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最近看到的笑话之八 -- 钛豌豆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649 阅 200234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7-10-10 02:03:08
4273798 复 4229563
五峰五峰`15656`/bbsIMG/face/0000.gif`70`23644`3905`123065`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07-01-10 07:10:48`
家里有个超级厉害的医生是怎样一番体验? 182

来自知乎

我爹不算超级厉害,但路子确实比较野。他在医院的时候干的是普外,保持了一天切9个阑尾2条肠子的记录,还有肚子里的各种癌。既然说家里有个医生是什么体验,那就得讲讲他是怎样对待我娘和我的。

从最近的开始讲吧。就是今年回国过暑假的事儿。我脖子上不知道从啥时候起长了一颗痣,不大,也没有长在正面,所以并不有碍观瞻。我也就没理它。没想到这玩意不理它它还猖狂起来。某天我爹开车带我去买菜,我爹发现我总下意识地去挠脖子上的痣,一问为毛,我答:痒。我爹以其做直肠癌和阑尾炎的经验判断,我脖子上这颗痣不老实了,痒就代表丫开始长了,说不好就有癌变的可能。立即决定,速速切除,不留后患。但我怂啊,一听要切痣,感觉比拔牙还可怕,今天说,脑袋疼;明天说,感冒了,后天说,我不相信你手法…编到实在没理由了,就说,最近星象不好,水星逆行,不宜美容。但我爹不管我这的一套——鉴于我过几天要去外地开会,去开会的前一天,我还在家里的餐桌上伴着黄瓜和咸鸭蛋改我的会议论文呢,我爹从外面回来,拎着从医院拿来的医疗器械,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我摁在凳子上,说,不切不行,必须得切!我哭丧着脸,说,论文还没改完呢…我爹说,十分钟就完事!不耽误你改论文!结果,医疗器械如图所示,简陋堪比东北野战军。护士我娘没在家——话说我娘是中学老师来着——于是病人也变成了一助;我爹说,拉着,我就拉着;我爹说摁着,我就摁着。还给打了一针利多卡因。看过《外科风云》的都知道,第一集就讲陆晨曦她爸被庄恕他妈一针利多卡因给打死了。我还唧唧歪歪地说,不能打利多卡因,你得先皮试。我爹大吼一声:闭嘴,我还不如你了!?于是在我哼哼唧唧龇牙咧嘴的表情下,猖狂的、有癌变潜质的破痣就被切了。切完之后特别得意地跟我显摆,说这手法是自创的,切痣不留一点疤痕。我说,那你咋不写论文发了?科研成果啊!我爹说:你中午想吃啥?[尴尬]

真的十分钟都没到,但我连惊带吓的——虽然最后切口连小手指甲的四分之一都没到,我差不多贴了一个巴掌那么大的创可贴——然后下午就贴着巴掌那么大的创可贴,好像自己做了多大一个手术似的,出门逛街买衣服去了。论文后来到了开会地、开会前一晚上熬夜改的。手术器械里最神的是那个倒扣的碗,你知道是干嘛用的吗?我爹在倒扣碗的浅槽里倒上酒精,一把火点着,然后消毒手术刀片来着。当然,几个月过去了,果真如我爹所说,现在真的一点疤都没有了。

再往前点说。我上高中,因为我省那几年考大综合,我们史地政理化生都要考——但我生物不会,尤其讲到人体什么代谢啊消化啊,更是一头雾水。某个周末我从学校回家——那周生物我考了60多分,心情不好的……我爹看我情绪低落,问我怎么了,我说生物没考好啊!我爹问,考的什么?我说:人体代谢循环。我爹说,我给你讲!肯定下次就考好了。于是老头儿还去背了个课。终于第二天我睡好吃饱喝足也洗干净了,我爹开始讲——三羧酸循环。我抗议,表示老师爹你严重超纲了,我们没学那么多;我爹说,你给我闭嘴,人体循环不就得从这个开始讲么!然后他就开始给我云里雾里地讲人体这个循环那个循环,连个抄笔记的时间都不给我,我提出问题,表示不会,他就吼我一句:哎呀你怎么这么笨!我娘是当老师的,我已经习惯了她的那种启发式的、和风细雨式的、忽悠小孩式的家庭教学方法,遇见我爹这么不讲方法不讲道理自己学会了就以为自己会的东西就是简单的老师——知识的诅咒懂不懂啊——我直接先被骂哭然后罢学了。我娘听我俩在书房学习,一个在吼一个在哭,赶紧把我拉了出来,并保证下午“让你老爸给你做红烧排骨”,然后偷偷跟我说:“你爹那教学方法不行,要是去中学当老师,一半小孩儿都不来上学了。”但后来我发现,生物不会那块,在我爹痛骂我一顿之后,我也会了。排骨也吃上了。好开心。

再往前点说,就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了,那时候他俩都好年轻,才还二十多岁。我娘怀孕了,但过了预产期好几天我也没有想出来的意思,他俩那时候都有点大条,就不知道去医院看一眼吗?然后某天在家里,我娘毫无征兆地感觉难受要生了——但据她所说,那时候根本没有出租车,谁家也没听说有私家车,对于她这种情况,只能用板车或者自行车往医院送,但我家距离医院又有一定的距离,而且家里就她和我小姨两个人,我小姨那年只是十六岁的瘦弱姑娘——我长大听到这一段,心都悬起来了,我那条娇嫩的小命你就这么不严肃对待啊!生命到了紧要时刻,我娘该何去何从?

我娘于是派我小姨去给我爹打个电话,过了半个小时,我爹就骑个车子回家了,并且带回来所有接生工具及出生小孩要打的疫苗。我爹给我娘检查了一下,说,没有事儿,然后两个多小时之后,我就在家里出生了,身体健康,哭声响亮,借邻居家的杆秤一称,五斤八两,还不错。打疫苗的时候我又哭了两声,之后就沉沉睡了过去。我爹看看我,看看我娘,觉得我俩都挺好的,也不用再送医院了,就洗了把手做饭去了。

我后来问我娘,就像下了个蛋?合着我是卵生的!反正,从那时候开始,我爹就成了我爹,我娘就成了我娘——而且直到现在她都理解不了,为什么生个孩子要那么隆重。以上。


  • 本帖 3 回复
通宝推:农民家的狗,大圆,红霄帐底,海中山,回旋镖,新手爱学习,旧时月色,mhymark,梓童,bluestarry,独立寒秋HK,易水,桥上,逐水而行,盲人摸象,老老狐狸,石狼,三笑,脑袋,surfxu,朴石,方恨少,李根,林风清逸,
2017-10-10 02:03:0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