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刚看了印度片《三个傻瓜》,拍得真好 -- 脑袋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39 阅 31673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4-21 13:45:33
4329499 复 3628163
脑袋
脑袋`25030`/bbsIMG/face/0000.gif`70`14116`35379`309295`正六品上:朝议郎|昭武校尉`2008-05-11 15:30:05`
【原创】看刚仁波奇后关于宗教现代化的思考 33

想要耐心看完这部片子,最好在飞机上看。因为那时你无处可去被困在座位上,也没有多少其它事可做,这个导演的叙事能力不是一般的差。

看完后,给我映像最深的几个镜头是荒凉的雪山上,一条宽阔现代的公路上,几个人趴在地上,占了一半的路面,偶尔几辆车危险地从他们身边绕过。几个趴在路上的人身后,一辆给他们拖运行李的拖拉机上几个醒目的大字:扶贫开发。这让人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反差:现代的基础设施(雪山上高标准的公路),现代工具(拖拉机),和一群精神在中古时代的人。一个现代化的国家,不仅在物质上应该现代化,精神世界也应该现代化。中国现在在前者已经做的不错了,后者看来还需要努力。

这其实不是中国一家的问题,现在更是个世界问题。中东的石油富国,在物质世界一点不比西方逊色,但精神世界却越来越落入激进宗教势力手中。就是在西方社会,大批穆斯林社区长大的小孩,也一边享受着现代物质生活,一边慢慢成长为恐怖分子,并把掌握的现代设备,用于恐怖活动。为啥会有这种精神物质的分离呢,或是精神发展的滞后呢?

这种精神滞后人群往往他们的物质生活水准不是自身生产创造的,而是外来输入的。现代政府由于政教分离原则,在尊重宗教自由的口号下,不愿去干涉宗教事务,结果就放任宗教落入发展停滞的境地。这是个误区。政教分离原则应该仅指宗教不应该涉入政治,但反过来,我认为政治应该干涉宗教。因为政治是整个社会各种群体的利益协调体系,它有责任保持各群体的和谐相处。西方社会的原生宗教基督教,是伴随着这个社会一起慢慢成长到现在,已完成了现代化,和现代的生活方式比较匹配,这时的基督教已经和中世纪的不同了。那时基督教也是动不动就宣布某种它不接受的东西为异端,要么搞圣战,要么送宗教裁判所。现在宽容很多。伊斯兰教的主要国家都还没完成现代化,或者靠卖石油买来了伪物质现代化,他们的宗教还处在中古时代。结果穆斯林难民或移民进入西方社会,由于社会政治力量没有强制也没有帮助它们完成现代化,造成这些人的精神仍然处在中世纪。结果就是社会的分裂。巴黎街头,一到祷告时间,数千人趴在街上阻断交通;多伦多公寓用户投票通过健身房和游泳池135男用,246女用。都宣告着,落后宗教不仅不会自然在现代社会中完成现代化,反倒利用现代规则,有分裂现代社会的能力。中国的僵毒,瘴毒,都是在政府花了巨大财力人力帮他们物质现代化过程中,由于忽视了帮他们宗教现代化,反而产生了离心力。

既然要搞宗教现代化,那现代化宗教该是啥样呢?我提3个标准。

第一个,宗教必须包容,能尊重其他信仰人群的生活方式,不去干涉世俗生活。现在除了穆斯林,其它宗教于这点都还做的不错。因为其它宗教基本上都做到了政教分离。做不到的,要么接受改造,要么定位邪教,坚决打压。这就是政府必须要把它当成自己职责来认真对待。

第二,宗教理论必须改革成信众自己面对神来直接交流,宗教更偏重信徒本身的心灵修养和哲学思辩,在宗教中能得到真正精神自由。凡是有个教士集团横在信徒和神之间的宗教,教士掌握了去天堂钥匙的宗教,容易被人操纵,信徒精神上得到的不是自由,而是枷锁。佛教传入中国,在藏区还是靠神秘和恐惧来占有信徒,信徒捐献毕生财产换来喇嘛摸摸头顶,才可以进天堂。吃像就非常难看。汉区佛教就被俺们改造成禅宗。这是个洒脱的,追求自我精神解放的现代宗教。禅宗高手是已经没啥戒律,和神是零距离交流了。所谓酒肉穿肠过,佛在心中坐。西方的天主教有点像藏传佛教,看过十日谈这本书的,会对这个教士集团有很好认识。新教理念就有点像我们禅宗,是自己敞开心灵向上帝直接祈祷来交流,算是理论现代化了的宗教。事实上,欧洲国家,新教国家往往比天主教国家发达富裕些。

第三,教士们的职业不再是天堂的门卫,变成为天堂景区发小传单的拉客员。普通百姓的思维能力还是很有限,就算宗教理论已经进化到可以靠自己直接与神交流。但大部分人其实是没能力顺着这条路去探索自己内心的天堂的。还是需要专业人士来引导,来描汇天堂该如何找,如何欣赏的。高僧这种具有高级思维能力的人,数量还是太少,一般老百姓还是比较难以遇到。我们平时遇到发小广告的,往往是素质比我们还低的坑蒙拐骗的神棍。这就是为啥祥林嫂自己做不到拈花一笑放下一切业債,也没运气遇到个游戏风尘的济公来开导她,结果被神棍骗得拼命存钱买门槛。这个景区门口龙蛇混扎的虚假宰客小广告漫天飞状况,是需要政府来引导和管理的。西方新教教堂,算是比较正规,管理完善的天堂游广告机构。他的牧师压力其实蛮大的。信徒是自由选择教堂,听牧师讲道,如果吸引力不够,信徒会流失的。在长期的牧师信徒的双向选择中,一个比较规范理性的天堂游宣传市场建立起来了。这算是完成了宗教现代化的最后一步。我们中国禅宗完成了理论现代化,但最后一步,规范的天堂游广告市场一直做的不够规范和有规模。高僧们有能力追求精神自由的现代宗教。但普通百姓的宗教生活还只处在拜木偶泥偶求治病发财的迷信阶段。而且由于宗教人才的缺乏,大部分寺庙内的和尚只能称为观光业从业人员,和宗教没啥关系。这障碍了宗教现代化的进程。咋办呢?我认为政府主导下,利用现代媒体技术,电视节目平台,就有可能解决这个高僧相对信徒数量不足的问题。也能更好控制宗教思维方向走向和谐社会这个目标。在个边远小庙,加上个不靠谱和尚,谁知道里面宣讲的是啥思想。

想想如果在瘴区或僵区,电视台每年举办超级喇嘛阿訇大赛,把宗教玩成现代化综艺节目。每年总冠军都圈自己粉丝无数。然后习老大在北京任命为某大庙主持,任期一年。北京也就成了粉丝们的圣地。而且老达赖关注的人,媒体面前的吸引力都会差几个档次。更主要的是宗教届最响亮的压倒性声音是在电视台,公开演说,属于可控状态。现代技术下,不让邪教说话很困难,但让大家被某种声音引导也比较容易。信众在有引导的洪亮声音中,遇到极端穆斯林这种,要求大家以生命为门票,72处女为服务内容的色情小广告,就会很容易一笑了之。现在为啥对许多人那么有吸引力?确实是政府在宗教问题方面不作为造成的。


通宝推:随风而去,齐眉,何求,伏波将军,白玉老虎,旧时月色,海峰,宏寺,
最后于2018-04-21 18:51:55改,共1次;
2018-04-21 13:4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