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带着娃娃打牌-争当下游的爸爸 -- 脑袋

2018-04-21 21:55:21脑袋
【原创】春天来了,我们去hiking, 走起

现代人很难完全靠自己独立完成一个事,大都需要在别人的基础上,然后和人合作中作一件事。结果这个基础的水准和合作的同伴水平往往也就决定了你的成事能力高度。把比尔盖茨放到中关村,他能做出金山杀毒的难度系数不会比在美国干出微软的难度低。如果把他放到乌鲁木齐,说不定我们在上海街头会看到一个卖切糕的比尔盖茨.买买提。

所以现代人不得不去更大,更开放,交流竞争强度更高的城市,在更广阔的天地和尽可能大范围的人才有可能发生交集的地方,你才有更大可能作更高端前沿的事。于是我们看到世界各国的一线都市都在经历人口膨胀和房价飞涨。回想中国的大学同学,不管学校在哪个省,北上广渐渐成了同学聚会的场所。因为人们只有汇聚到这些地方才能更好发展自己的才能。当社会财富更依赖人的创造和生产,而不是田地和矿山,人多的地方机会才多,所以很多年后,北上广的同学最多。加拿大也是,大温和大多房价已经变得非常离谱,但人口却仍然在向这两个地方集中。大多地区,近十年,人口完成了从六百万到七百万的膨胀。

越来越多的人拥挤在狭小的都市空间。看着钢筋水泥的森林,街上像河流一样的人潮,人的内心深处是不适应这个状态的。因为人类才离开森林,经常性穿着衣服才五千年左右。从基因深处来说,之前上万年的森林草原上,穿着皮草,拿着根削尖木棍,为了顿晚饭就向剑齿虎、猛犸象激情冲锋,才是生活常态。现在坐在屏幕前敲键盘干活,住在半空中的一个个水泥格子内,对基因记忆来说,是个怪异令人不安的状态。于是半夜透过水泥格子的窗户,仰望万年不变的夜空的一双双困惑的眼睛,忧郁鸟。

每个人心深处有个热望:离开水泥森林,离开人的河流,重回绿色深处,重回无人山野。近距离接触自然确实是基因万年记忆中迫切的需要。所以有人受不了了,说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辞职走人。这是没家没拖累的潇洒人生。对于携妇将雏鬓有丝的我们中年大叔,只有夜深人静时,拿瓶酒,久久看着深不见底的夜空,第二天继续再回到人的河流游泳。

春天来了,我们去hiking, 走起。

通宝推:桥上,旧时月色,脊梁硬,敲门,
帖:4329620 复 416975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