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番外> -- 本嘉明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98 阅 5441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8-20 23:43:18
4360227 复 4360224
本嘉明
本嘉明`27365`/bbsIMG/face/0002.gif`70`9913`114105`851915`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08-08-31 12:49:54`
这个说来话长了 7

人类有很多种感情,其实这些感情是可以分档次的,形象点说,可以分为“君臣佐使”。

“爱情(男女之爱)”不应该成为“君”,一旦为君,必有后患。

在这点上,其实西方文明的源头(古希腊文明)和中华文明的源头(经过孔子融汇集结,构成儒家)不约而同,都持类似的观点,以此作为一个君子(贤人)的基本素养。

西方文化史中,具有大量的浪漫主义因子,其奔放浓烈的感情,远远多于中国历史上的记载。但我总是隐隐觉得,这些戏剧/思潮的释放,仍然是受到“精神上的王者”控制,顺势而为,用来驾驭社会的。

西方列国,在文艺复兴后建立如此的霸业,盘剥了全世界,不是因为那几个罗密欧,而是极为冷酷理智的殖民行动派奋斗的结果。莎士比亚的爱情戏剧写得再荡气回肠,不能以笔为刀,夺来印加的黄金。

回到每个人的切身经历来说,对感情的节制,确实有可能避免“爱的故事”演变为“哀的故事”。

西方一直很赞美“理性”,而东方哲学里则偷换成对“圣人”的崇拜和仿效。从这个角度说,西方人更务实,反而东方人更加泛宗教化,在感情问题上东方人也更加软弱一点。比如说我,在国内的时候一直是好好先生,要我SAY NO,尤其对女生,非常难开口。到国外后,这个无法对任何人SAY NO的毛病,慢慢才克服的。

不让爱情故事难看,如果你抱有一点“苦行”的心理,或许是可以做到的,至少不容易“见异思迁”。至于另一半出问题,那就不是你的责任了。

像徐志摩那种人,我是极其鄙视的,旧文人大抵如此。我不是在道德上鄙视他,而是在意志力上鄙视他。


2018-08-20 23:43:1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