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又来说掏心窝子的话了 -- 编号87405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45 阅 5019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7-20 13:48:03
4353572 复 4350399
编号87405编号87405`87405`/bbsIMG/face/0000.gif`70`686`6496`51069`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12-06-27 21:09:14`
掏心窝子的话之四 16

这一篇做个“教育专场”吧,算是集中跟几位回贴的河友交流一下。

教育这个问题,没有人不关注,有孩子没孩子的都会关注,自我教育也是教育。

现状是我们感觉很头痛——我一不小心就代表了我们。那为什么头痛呢?我认为有两个主因:一个是把问题搞得太简单或者太复杂。何为太简单?“我就想着自己、孩子一生平安”,这个跟妄想没有什么区别。平安?啥叫平安?走路摔一跤骨折了躺床上三个月然后工作丢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个太简单。何为太复杂?大概就跟我女儿的同学那样,几岁在哪干什么,爹妈全给规划好了。这是上帝模式或者游戏模式,要没规划好就拆了reload?另一个是目标一元,缺乏弹性。

我这个人很懒,懒就是说我总是要考虑一个投入产出比的——有时候我也想零成本,想想比值是无穷大就兴奋得不行——所以当我也头痛这个问题时我就去找书来看,发现早就有人想好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给改了一下,管好自己、搞好家庭、开家公司、开家跨国公司——我这就不是零成本了,我多少也动了下脑子。四重目标,一条红线:组织。

我有次跟我女儿聊天,说现代人从某种程度上看没有古人过得舒服,比如你这个衣服,就不是依每个人来量身定制的,而是生产方以“发挥量产最大效能”来设计的。具体一点来说,比如有10万人,尺码在100-105之间,如果生产方站在消费者立场上,那么它的产品就会有101、102、103、104、105一共五个型号,这样即便有一些不合身,也是可以忽略的。问题是,这10万人是如何分布的?生产方要投入资金取得这个数据。即便取得了,生产五个型号的成本也会大幅提升。换成你是生产方你怎么操作呢?就提供一个型号,105。100-105的10万人,只有这一个选择,整体都偏大。不爽?不爽你去买型号100或者型号110呗。那么为什么消费者无法像西方经济 理论学家说的那样,通过讨价还价与生产方达成一种妥协呢?生产方会说,我已经够妥协了哇,我都分段函数了好吗?要真是我说了算,我就只有一种型号:1000,这世界没有人会觉得这个型号太小穿不进去!当然这是句玩笑。重点在于个体不是组织的对手。组织与组织的PK,跟组织与个人的PK是两码事,西方经济理论学家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把这两码事当成了一码事来分析,他们还把GDP跟有效产出混在一起,成功的证明了拉了屎再铲屎也是巨大的经济贡献。诸如此类一大堆。

所以我想讲的是,在组织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这是我所认为的教育目标。这个教育目标当然就是活的了:有多大本事 吃多少饭。

因此,我并没有告诉孩子,你将来的目标是成为某跨国公司的董事长,而是:你的学习目标就是搞清楚关于组织的一切。至于你在组织中的位置,也就是你的学习回报,用四个字来说就是:水涨船高。本事越大,所在的位置自然就越关键。我不否认,我是有一些既定最低目标的,我设想孩子到四十岁时,能开家小型公司。既然组织这么强大,让自己成为一个组织的头目,难道不应该追求吗?但是这个事我并不能强求,这个最低目标我并没有告诉孩子,我还是坚持一条红线。

顺带说一下我所理解的,“为什么工业革命出在西方而不是东方”。一神教配机器大批量生产,是绝配。好吧,这还是句玩笑。我是说,在这样的生产方式中,生产方想努力把多数人调教成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个欲望是极强烈的——这是提高赚钱效率的最佳方案啊。当然我们也会发现,AI确实是人类的“救星”,因为AI是活的,机器是死的。当生产方式是死的时候,自然就要求消费方也是死的,但生产方式如果是活的,那么自然也会鼓励消费方变活。苹果打败诺基亚,就是活的干掉了死的,前者满屏幕都可以点,后者只能在死键位上按。其实现在的学校教学上的根本性问题,就是教学是死的,学生是活的,一对一教学很活,所以效果不错,但是一对一这种方式是落后的,是开倒车,并没有出路,我在家教自己女儿那是一时之计,并不能推而广之。一对多这个模型并没有问题(组织对个体),问题出在老师这个一不够强大上面,比如一个全科老师就比一个专科老师强大太多,未来全科老师十有八九是抢手货,貌似现在就比较抢手。


  • 本帖 5 回复
通宝推:随风而去,mezhan,
最后于2018-07-20 14:23:22改,共2次;
2018-07-20 13:48:0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