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一名老兵的小半截回忆 一 参军 -- 林三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6 阅 1108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7-13 23:09:24
4352182 复 4352164
林三林三`95773`/bbsIMG/face/0001.gif`70`888`512`7390`正八品上:给事郎|宣节校尉`2013-10-16 10:52:15`
【整理】八 参加营建劳动 16

从云南回到部队驻地已经是七月份了。安徽进入了炎热的夏季。而连队也不单是政治教育了,一边学政治,一边参加营建劳动。因为住茅草棚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全团自己动手进行大规模的施工活动。一营的任务主要是两项:砍木头、烧石灰。还是我们在云南见学的时候,营里已有一部分人在副教导员唐国良的带领下进驻石台县横渡,采伐杉木。当时山区木材储量还相当丰富。所谓部队战备用材,说是交纳育林费,每棵树勿论大小,交1元2角,每株竹子交0.80元。实则无人查,也无人数。战士们开始专拣粗的大的砍,结果砍下来,往公路上运输困难,慢慢大家都学精了,专拣细的砍,只要能盖房当檩条的料就行了。

夏季的皖南山区,蚊蜂肆虐,毒蛇横行。战士们上山,全身着工作服、穿解放鞋、袜子,且将裤腿扎牢,防止蜂蛰蛇咬,每人随身带一包“季德生”蛇药,以备急需。

唐政教白天组织施工,晚上组织学习。自施工以来,部队伙食由一类灶标准(0.45元/人,天)改为二类灶标准(0.56元/人,天)但由于天气炎热,劳动量大,战士的饭量也大,急需搞好伙食。伙房里就每天到横渡食品站买猪头、下水回来。因此唐教导员总结了“抓三头”,一抓人头,加强政治教育、安全教育,用毛泽东思想武装战士头脑,统帅施工。二抓猪头,改善伙食,保证战士体力;三抓木头,保证完成伐木任务。

我没有参加上山伐木的劳动,只参加了几次从山上往公路上运木头。我班的王洪军,体力比我强,每次运木头,都让我扛小头,他扛大头,处处体谅体力差,在那艰苦的环境里,才能真正体会到战友之间的情谊是多么宝贵。

在横渡伐木告一段落之后,我们营又投入了烧石灰的劳动。从山上打眼放炮,采下石头后运至石灰窑,将煤团成团,一层石头一层煤,然后将窑点燃,经三天三夜,把一窑石灰烧好。

在这期间,我经历了第一次险情,几乎命丧三甲。

三甲村,位于七都镇东,自部队搞营建活动以来,被确定为采石场。大约是八、九月份,我们排在那里放炮采石。放炮手和安全员是刘利生同志。上午扶钎打眼,下午放炮继而全排从山上往下赶石头。等到将石头赶到山根装车处,大家松了一口气坐在一起休息胡侃之时,我忽然发现二、三十米高的山下一块巨石朝我们滚来,我紧张至极,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用手指着石头连喊“啊。。。啊。。。”大家惊愕地回头一看,大事不好,拔腿就跑。石头有五、六立方米大,一直滚到我们休息的地方才停下,前后相差不到两秒。我们五、六个人没被石头盖到底下。若那样,除非大吊车才能吊动石头,我们几个的命一定是呜呼哀哉了。

我们这几个人是:付传武、刘利生、陶洪生、王洪军、赵尊普等。

至十月份,我们转为烧木炭以供全团冬季取暖用,每排修1、2个木炭窑。团里不知从哪里搞来一些上交的棉衣,作为工作服,每人一身。

是时珍宝岛事件已经发生,战备空气十分紧张,我们背着步枪、冲锋枪上山,光着屁股穿棉工作服扯根扎着腰,在山上进行“理光头”式的伐木,然后装窑烧炭,每当出窑,个个都变成了“非洲人”,连鼻子眼里也是黑木炭,后来回想起这段生活,也感滑稽,但森林资源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不远攸高,桥上,
2018-07-13 23:09:2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