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人艰不拆讲笑话之三 -- 骨头龙

2017-09-12 22:45:40林风清逸
所以说宗教的因果都是空谈

宗教谈因果,总是说一饮一啄莫非天定,但是当世的事情说不清楚,就只好说是前世,这就是在玩死无对证了。

实际上,从统计学的角度说,因果是个大范围对应的事件。比如说,这个世界做的事情,最后报应到这个世界身上。这是有可能的。

一个人做了什么事情,未必会报应到他的身上。

这就是为什么宗教本身不能解决报应问题,宗教必须要依赖宗教法来解决报应问题:你不听我的,我就主动报应到你身上。佛教密宗也好,天主教也好,伊斯兰教也好,这些强有力的宗教势力无不依靠强大的力量来推行宗教法。

一饮一啄莫非天定,这个天,其实是天然规律,是自然规律,不是宗教。

这就是为什么要建立无神论国家。无神论国家就是跳出宗教的窠臼,尽可能的用法律执行,将对应的报应报应到策动者的身上。

我原先觉得无神论国家和世俗国家一样,后来发现无神论国家和世俗国家还是不一样的。无神论国家算是世俗国家,世俗国家未必是无神论国家。中国在商代的时候大概是个宗教化的国家,占卜的情况还很多,算是早期宗教。但是商代后期开始就在向无神论国家转变。周公旦大概是这个转折期搞政教合一的最后一个大政治家,他自称能事鬼神,说周武王不如他。然而最后无论他怎么努力,周天子的谱系都是周武王系统的,特别是政治上。表面上看,中国的君主将自己变成神,比如秦朝说神仙有五帝,但是秦朝只祭祀四个,还有一个是秦朝皇帝自己。后来汉朝不管这个,说五帝就祭祀五个……最后,宗教性质的神秘主义活动,仅仅变成了给帝国涂脂抹粉忽悠平民百姓的政治道具。这与中华文化圈以外的很多国家,神秘主义、宗教势力构成政治本身,截然不同。中国的史书里编个故事神化皇帝,有人就嘲讽说这不是信史,说得好像他信过似的。欧洲的君主们跪下接受主教们的加冕,就没人说他们跪错了人了,严格说起来,这样从宗教系统里接受过来的法统整个都是假的,因为宗教本身就是假的,欧洲整个法统都是假的。中国的政治传统不是从今天就是无神论的,共产主义没来之前,中国的政治传统就是无神论的。可以说,作为西方宗教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背叛者,共产主义者原本以为自己会像盗火的普罗米修斯一样遭到无情的打击和迫害,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在东方早就有一个可以容纳他们的无神论国家存在了,结果他们直接成了“神”,盗火的普罗米修斯直接就称了帝,将要成为乌拉诺斯、克洛诺斯、宙斯之后更加先进的一代神祗——有趣的是这个时候没有神了,这个神祗的称呼只是延续了一下旧观。

其实以前我看西方解放史的时候,就注意到原本西方爆发式的掀起人文主义浪潮和社会主义浪潮,很大程度上就是受到了东方中国的影响。西方社会不是突然间就从封建时代觉醒的。一直以来的解释都只强调大航海的冒险精神,这种仅仅侧重于主观主义的解释忽略了很多至关重要的内容,有点刻意制造焦点忽略广阔内涵的味道。

一般认为,西方解放来源于文艺复兴,来源于大航海,来源于发现新大陆,来源于工业革命,来源于资产阶级革命。但是,当我阅读了一些早期空想社会主义学说发展史和明清之际耶稣会主导的东西方交流史以后,我认为至少从文艺复兴开始,西方就接受了大量的东方学说。文艺复兴是在12世纪开始的,当时正是中国的衰落期,北宋南宋先后被攻灭,辽金元三个王朝掠夺了大量的中原财富。这恰恰是文明散失、转移、扩散的典型环境!比如造纸术就是12世纪传入西方的,而“文艺复兴”所需要一个至关重要的物质基础就是书籍的简易化。造纸术极大提升了西方社会的文明普及程度——拼音文字在传播上的便捷性从来就没有真正提升西方的文明程度,这一切都要等到造纸术和印刷术的传入。在这个期间,出现类似于儒家著名人物亚圣“门修斯”(孟子)、中国古代著名军事家“桑·图”(孙子)的笑话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中国早在战国时期就有一个故事,叫做“郢书燕说”。说是楚国有人晚上写信,光线太暗,就让侍从将烛火举高,说了句“举烛”,结果说着顺手就把这俩字写进去了。信寄到了燕国,燕国君臣怎么也看不懂,举烛和上线文没关系啊,后来一琢磨,举烛就更明了,要我们举烛,就是他要我们尊贤尚功任用贤良啊,于是燕国君臣就举用贤良励精图治,燕国大治。这就是文本误读,文本误读不是本意,但是有可能起到好的效果。我注意到明清传教士曾经提到,中国没有乞丐,中国是一个不劳动者不得食的国家。这句话简直就是在说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可是我们自己知道,明朝,那是明朝啊!到处都有一大堆人在那狂喷明朝民不聊生,明朝必然要灭亡在清朝手里,什么万历十五年,什么抗清必败,什么崇祯已经尽力了,诸如此类,那可都是明朝必败明朝必亡啊,结果西方传教士说什么?没有乞丐!不劳动者不得食!现在我们所知道的最流行的不劳动者不得食的观点来自于谁?列宁!那是1917年提出的社会主义原则。但是实际上明代传教士就是这样描述中国的。而就是在西方传教士传回这个看法之后,西方有一个教士也在谈这个观点,号召大家建立这样的人间天国。后来英国也有一项法律,严厉打击游手好闲者,将大量的流浪汉流浪儿抓紧监狱丢进工厂发配到地球的另一端。后来英国出现了一些早期社会主义慈善家,在工厂里办幼儿园托儿所……后来西方的一些早期社会主义者认为在欧洲这个烂透了的旧社会已经无法建立社会主义了,于是跑去美国这个新大陆,去建立公有制庄园、尝试社会主义。据说在美国有过很多这样的庄园,大多都被美国派军队警察消灭了。据说有的还是被消防队消灭的,消防队放了一把火,然后警察再堵住出口,这样就消灭掉了。美国人搞三光还是很有一手的。发现这些东西以后,我曾经开玩笑说,如果社会主义是以中国为蓝本的,那么“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会变成“建设有中国特色的、以中国为蓝本的理想社会”。而这实际上是一个郢书燕说的典型案例。

这些东西,传播的过程比较模糊,但是来源其实比较清晰。出现爱年这样的现象才是正常的,没有这样的传播才是不正常的。我们现在看到的现象,恰恰是没有这种传播。那些跟着蒙古人打到西亚东欧的汉化程度很深的辽人金人汉人,到了西边以后就突然变成哑巴了吗?这是很反常的事情。更反常的事情是明清之际的传教士将侦查到的东方帝国的社会状态事无巨细的传回教廷,书稿在造纸术印刷术的支撑下大量传播,在近代甚至出现过严重冲击欧洲价值观、导致英国人写了一本《鲁滨逊漂流记》的中国人,可是具体的影响体现在哪里呢?全都语焉不详,明面上承认有这回事儿,细节上一概不提,这就很有意思了。这大概是以《鲁滨逊漂流记》为代表的西方民族主义崛起以后、反向宣传的结果。英国人的节操历来如此,这些历来在外国人和女人的统治下才能打胜仗的人居然通过舆论宣传把法国人说成是依靠外国人和女人才能打胜仗的人。在中国人的氛围下,也是英国人先弄出了《鲁滨逊漂流记》进行“身土不二”的岛国式反抗。事实上我翻历史的时候发现,这种小国、岛国、半岛国,都有这个“民族主义狂热”的毛病。比如说古希腊人,他们就很喜欢希腊化中东地区。但是在抵抗波斯人入侵的时候,他们的演讲家鼓舞大家士气的时候,却毫不在意地说他们这些希腊人的祖先来自于埃及和腓尼基等地,是那边的后裔。实际上也就暴露出了古希腊文明本质上是埃及亚非文明的次生文明的本质。只是后来他们自己把这事儿选择性遗忘了(群体性记忆是会出现这样的问题的)。

所以我觉得,西方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东西方交流冲破了基督教宗教神权的蒙蔽的结果。不然,光凭一个马可波罗游记,不足以在整个欧洲形成冲击。

按说,文明的推进是有好处的。然而东方推动西方进步这个因果在一开始并没有给中国带来什么好处。中华民族百年奋争史我就不讲了。也就是现在,中国人才真正算是得到了一些好处。而这个好处很大程度上也是自己争来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利己是利他的基础。没有利己的能力,利他也是做不到的;只有利己的能力,利他也是做不到的。就好像一个战士要保护别人,首先他要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二者必须取一个平衡,二者必须有一个主从关系的结构定位,错误的结构根本就形不成正确的结果。

通宝推:白桦树的眼睛,吃土的蚯蚓,红军迷,青木堂主,老阿,梓童,阴霾信仰,李根,nvda,东海后学,道可道,鹦鹉螺,天白,jhjdylj,未知如之何,繁华事散,桥上,四维立交,海峰,潜望镜,
帖:4268578 复 426841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