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番外篇第一 -- 王城爱晚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8 阅 939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5-20 12:28:52
主题:4337864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2552`14999`121136`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09-07-22 09:45:22`
番外篇第一 16

王大舅放下琴,低头沉默了一会:调子一样,歌词不同。

忽然抬起头,神采奕奕,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粗豪男子面容:你是廖化!还记得我吗?

廖化摇了摇头。

那个男子哈哈大笑:小朋友真是无趣的很!你杀了我!却没记住我。

侧移两步,双手扶腰,慨然:某!塘沽张集是也!本出济南刑氏!你杀我父子两代,居然未曾记得。

廖化一惊非小,灵光一现,喃喃:刑家爷爷是自杀的。

闪念之间,刀已出鞘。

男子继续大笑:好刀!但你能杀个死人嘛?

廖化疑惑。

粗豪男子止住大笑:某!塘沽张集是也!死于京东塘沽之间,西两河畔。时为天理教东王。生于此,死于斯。了无遗憾。

却忽然有些狡洁挪揄之意:大话欺人了。徐拐子不是东西,几十年没有看出来。小朋友,我走了。

容貌恢复,王大舅懵懂:大侄子,刚才我被谁上身了?

廖化没好气:一个反贼头子!

太九摸着下巴磕:没意思!再唱一段,张嘴,给你补补,再请一个出来。

捡起了琴:唱歌啥呢?来个温柔点的,《小河淌水》吧?

云南民歌《小河淌水》:

哎~~~

月亮出来亮汪汪

亮汪汪

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

哥像月亮天上走

天上走

哥啊哥啊哥啊

山下小河淌水

清悠悠

----

霎那之间,王大舅容貌变易。

一位老者的形容。

他放下了琴,抬起头,脸带数道浅浅伤痕。

浑浊的眼睛暗带清明,眯了一下眼,缓缓盘坐,廖化亦蹲下。

老人说:容我稍思,节省时间,不宜多伤王城道友的元气。

太九:放心吧。老爷子,这厮吃了我两丸药了,能多活不少日子呢,尽管慢慢想。

老人微笑了一下:那我能问几个问题吗?

廖化对老人感觉很好,回答:您尽管问。

老人点头:圣龙再次断尾入世,是因为两甲子之期到了吗?


  • 本帖 16 回复
通宝推:南宫长万,驿寄梅花,
最后于2018-05-20 13:21:26改,共1次;
2018-05-20 12:28:5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