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研究员中的另类 ?C “铁拐李”杨耀武 -- 萨苏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67 阅 1349024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5-06-23 09:36:53
427515 复 426358
萨苏
萨苏`725`/bbsIMG/face/0000.gif`70`1238`279270`3452850`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06-25 12:56:54`
三。刀箭药师父 53

[这一章写完杨叔叔看了只怕要骂我,不过他比萨爹小,前些日子看系统所的编制,他还没有退休,整天忙着带研究生怕没有功夫找萨来算帐,真来。。。热血龙魂兄,梁搏虎兄,老萨可就指靠二位了]

数学所的孩子差不多都被杨先生“治”过,他治起来手到病除,让家长感激不已,而当孩子的则咬牙切齿。

我就有一次被杨先生治过。

那是去中关村游泳池游泳,我那些天试着学跳水,其实也就是在深水池旁边学个扎猛子。深水池一头深一头浅,我因为想事走神,有一次一下子就从池子浅的那头下去了。

多亏,也就是下去的一瞬间,我想起来了,觉得不对,哎呀,这样要把脖子戳断的阿。急忙中手用力向前一推,正好推到池底。这样,缓了一下,而且当时我尽力的把头往上仰,所以只是鼻梁和池底轻轻的擦了一下。

赶紧上来,就觉得全身不对劲。小伙伴看了我,都挺吃惊的样子。我赶紧跑去照镜子,一看,好么,感觉是轻轻擦了一下,鼻梁已经变色了,跟唱京剧的萧长华似的,这不奇怪啊,水泥池底么。更糟糕的是,脖子歪了过来半边,转不过来了。

就这样擦干了身子跑回家里,想去医院。

可巧杨先生正和我爸讨论问题呢。

杨先生说我给治一下吧,几分钟的事儿,省得跑医院还受罪。要说弄脖子这地方可是有点儿悬,但是萨爹对他很信任,知道杨先生手上有把握,说行,你帮个忙吧。

我就坐在椅子上,杨先生搬着我的脑袋,轻轻的转,一边转一边和萨爹聊天。别说,他这一弄阿,虽然脖子还是转不过来,可是感觉满舒服。杨叔叔不时的问:疼不疼?疼不疼?

不疼。我挺舒服的回答。

正这儿飘飘欲仙呢,忽然风向大变,杨先生手上骤然一紧一推,我只觉得脖子上一阵剧痛,要说萨那也不算窝囊人,就这一下,一声惨叫啊。杨先生弄你疼,那不是一般疼法,真受不了。怎么形容呢?平常你疼,那是肌肉疼,牙疼您有过没有?那是神经疼,所以才让人觉得要命。杨叔叔那一下,我觉得他就是用我的骨头去敲我的神经呢。那种疼让你一辈子忘不了。

更奇特的是我有了一个古怪的感觉。

这种古怪的感觉我想在座的朋友都没有过,要有的,就只能是戊戌六君子了 ?C 砍脑袋的感觉。我的感觉就是杨先生把我的脑袋摘下来,跟身子分了家。。。

好在这感觉也就是一瞬间。杨先生已经松了手,我抱着脑袋就蹦了起来,眼泪这才迸出来。

杨先生对萨爹说 ?C 怎么样,能转头了吧?好了。

。。。

上大学出车祸,锁骨长的不正,大夫说需要掰开重新接,不然影响以后运动。萨娘问我的意见。我那时候正打羽毛球上瘾,而且自负豪气,说没事,重接吧。萨娘说,要不,我问问你杨叔叔。。。我说,那,那还是算了吧。萨娘说你想哪儿去了,我就是找他咨询咨询。。。

到地坛骨科,大夫动作极利索,就是一样让人痛不欲生,出来我刚要说话,萨娘说哎呀,果然好得快,你杨叔叔说这个大夫是他师弟。。。

我。。。。

我认识的小朋友们几乎没人讲不出类似的故事。

所以有时候数学所的小孩儿不老实,家长就说:要不,让杨瘸子给他治治?

嘿,只要这孩子听得懂人话,立码就老实了。

杨先生除了正骨,还会推拿按摩,也是见效极快,鬼哭狼嚎,他练的大概纯是外家功夫,一捏一拿下手极黑。

现在看报纸,经常看见外边有按摩女让人给杀了的,个别的还给大卸八块。我有把握说这些按摩女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做按摩的不论男女,那是那么好杀的?杨先生的徒弟林瑛女士现在虎坊桥开业行医,您去试试,那学按摩的手上都有功夫,你看林大姐斯斯文文的,干起活来手一抄,别管你是状如奥胖还是雄如赵括,一条腿刷就给你抄起来,如提婴孩儿,要敲要捏你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对这个功夫没概念的可以拿身边的兄弟或者老板练练手就明白了,一条腿是那么好抄起来的么?

所以,要是色狼敢惹这样真正做按摩的,还不定谁给大卸八块了,人家还不用动刀。

我对武术一窍不通,只能听人家讲究,纸上谈兵。不过大多数武术家都讲武学的大道在于由内而外,由骨而皮,这我觉得很有道理,就象我们做计算机网络这一行的,如果有扎实的数理逻辑功底,比对具体网络协议信号的熟悉更为重要。这样说来,武林高手中练内功的或许最终要比练外家硬功的高出一筹。

有趣的是武侠小说里面那种纯粹练外家功夫的,多半是黑道恶魔,还必须给好人留出一个练门来。

我的看法,杨先生的师父应该是内外兼修的。有这个判断是杨先生讲过他师父避祸的经过。这位老师傅出身是湖南一个大土匪寨子里的刀箭药先生,据说是土匪看重他医术武艺双全,屡次下山礼请,把他请上山的。这土匪竟然这样有礼貌,今天听来新鲜,我的湖南同学说这在当时挺正常,湘西自古土匪是一种正当职业,大家都很看得起的,很多书香门第都和土匪有来往呢,逢年过节土匪到地主家喝酒拜年,跟自己兄弟一样。所以,对湖南人大家应该礼敬一点,象雪个那样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你要惹毛了她,送两担谷子给哪位大王明天您就神不知鬼不觉找教宗喝茶去了。

忽然想,要是有在加州的朋友是否应该调查一下雪个到了那边以后当地的失踪人口问题。。。

言归正传,这位师父在山上干得挺好,没想到有一天山上的老大良心发现,不想当土匪了想当正规军。于是招安进城。

自古以来招安下场作陈明仁的少,作宋江的多。

招安本来就是当地县长的一个圈套,等土匪下山换了军装,集体照相的时候,照相机就忽然变了机关枪。

二百多条湘西汉子,那叫血流成河。

刀箭药先生不算正式土匪,换句话说土匪的正规编制里没他,所以土匪招安他没跟着走,回家接着干他的农活,结果逃过一劫。

但是这位老兄和大多数楚人一样,义气深重,他知道了这件事,就在县长衙门对面开了个摊子,专门推拿按摩,结交衙门中人,伺机给弟兄们报仇。

终于有一天,县长大人身上不爽,师爷就想起门口那个摆摊的来了,说让他给捏一捏吧。

刀箭药师父就恭恭敬敬的进了衙门。

一阵揉捏,县长通体舒泰,舒服极了,告诉人给刀箭药师父打赏。

县长还见了刀箭药师父,说,你这个手艺好啊,真舒服。你还会别的医术么?

师父想他是不是在试探,就摇摇头。

县长说,你这个手艺让人舒服,不过不是正道,多学些救人的医术吧。

县长的眼睛明如秋水。

刀箭药师父连夜逃走,穿州过府,奔了北方,从此隐姓埋名。

当夜,县长全身骨骼齐断,惨死床上。

多年以后,刀箭药师父问杨老太爷 ?C 你说我给弟兄们报仇,这件事干得是对呢,还是不对呢?

[待续]


  • 本帖 11 回复
资深推荐:不爱吱声, 通宝推:为中华之崛起,
不爱吱声 荐,
2005-06-23 09:36:5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