02
2017-07-16 15:49:29
4253276 复 4252850
本嘉明
本嘉明`27365`/bbsIMG/face/0002.gif`70`9380`91012`1189422`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8-31 12:49:54`
茗谈156-2 105

(三)

国内有些民间智库,也就是我们这样的民科吧,也开始批判美国的“国家级战略”,这是好事,当然我们这里早就开始做了。

美国的皇族(以下简称“朕们”,朕还要复数,是美国的“四大发明”之首,也是美国国运的日后悲剧),其实搞砸了很多很多次,因为一帮人里头,总有坚持韬光养晦可持续发展,不想太折腾的;也总有横刀立马的少帅。因为毕竟人多嘴杂,团结是第一位的,所以有时候稳健派让着激进派,美国的国策,就显得摇摆不定。

美国的路线斗争,总体讲,分“土派”和“洋派”。太远了不说,“土派”有老罗斯福,小罗斯福,尼克松-基辛格,唐纳怆;“洋派”有威尔逊,杜鲁门,肯尼迪,克林顿,小布什----洋派豢养的谋士,代表人物就是凯南和布热津斯基。基本上,这里可以按党派划线。

老罗斯福是韬光养晦,“美洲是美国人的美洲”。作为丞相,他的权力很有限,美国当时的国力和世界影响力也有限。到了1929年美国经济危机,“朕们”就好比是东汉末那几个皇帝,搞砸了,那时候几乎要亡党亡国(党是指“保皇党”,就是民共两党都在),不得已把江山交托给个曹操式的小罗斯福,于是小罗挟天子以令诸侯,搞独裁,干到末期,基本上是所有“朕们”的“亚父”了,无人敢逆其鳞。你想象一下,如果曹操是姓刘的,是汉室宗亲,是个什么可怖的情景?那就是了。

所以对小罗之死,我一直颇为怀疑,当然,这位美国的诸葛丞相,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是有的,但刘禅们有没有趁势下了点慢性毒药?

小罗斯福非常及时地死了,然后小侍郎凯南就凭一篇《河殇》出头了。小罗斯福一死,终于睡得着觉的朕们立刻着手清除余毒,要倒脏水,也就只好把洗澡的孩子一起倒掉,于是小罗斯福的“G2”国策立刻被推翻,凡认可小罗斯福路线的高级干部们,全部被中纪委的麦卡锡出手清洗。凯南的“洋派理论”------全面出击,“谋求统治全球”------正式立为国策。

另外说一句,当年非常及时死掉的另一个美国银,就是巴顿。巴顿之死,是美军极大的损失,美国屁民极大的损失。以他的年龄和军中威望,朝鲜战争和越战,他都插得上手,说得上话。在二战后,朕们极大地收紧了“凡人”对军队的影响力,凡是在士兵中有威信的专业领域指挥员,几乎被全灭,升得上去的,都是布雷德利,鲍威尔和徐X厚。这带来的结果是,没有高级将领肯冒死为士兵鼓与呼,没有军官敢于质疑战争的合理性,只唯唯诺诺,天天背诵绝对忠诚。

1929年危机,朕们被迫把很大的权力让渡给丞相,走“朕们与士大夫共天下”的怀柔路线,分一半总好过被吊在电线杆上,况且小罗斯福也姓赵。但小罗用的人,都是士族和寒门,因为风雨飘摇之下,只有这些屁股比较干净的司马懿们才有能力救国。小罗的国策,是与苏联平分天下,瓜分欧洲。这样,世界由三极(美,苏,欧)变成两极,凭小罗斯福与斯大林的互信和默契,在战后共治地球。

小罗斯福一死,朕们急于毁约,急于抓回权力,凯南的文科生激进路线,正好投其所好,更主要是给了他们肃反的借口。世界各大国里,有一些文人好标新立异,好出惊人之语,幻想以文扬名立世,那不奇怪。但美国几次走偏,比如凯南,布热津斯基,福山,不能说是这几个名嘴的本事大,而是当时的“朕们”见识浅薄,好这一口,捧个戏子楞把他们给捧红了。所以“朕们”的水平,其实一直都有限,而且一代不如一代。

说回尼克松,他不敢全面拨乱反正,批判凯南,但实操中,确实走回了“土派”,愿意跟别人分享世界权力,于是联合中国。但尼克松有勾践之才,联中又大获成功(皇族没有想到毛主席那么快就转过弯子来了)。在朕们看来,不论是联欧(英法)还是联苏,都是大西洋两岸的事,美国东岸都是受惠的,而美国东岸是朕们的老窝所在;亚洲方向,不论是日本还是韩国,都只能是辅助战线,面对进击中的苏联红军,这两个怂货能防御个一礼拜就不错了,所以这里始终是次要战场。但中国反苏就不同了,中国是有潜力攻击苏联的,是苏联真正的威胁,美国的真正帮手。要扶助中国反苏,以“佩里大计划”为标志,美国必须投入极大的资源来武装中国,顺带也稍微发展一点中国国力以便增加其战争耐力,这就促使美国西岸经济会有巨大的发展,从而完全打破了皇族内部百年来的权力平衡,打破了“西轻东重”的权力默契。

于是朕们决心过墙抽梯,来摘桃子,以免将来有祸,坐大第二个小罗斯福(而且尼克松还不姓赵),甚至可能会引起美国分裂。福特继任尼克松的位子后收拾残局,中美深度合作的趋势被硬生生打断,只凭惯性慢慢维持着,想建交都熬了好几年。到了卡特,美国国力从越战中逐步恢复,布热津斯基领军的“洋派谋士”再度抬头,美国对苏联,逐步由“全面防守”,转为“重点进攻”,敢于主动玩点阴的了。

布热津斯基为什么那么仇视苏联?国内智库们不知道,这是有私怨的,你看他的父姓就知道,他家是从波兰逃出来的破落贵族,恨死了苏联让他的家道中落。布热津斯基和福山都是好大喜功,很符合朕们的胃口。皇族内部理智派的衰微,是美国国运变坏的源头。

把拜相搞得如此隆重,就是要说明“朕们用人不疑,你放胆去做,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不要怕朕会批条子”,但实际呢?皇族几次毁约(肯尼迪,尼克松,克林顿),政变的卑鄙手段严重冲击了原来设计得很理想的游戏规则(朕们与士大夫相对平等,规则公平公开,从而调动各阶层人才的从政积极性),使得政界各派都丧失了道德底线,寒门失去上升希望------这个内部的政治腐败,比在外部世界滥战,更加无药可救。衰败的标志,就是出来竞选总统的人选,素质越来越不堪,因为稍稍有能力又清高一点的人,已经不愿意花30年走那么龌龊的一条从政之路了。

对外部世界的美国国策,已经同现实严重脱节;同时,内政上也有隐患。美国社会发展越来越快,又产生了一个新的问题,就是能调动社会资源的领袖,多数是老年人,极少数是中年人(如比尔-盖茨)。他们手握决策权,却与千禧一代的主流消费者有代沟,因此无法敏锐地抓到痛点,一直在追赶社会却又追不上社会。而天生能够体会到时代呼声的克林顿,因为年富力强,在个人品德上与70岁的里根,是处在完全不同的生理年龄段,因此美国人民不能既要求一个品德无暇的总统,又要求一个能搭到新时代脉搏的总统,这是美国政体的局限,他们必须认清现实,委屈一下,择善而从。而美国的民主制度,一人一票,你就不得不迁就头脑僵化的那些中老年人和内地人,这在唐纳怆当选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同时也大大鼓舞了一大票江湖上的牛鬼蛇神,蠢蠢欲动,要参与到2020年的大选中来:既然唐纳怆都能,我为什么不能?这拨投机客/沽名钓誉犯,除了起哄捣乱,能对美国社会进一步的拨乱反正,有个屁的建设意义?


通宝推:桥上,发了胖的罗密欧,诸葛神候,舞动人生,迷途笨狼,ranktend,八面来风,明心灵竹,加东,浣花岛主,太史慈,放牛郎,梓童,决不倒戈,海峰,mezhan,唐斩非,wioter,cindia, 最后于2017-07-16 16:09:51改,共2次;
2017-07-16 15:49:29
※※ 相关(回复) ※※单帖
..O 要我说,这皇族朕门实际上就是价值观和意识形态 八面来风 字0 2017-07-17 17:56:21
..O 美国有本书 1 大山猫 字129 2017-07-17 11:19:21
O Fredo 4 南寒 字92 2017-07-16 21:14:25
O 茗谈156-2 105 O 本嘉明 字7891 2017-07-16 15:49:29
..O 自古以来老帝国内部总是有逆淘汰的倾向 9 浣花岛主 字531 2017-07-17 11:29:44
...O 不是有AI吗 1 pyrefir 字305 2017-07-17 16:44:17
....O 这个AI问题需要由河里的广大码农来回答 浣花岛主 字188 2017-07-17 17:23:28
.....O 我也这么觉得,AI,大数据啥的算不上什么革命性的技术, 5 放牛郎 字446 2017-07-17 21:42:11
... 共 》54《跟帖
主题所在:
科技经济 导读
支流群落选版: 我也推
暂无
不在我的群落?
主题帖内工具可推选到群落公版
最近得花
茗谈156:因果96
同样的目的, 方法有高低63
结合现实来务虚56
朱某人38
老本太演义了36
你对朱相,才是有偏见33
老本你的双重标准是明明白白的啊32
是的26
只要推特在,老唐是倒不了的23
这个17
大集体和小集体17
君主不能集体化16
申请一览(10)[查看或投票]
梓童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 RSS feed 帮助
2017年7月25日 周二 2点37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