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研究员中的另类 ?C “铁拐李”杨耀武 -- 萨苏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67 阅 1349042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5-06-28 07:47:33
432105 复 426358
萨苏
萨苏`725`/bbsIMG/face/0000.gif`70`1238`279270`3452850`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06-25 12:56:54`
六.武斗动了高射炮 43

写到杨先生被管叉吓了一跳,因为昨天比较忙,没有往下续,只写了个随笔,说说道德底线的问题。其实那个话题还可以延伸,现实社会每个人道德底线都不一样,前两天和一个兄弟谈起日本社会压力大,鬼子又心理素质不佳,所以弄得很多日本人变态,在电车上多有性压抑患者对女子上下其手,这是日本的一个社会文化现象,这种人叫“痴汉” --- 听着就那么王老五的感觉。(怎么谈起这个话题了?因为这朋友用了个另类的马甲了,叫做“野兽痴汉”,打听之下原来他是动物园的兽医,专门解决母猩猩,雌狗熊的受孕问题,倒也名副其实)。那位兄弟说,同样是“痴汉”,假如摸的正好是木子美,只怕会当场弄到马上风,要摸的是蓝凤凰呢?那能剩几条腿回去就很难说了。

哈哈一笑,这大概就是因为每个人道德底线不同的原因吧。

尽管大家的道德底线不同,但是对杨先生在北京火车站一扫斯文,玩出全武行,数学所的上上下下,看法倒颇为一致,都给与极正面的评价。

说到这里,大概有不少朋友已经看出来了,杨先生到北京站,是抱着找碴的心理状态去的。这对一个研究员来说多少有些古怪。

的确如此,事情是因为前一天所里一位作密码研究的先生出事引出来的。

文革乱是乱,但有人“抓革命”满街喊口号喊到High,总有人还要“促生产”,给你送米,给你送水,给你掏厕所吧。这么大的国家,那就不仅仅是送米送水掏厕所这样简单的事情了,文革没有造成更惨重的损失,恐怕不是我们中国人运气好,而是因为我们经折腾,因为在一片红色的躁动中,有一些不起眼的人依然默默的,象蚂蚁一样努力的作他们的工作。文革以后,给这些人的评价是他们“维持了国家机器最低水平的运转”。

其实,有的时候所谓中流砥柱,看起来,反而是很平凡不起眼的。

这位先生应该算是那些“维持了国家机器最低水平的运转”中的一员吧。所以,即便北京街头变成巴勒斯坦的时候,他还要到外地去出差办事。既然外边乱得很,先生属于重要人物,眼睛又不好,所里便专门派了个保卫干事全途照顾他。

去的时候一切顺利,回来的时候可就出问题了。

怎么回事呢?

文革的火车,它连翻三张都是白板 -- 没点儿阿。走到一个小站,到时间了车却迟迟不开,据说是前边武斗把路给断了。

这一停,就停了两天。

这么多人吃住都在车上怎么可以?可是你又不能走,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车就开了。

兄弟其生也晚,没见过文革,不过到印度出差的时候,算真正理解了什么叫火车晚点。因为有两天空余时间,准备到外地玩玩,到车站买好票,晚了四个小时以后火车终于姗姗而来。

赶紧往车门跑,就让一印度“李玉和”给抓住了。

我又没密电码你抓我干么?萨举着车票一阵的比划,以为他不明白。

人家全明白,呵呵一笑,大胡子底下露出一张嘴来,告诉我这个车不是我要坐的。

不对啊,你那车上面车号明明写着。。。

哦,No,车号是一样的,不过它晚点了。。。你这票是今天的?

对阿,当然是今天的,都晚了四个钟头了,你快让我上车!

今天的就不能上了。

为什么?!

因为这车是昨天的。

¥##%?!!!!

结果是这两天我就在新德里呆着吧,对出去玩我算是没了信心,首都都这样,到外地某个地方把我搁半个月那还不平常?回去的飞机是中际航的,中国人也晚点,也气的嗷嗷叫,不过要中国飞机等我半个月这种事还是想都不要想。

我又不是贪官,还不想吃一辈子咖喱呢。

文革的时候大概就和印度差不多。

所以这位先生就和保卫干事一块儿在车上耗着。那时候人都习惯乱,天南地北聊聊天,倒也没什么可着急的。

是人就要吃要喝,科学家也一样 ?C 陈景润那样甜味苦味不分的他不讲究也得吃也得喝。于是,车上的人隔一段时间就有人下去找吃的。那位保卫干部心好,说您别下去了,挺挤的,我去想办法。这保卫干事当兵出身,战友满天下,还真有办法,居然在那种混乱的状态下能弄到德州扒鸡,两个人吃得满不错。

这样,一次,两次没事,干事胆儿越来越大,听说武斗的动了高射炮,觉得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了,一次就跑得远了点儿。

等回来再看,忽然觉得站台上有点儿异样 ?C 那火车它没打招呼就跑了!

敢情正打着呢,来了一列援助越南的军火列车,要走这条线。武斗的弟兄们虽然斗的眼红,到底还明白这是国家大事,于是停火,压了几天的火车乘着过军火列车闯关了。

就来不及通知下车的人往回赶了,谁知道这帮兄弟的停火能维持多久呢?

保卫干事最后是搭济南军区进京的军车回来的。

而这位先生在车上属于糊里糊涂的就到了北京,下车一看,天都黑了。他眼睛不好,按说你找找火车站的工作人员,拿出科学院的牌子来,再看您那么一圈一圈的眼镜,人家肯定帮你。但是知识分子对生活上的事情普遍想的简单,而且比较犟,所以这位先生根本就没琢磨这个,他觉得都到家了还能有什么事?没人帮忙我还回不了家了吗?提着行李摸索着出站,想找公共汽车回家,结果就碰上了几个不怀好意的小伙子。

几个小伙子看出他眼睛不灵,三绕两绕把先生骗进胡同里,一跤推翻,抢了行李就跑。

先生摔伤了腿,还好有几个过路的好心,把他扶起来,有个蹬三轮的把先生一直送回中关村来。

说说容易,从北京站到中关村骑车还要一个多钟头呢,要说那时候人心还真是古朴。

但是蹬三轮的也说不清楚那几个小子的形象,只说经常看见他们在火车站周围转悠。

问起来,先生说丢的东西重要的不多,没了,就算了。唯独自己一套笔记是多年的心血,准备将来写本书的,随身带着,想不到也丢了,太可惜。

别人不理解,每天在一起干活的,都明白这东西的重要,有人说,找华老,他有直通总理办公室的电话。 -- 这说明在那种混乱下,处境很糟糕的华罗庚或许未必真的象看上去那样狼狈。不过马上有人制止,说不行,你要是公家的东西丢了找华老说的过去,自己的笔记本,华老恐怕也不好帮忙。

于是杨先生就说,好,你好好养伤,别管了,我去给你找回来。

杨先生就在旅行袋里装上两本辞海,奔了北京站。

那位说了,这种好勇斗狠,用拳头解决问题,毕竟不是一种好的处理问题的方法,至少和现代社会不太合拍,劫机,你最好和歹徒合作,动刀动枪上牙咬解决问题有警察呢。怎么杨先生这种颇有争议的行动获得大家一致的正面评价呢?

因为北京那时候根本没地儿找警察阿!

当时公检法都砸烂了,警察不是没有,都带着学生抄家呢,哪儿有人管你丢个笔记本的案子呢?

杨先生去,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不过据说如果不是杨先生仗义出手,后来就不会有《现代密码学基础》这套教材了。他还有个好条件,他瘸阿,人家防谁也不能防他,还得琢磨他是个好目标。

但是杨先生没想到会这样危险。杨先生理科什么书都看过,就是没好好读文科的书,三国志里面写的清楚,大名鼎鼎的庞统怎么死的?就是为了诱杀张任拿自己做靶子,结果张任抓住了,庞先生也变成刺猬了。这是一种很危险的举动。

人家说了,你这一管叉三天都扎不下去,你累不累阿。

还真累了,我喝口水去。

[待续]


  • 本帖 13 回复
资深推荐:不爱吱声,
不爱吱声 荐,2005-06-28 07:53:23改
2005-06-28 07:47:3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