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最近看到的笑话之八 -- 钛豌豆
共:💬2429 🌺22611 🌵10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福尔摩斯谈弗吉尼亚骚乱

整个夏天,我与福尔摩斯并没有时常联系,我和大波波娃在欧洲各海滨度假圣地游玩。

昨天傍晚回到伦敦时,我俩去了贝克街福尔摩斯的寓所去碰碰运气,按惯例他这时应当还在威尔士的某个庄园避暑。

当我敲开起居室大门,看到福尔摩斯出现在眼前时,不禁发出了欢呼,“上帝呀!你居然在家!”我张开双臂想要拥抱他。

福尔摩斯与大波波娃轻轻握了下手,示意我们请进,不露痕迹又敏捷地躲开了我的双臂。

我只好拥抱了大波波娃,化解这小小的尴尬。

“奥里瓦海滩阳光不错?”福尔摩斯给我们递来两杯茶。

“谢谢,很惬意。”我坐在熟悉的沙发上接过水杯。

“是呀,福尔摩斯先生,你怎么知道我们去了瓦伦西亚?”大波波娃问道。

“圣荷西蛋糕的香味在你身上还没有散去。”福尔摩斯鼻子抽动了一下。

“当然,我也猜得到。”我装着毫不惊讶的样子。

“显然你在西班牙体力透支。”福尔摩斯看着我笑了一下。

我呛了一口茶水,“你在威尔士也不错吧?”

“不,华生,我哪也没去,西班牙女郎怎么样?”他突然问道。

我急于岔开这个话题,门口响起哈德森太太的声音:“福尔摩斯先生,请问晚餐要用点什么?哦,天哪,华生先生,你也在呀?”

“我帮你一起准备晚饭吧。”大波波娃起身对安德森太太说道。

福尔摩斯点了点头,“丰盛一点,华生先生需要补充体力。”

等她们下楼,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哪有什么西班牙女郎。”

“以我对你的了解……”

“好啦好啦。”真担心他又会变出什么照片,“美国发生暴乱你知道吗。”我硬转话题。

“弗吉尼亚一座李将军雕像引发了冲突。”他掏出一根香烟。

“不理智的民众。”

“支持拆掉雕像的人与反对者发生对峙。”

“听说有人开车撞向人群?”我端起了茶杯。

“反复碾压,1死,19伤。”

“真令人难以置信。”

“华生,弗州州长宣布全州进入紧急状态,茨维尔市宵禁。”

“会引发更大的暴乱吗?”

“军警镇压已经开始。”福尔摩斯耸了耸肩。

“秩序应当尽早恢复。”

“亲爱的华生,表面上这是一场白人与黑人的斗争,根源是体制问题。”

“不,福尔摩斯,不要把一切往政治上引。”

他向我喷了一口烟,“暴政下的呐喊。”

我想了一会儿,“你是指黑人还是白人?”

“弗吉尼亚产生过美国历史上第一,第三,第四,第五任总统,是白人主义与种族平等思想的分水岭。”

“弗吉尼亚王朝,我知道。”

“华生,白人认为黑奴的子孙不配与他们平等共处。”

“是的,三K党和纳粹份子打着纳粹旗帜举行火把游行。”

“你怎么看待这次暴乱?”

“种族主义极端思想威胁着民主自由平等。”

“所以美国派军警镇压是对的?”

“可以这么说。”

“亲爱的华生,我们所了解的,都是美国媒体传递的信息。对不对?”

“是的。”我点了点头。

“全世界对这场骚乱背景就以此为报道标准。”

“是的,像通稿。”我机智的察觉到。

“特朗普的声明却是谴责暴力,认为冲突双方都有责任。”

“他没有站在黑人一边?”

“华生,媒体奉行政治正确,突出白人至上主义,使镇压具有道德高度。但特朗普并不是奥巴马。”

“说实话,福尔摩斯,我也觉得美国黑人在压迫白人。”我轻轻说道。

“这只是政治正确带的一小部份。”

“还有同性恋运动。”我补充道。

“动保,环保。”福尔摩斯微笑着。

“李将军雕像只是矛盾的激化。”

“华生,南北战争作为历史,李将军雕像遍布全美各地。”

“中国公知曾为此流泪,说美国内战无仇恨,有包容心。”

“在公知眼中美国一切都是香甜的。”

“事实上美国充满着仇恨。”

“野蛮和暴力。”

“白人至上者说美利坚是白人的土地。”

“华生,他们忘了他们祖先剥印度安人头皮时的快乐。”

“为什么不能对话解决?”

“如果这种街头冲突,全城宵禁,发生在中国会怎么样?”福尔摩斯反问道。

“CNN24小时滚动播出,说中国在侵犯人权,白宫新闻发言人要求中国政府克制,带头闹事的会被授于国际大奖,被抓的会列入民主斗士白名单要求中国释放。”

福尔摩斯大笑起来,“还有国会听证会,一名异见人士来国会山控诉。”

“欧洲人权组织还要求制裁中国。”我想了想。

“华生,发生在美国时,一切轻描淡写,定性为种族冲突,使人们在心理上接受美国军警任何处理方式,包括宵禁。”

“话语权垄断?”

“其实无论白人和黑人,都是暴政受害人。”

“为什么没有人在推特上说死尸一车一车往外拉?”我想起了中国网络。

“因为FBI会半夜踹你家门,然后是起诉。”福尔摩斯扬了下眉毛。

“但他们有枪,可以用枪反抗暴政。”

“华生,白宫有装甲车和武装直升机,他们不怕这几把步枪。”

“那他们怕什么?”我有点不解。

“黑人,白人及一切受压迫者联合起来反抗暴政。”

“革命?”

“是的,但白宫决不会向国内异见人士提供经费和枪炮。”

“这些是国外颜色革命专用的。”我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可笑的是,白人主义者将一切反对力量指控为共产党分子。”

“这个锅要共产党背?”

“华生,白人一方面受到政治正确的挤压,然而他们也在奉行政治正确。”

“拿反共当挡箭牌?”

“对,他们只是一帮小纳粹。”

“你是说特朗普是大……”我压低了声音。

“我并没有说什么,华生。”

“看来,麦卡锡,杜勒斯兄弟又要回来了。”我有点沮丧。

“不,他们一直在美国,从未离开。”

通宝推:三笑,东海后学,诸葛神候,光头佬,
帖:4258785 复 4229563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