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的喀什, 我的南疆 -- 故乡在喀什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4001 阅 513056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7-09-15 00:35:42
4269225 复 4268126
啃书的米虫啃书的米虫`80675`/bbsIMG/face/0000.gif`70`47`1054`7635`正八品上:给事郎|宣节校尉`2012-03-10 19:56:00`
支持一下,说些政治不正确的话 275

做为一个回迁的建设兵团子弟,南疆不敢说,但是北疆的富丽繁华是与汉人的辛勤劳动和血汗分不开的,石河子被誉为沙漠上的绿洲,那是建设兵团入住以后,以前那只是人迹罕见的芦苇荡!

开垦北疆的不仅有汉人,还有大量陕甘地区回民,所以北疆建设成果,连回民都有资格说句:我亦有功焉。但小花帽却没资格说,他们只是享受建设成果,却不曾付出艰辛的劳动。

所谓的新疆的建设成果是新疆各族人民努力的结果就是个屁,抽去了以汉人为主体的建设,小花帽建设新疆的成绩就是陀屎。

民族歧视无处不在,他并不因为你提倡名族团结大家就真的一家亲,有些东西是渗透到骨子里的。

比如在新疆,小花帽做为整个群体来说,对汉人和回人是仇视的,“杀回灭汉”的说法,估计很多人都不知道。75大事件中,攻击屠杀汉人的小花帽,很多都是平头百姓,并非专业恐怖分子。

刀把子不能解决问题,但能解决产生问题的人。我小时候在新疆,兵团上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自已的使命,连小孩都知道,兵团人平时军垦,遇到暴乱是要镇压的,主要镇压谁,大家心里明镜似的。我上初一时,便开始军训,实弹打靶,半自动步枪,二十发子弹,这待遇内地上大学的都未必有,因为啥,大家都明白。

当然,后来改革春风吹到新疆,乱邦两少一宽成为主流,建设兵团的使命也成了过时东西,连队枪支全部收缴,军训也成了走正步之类玩意。

说一件事,我小时候,连队的一人赶着毛驴车到小花帽某队卖自家种的苹果,当时叫红元帅来着,结果被当地抢了,毛驴被夺走不说,人还被扣了,让连队拿赎金,连队派人交涉还被揍了,大家恼了,在连长带领了,全连的人带着枪,全副武装坐着拖拉机直接开了过去,说搞不好直接开打,因为拖拉机顶部架了个盘子枪,所以印象深刻,当时感觉小孩们都很兴奋,大人们似乎也不在意,似乎只是出去打个群架。

方法对不对两说,但军人的血气却是杠杠的。

当然,最后没打成,听说当时那边小花帽一看这架势,当时就尿了,推出他们的阿訇谈,赔礼,放人,并且划了片草场给这边,允许连队放牧。

事后,对方告到团里,团里把连长叫去,一顿臭骂,然后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连长依然是连长,连个处分都没背。

这事在今天看,是不是有些不可思议。

但自打那事后,周围几个所谓的“老乡”几个队,老实了很多,对去做生意的汉人也客气了很多,当然人家恨不恨我们,只有天知道了。

也许几百年后,大家能和谐共处,但现在不是还没到那时候嘛,共产主义再美好,至少现在不具备实现条件。

最后总结一下,兵团是新疆最后的挽歌,在大政策不调整的话,汉人的回迁已是大势所趋,那儿可以工作,可以赚钱,可以生活旅游,但唯独不能扎根在那。

个人认为,新疆汉人的增长除去建设兵团,还有两次爆发性增长,一次是内地三年自然灾害,很多人去新疆讨活路,第二次是计生,很多人为躲避计生,跑到新疆,大批充实了汉人人口,但这两者在今后是不可能出现了。

即便是建设兵团,其实也是处于实质性解体了,阶级分化得如同明末的军户,再也没有任何凝聚力。

再也不会有连长带着我们冲锋了……


  • 本帖 3 回复
通宝推:阿蒙2008,闻斜阳,gschen,大黄,天堂,潜艇上的甲板炮,老惰,西门飘飘,flyingcatgm,daodewang,老阿,青颍路,发了胖的罗密欧,王小棉她妈,侧翼,df31,梓童,知其何休,无无名,feebe,来路,独立寒秋HK,kiyohide,一介书生,中秋下的城市,农民家的狗,阴霾信仰,xm,踢细胞,闲眠,爱吃吐司,浣花岛主,别来无样,脉冲超宽带,花大熊,唐斩非,乾道学派,朴石,偶卖糕的,故乡在喀什,方恨少,迷途笨狼,潜望镜,卢比扬卡,盲人摸象,何求,白鹤梁,俺老孫,西安笨老虎,老老狐狸,脊梁硬,
2017-09-15 00:35:4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