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研究员中的另类 ?C “铁拐李”杨耀武 -- 萨苏

2005-06-24 07:25:44萨苏
五.夺命王传奇

我在老美干的时候,公司附近有一家非常华丽的中国饭馆,叫做“皇宫”,金碧辉煌,连砖瓦都是从中国运去的。小掌柜小王先生已经很美国化了,中文都说不太好,老掌柜老王先生则是山东人改不了的拗舌头口音。我带了一帮青岛客户去吃饺子,老王掌柜热情得很,告诉灶上今天的饺子别放Chess,自己下灶打馅,要让老乡们吃好。他热情,因为奥马哈是美国的肚脐儿,中国人去得不多,特别是山东人少,老乡见老乡,亲切万分。

我在奥马哈呆了两年,始终对西餐不太适应,经常去“皇宫”吃,到后来老王掌柜的菜单都不用看了。

奇怪的是这饭馆几个老跑堂的都有些恶形恶状,年纪虽老,年轻时候彪形大汉的底子依稀可辨。日子久了,知道老王掌柜的原来身世非常坎坷,一生走了不少地方。有一次看着武侠电影,跑堂的说走了嘴,竟然讲老王掌柜是香港黑道上混过的,不禁让人倒吸一口冷气。下来打听,人家说没错,老王掌柜的有个女儿写小说,名字叫作《My Daddy Killer King》(翻译过来大概是《俺老爹叫“夺命王”》。。。行,好名字,这丫头够会煽情的。 ?C 萨评)

这本书我后来得这个在当地教散手的女作家惠赠一本,看完觉得要是她写得不假,老头的故事可以拍电影了。

照她的说法,老头儿王掌柜原来是练武术的,有个师父叫马永珍,当年曾带着一帮山东徒弟在上海和人争霸,也是一代枭雄。不过那个时代英雄短命,不久马师父一个不留神让人家给剁了,群鸟失头,人家报仇,徒弟们作鸟兽散,其中一个姓王的一个猛子就跑到了香港。

这就是当年的王老掌柜。

问题是他除了会武术,也不会别的阿。没办法,就在码头给人扛大包。

扛着扛着,当地码头的黑帮就打起来了。

原来香港这地方,码头是寸土寸金之地,也是黑帮争斗最为激烈的地方。三天一小打,半月一大打很正常,那是黑社会在作企业结构调整呢。

不过王老掌柜看来,香港黑帮跟上海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香港的帮会动棍子乱打的居多,会众就是码头工人,说白了一群乌合之众,还真没有几个懂武功的。

于是有一天两边打架,老王手一痒痒就参加进去了,帮着自己这边的帮会打。

现在我们知道,没练过武那跟练过的你根本没法打,人多你也不行 --- 那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老王一出手就给对方残了一个,震惊四座,这种事当时并不多见,王老掌柜这边一仗大获全胜。

虽然大获全胜,打伤了人,避几天警察是要的。躲开了警察躲不开仇家,人家那边报仇的就找上他了,七八口砍刀把赤手空拳的老王掌柜堵在饭馆里,说要砍他的脚筋。

好个老王掌柜,身处绝境毫无惧色,大喝一声,抄起椅子撅下两条凳腿,抡起来就打。

恶斗结果老王掌柜杀开一条血路,扬长而去。老王掌柜头上被人砍了两刀,可对方七八人无一不伤,更有两个反而被老王掌柜夺刀斩了脚筋。此战之后老王扬名香港黑道,人送一号“夺命王”。

当地黑帮的老大就看中了老王的这手好功夫,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 ?C 就是这位女作家的老娘了。老大让他专门作自己的左右手 ?C 用现在话说,脱离生产劳动了。

此后夺命王在香港黑道横行数十年,义薄云天,血债累累,其中传奇书中都有,我也不再赘叙,有兴趣的朋友自己可以到书店买一本来看,或者到奥马哈皇宫饭馆找老王掌柜自己问去就是,我知道他今天还在那儿开店,买卖越发红火。

到了六十年代,夺命王的老丈人翘了辫子,众望所归,这一帮人就公推夺命王作了老大。

奇怪的是他的故事到此嘎然而止。

有一天,兄弟就大着胆子把这本书拿给老掌柜看。

王老掌柜不懂英文,但这本书显然他知道得很清楚,嘿嘿一笑,说界丫头,炊(四声)牛儿。

“吹牛?那这都是虚构的了?”兄弟多少学过点儿新闻采访,知道这种敢动手夺刀的多老都是一激就跳。

王掌柜的斜愣了我一眼,说,在香港混了这些年,偶尔动动手,有几个老弟兄倒是真的,夺命王啥的,那是炊(四声)牛儿。

我就问了 --- 您在香港混的那么好,干吗上美国开饭馆阿?这么大岁数还得学美国话。

老王掌柜当时坐在我对面,本来起身要走了,听到这句话,又坐下了 ?C 你雪(说)的对阿,我愿意学那个夜死,努,那个哈罗阿?那是没办法。混不下去了啊。

怎么?您堂堂的夺命王,谁敢惹您?

嘿,夺命王不夺命王,混了这么多年大伙儿还卖你王叔点儿老面子。谁知道。。。谁知道后来从广东来一帮红卫兵,三下两下把道上的弟兄全他妈打趴下了。

红卫兵?

是啊,这帮小子好像去越南过,犯了啥事儿,不能在河那边呆着,偷渡过来,瘦得跟小鸡子似的还说是要在香港闹革命。你说香港谁能跟他闹革命阿,弟兄们也没把他们当回事。嘿,这些小子一看干革命不行啊,他就入了我们这一行。

您怕他们?那都是雏儿啊。

雏儿?你王叔都让这帮雏儿挤兑到九州外国炒米饭了。

嘿,混了几十年阿,几十口刀街上对着砍,你王叔也算见过世面。可最狠不过,咱也就是挑人个手筋脚筋,这帮小子。。。这帮小子上来就把人往死了整。谁惹了他们 ?C 咱就是没惹他们,只要他觉得咱碍事,当,一枪就给咱竖大街上了。一年里死十几个弟兄,后来咱也急了,送个弟兄混进去,这才知道他们上课。讲那个唯物主义。。。

阿?黑道上课?还唯物主义?王叔,这也太夸张了吧?!

咱不夸张,“唯物主义”,这个词咱记住了。要真叫几十号人对面开打你王叔还真不怕,可人家不这样跟咱打,他专在咱背后下手儿。人家说了,唯物主义,就是怎么效果最好怎么来,什么江湖规矩都是放屁。明着打不定谁输谁赢呢,还是背后给咱一家伙省事。砍脚筋?人家说,那咱将来还能找警察指认他,弄死了咱上哪儿告状去?唯物主义不承认阴曹地府。用刀?用刀他没把握他用枪。。。哎,以前咱们哪见过这玩意儿。。。你说咱们还能混么?老啦,跟不上趟儿啦。。。

。。。。

我想,杨叔叔被人家照后背就是一管叉时候的感觉,和老王掌柜看见红卫兵出身的后起之秀动枪一样觉得自己脑子跟不上趟儿了。

从他说的话看,杨先生温良恭俭让的性格肯定不是先天形成的,他小时候,恐怕也不会少和别人一样干开瓢打架的事儿。不过他没说过具体的事情,我也就无从考证了。瘸?瘸怎么了?人要活跃可不管是瘸是瞎,那是先天性格决定的。杨先生说过,他在中学里老拿一位校工开心。那位校工分不清色,就是我们今天说的色盲,杨先生叫上一帮孩子追着冲他喊 ?C “大色迷,大色迷!”学校里面喊,走大街上也喊,弄得大姑娘小媳妇对人家校工侧目而视。

等校工急了来抓,就一哄而散,您别看杨先生拄拐,他自己说熟能生巧,急起来一般人还真追不上他。

不过这种上手就一管叉,不管不顾取人性命的狠法,他那个时代肯定没遇见过,所以杨先生看见这小子使出兵器来,着实吓了一跳,要知道小一辈儿的打架这样狠,他肯定不能一个人来,他又不是兰博。

这一紧张,杨先生手上就没了轻重。

所以,玩管叉这小子伤的最重。

[待续]

资深推荐:不爱吱声,
帖:428253 复 42635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