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一名老兵的小半截回忆 一 参军 -- 林三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6 阅 1107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7-13 22:46:33
4352176 复 4352174
林三林三`95773`/bbsIMG/face/0001.gif`70`885`512`7378`正八品上:给事郎|宣节校尉`2013-10-16 10:52:15`
六 支农 25

六八年底,部队抽掉一部分人到附近农村“支左”。领队的是张元甲副营长,当时我被抽去了,同时还有杜方平、赵秀江、陈德明、刘光水、唐克明、孙孟刚、张国芹、王忠贵住兰关公社杨村大队。这个大队从东到西有三十里地远,十几个自然村:车田、胡村、储家,方村、莲花田。。。

我们住在大队部所在地——杨村,又名深卷?,该村居中间,到车田、方村各十五里。

军宣队的任务,配合农村贫宣队搞文化大革命。正逢“九大”期间,文化大革命处于清理阶级队伍和整党阶段,实际上是在极左路线的影响下,整群众,所谓有历史问题的人占四十岁以上的90%,其余的也有所谓作风问题,所有的大队书记都被撤了职,直到军宣队撤出后,他们才得到解放。

当时在公社办学习班,就在公社食堂就伙,街上没有饭店,公社的所有机关、单位人员仅公社一处食堂。除每天每人0.45元的伙食费外,还补助0.60元,生活还是可以的。伙房的大师傅做的猪肝汤每碗0.30元,猪血汤伍分。我们早餐吃酸菜,午、晚就猪肝或猪血汤,倒也觉不出艰苦。

公社办完清理阶级队伍学习班后,各大队回到了本队,仍照常办班搞大揭发,开始还是揭发“××人历史上当过甲长”,“××历史上当过国民党兵”之类的,后来就是“××和××通奸了”,皖南山区,在长期交通闭塞、文化落后的情况下,男女关系相当混乱,所以揭发出的作风问题涉及到的人也相当普遍。开始还当回事,是党员、干部的要做检查,后来也就不当回事了。

我当时和地方的项观发、尹作起两人负责整材料,二人都是瘾君子,很能吸烟,他们主要吸自己制的“一口香”烟丝。和他们在一起,有时吸一口、吸一口的,慢慢学会了吸烟。一旦成瘾也即不可收拾,今买一包、明买一包、一包一包又一包地吸了起来。当时在我们当中流传着“战士大铁桥(每包一角四分),班长大玉猫(每包一角九分),排长水上漂(东海牌,图案是海上飘着一只轮船,每包二角八分)营长锡纸包(大前门牌,每包三角六分)”。

六九年过了春节,大家感到运动也搞得枯燥了,普遍松了气。每日到群众家吃派饭,基本上是千篇一律:早晨吃粑、即玉米面中间夹上酸菜馅,然后放到锅里烙,形状象北方的饼子。中午面条,晚上大米饭、青菜,很少吃到肉,酒就不用提了。当时的风气还好,绝没有大吃大喝的现象。大家想吃一顿饺子,酝酿着如何吃。山岗河边,野蒜长出来了,菜的问题可以解决,但要真正吃上饺子,还需解决面粉、猪肉的问题,于是乎,引出了“吃饺子、贵哥三部曲”的故事:

贵哥、王忠贵也,在同年度兵中年龄最长,做事干练,重义气,故大家习惯称之为“贵哥”。为吃饺子,贵哥自告奋勇,解决猪肉、面粉等问题。

第一步,要到兰关公社食品站买肉,需先放排过河。时值三月,正是桃花水季节,山洪暴发,杨村外出必经的小桥被水冲垮,要到外村,必须放排。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竹排,贵哥上去后,由于撑排技术不佳,来到河中心即翻落下水,竹排被冲出去几里地远,贵哥也湿淋淋地爬上岸来。但吃饺子的心仍不死,贵哥又第二次撑排,终于渡过岸去,踏上组织原料的“征程”。

第二部曲,是贵哥买肉。贵哥赶到兰关食品站,师傅从肉架子上割了一条肉,贵哥盘算着我们几个人用不了,即说杀猪师傅,多啦,割下一块来,师傅就割下了一块,贵哥说:还多,再割下一块来,于是又割下一块来。这样反复四、五次。架子上基本就只有骨头了。贵哥看了看,说:算了,我们要这些碎的吧。把肉案上割下来的肉买了来,当然这些碎肉已是没有骨头的。

第三部曲是贵哥回营房要粉条。买了肉,贵哥盘算了一下,这顿饺子要吃好,还差粉条,买,没有钱,还是回营要去吧。于是在兰关一干部处借自行车一辆骑着回营拿粉条。这时我们营已从三元里移到深坑里驻。贵哥回到营房和战友们自是亲热一番。事就坏在大家离开家乡平原快一年了,自离开家就再也没有摸过自行车,见贵哥骑回一辆车子来,纷纷要骑。七骑八夺,自行车进了山沟,架子变成了两截。这可气坏了教导员郭培藻。把王忠贵叫去狠狠地批了一顿:“王忠贵,你支农就不该回来,回来也不该借自行车,骑着自行车回来也不该让别人骑,现在可好,车子坏了,看你回去如何交代。”熊的贵哥大气不敢出,小气不敢喘,连连点头称是。最后教导员把火发过了,又关心地问:“同志们支农也挺辛苦,有什么困难吗?有什么事就提出来,能解决地尽量解决。”贵哥又硬着头皮说:“别的事没有,现在工作也告一阶段,同志们想改善一下生活,包顿饺子吃,让我回来拿点粉条。”教导员听了又好气又好笑,说:“拿粉条可以,到伙房去拿吧,拿粉条也不该骑自行车回来。”接着又批评了几句。勿论怎样,包水饺的料总算备齐了。我们美美地吃了一顿。在包饺子和吃饺子时,我们据实编了以上这三部曲。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独立寒秋HK,桥上,非鱼,
2018-07-13 22:46:3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