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41:吴札——守节者也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4 阅 715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8-24 04:54:23
4361045 复 435993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39547`19075`714816`从九品上:文林郎|陪戎校尉`2008-04-16 00:13:57`
《左传》人物事略41附:季札观乐5/5 8

《襄二十九年传》:

其出聘也,通嗣君也。故遂聘于齐,说晏平仲,谓之曰:“子速纳邑与政。无邑无政,乃免于难。齐国之政将有所归,未获所归,难未歇也。”故晏子因陈桓子以纳政与邑,是以免于栾、高之难。((p 1166)(09291304))(086)

我的粗译:

吴札(札,季札,公子札,延陵季子,延州来季子)这次正式出访,是来通报他们有了新国君。所以他又对齐国进行了正式访问,在那里他欣赏晏平仲(晏婴),就劝晏平仲说:“子速纳邑与政。无邑无政,乃免于难。齐国之政将有所归,未获所归,难未歇也。(大人最好赶紧把自家采邑和掌握的权力都交出去,没采邑没权力,就不会惹来祸患。你们齐国的大权正要转移,不到转移完毕,祸患就停不下来。)”。晏子(晏平仲,晏婴)因为通过陈桓子(陈无宇)交出了采邑和权力,才躲过栾、高之难。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其出聘也,通嗣君也”曰:

嗣君,杜《注》以为馀祭,贾逵、服虔皆以为夷昧。此时馀祭立历四年,季札出使前馀祭已被杀,夷昧新立,则贾、服之说较可信。

杨伯峻先生注“故晏子因陈桓子以纳政与邑,是以免于栾、高之难”曰:

栾、高之难见昭十年《传》。

《昭十年传》:

齐惠-栾、高-氏皆耆酒,信内,多怨,彊于陈、鲍-氏而恶之。((p 1315)(10100201))(115)。

夏,有告陈桓子曰:“子旗、子良将攻陈、鲍。”亦告鲍氏。桓子授甲而如鲍氏。遭子良醉而骋,遂见文子,则亦授甲矣。使视二子,则皆将饮酒。桓子曰:“彼虽不信,闻我授甲,则必逐我。及其饮酒也,先伐诸?”陈、鲍方睦,遂伐栾、高-氏。子良曰:“先得公,陈、鲍焉往?”遂伐虎门。((p 1315)(10100202))(115)。

晏平仲端委立于虎门之外,四族召之,无所往。其徒曰:“助陈、鲍乎?”曰:“何善焉?”“助栾、高乎?”曰:“庸愈乎?”“然则归乎?”曰:“君伐,焉归?”公召之,而后入。公卜使王黑以灵姑銔率,吉,请断三尺焉而用之。五月庚辰,战于稷,栾、高败,又败诸庄。国人追之,又败诸鹿门。栾施、高彊来奔。陈、鲍分其室。((p 1316)(10100203))(102、115)。

晏子谓桓子:“必致诸公!让,德之主也。让之谓懿德。凡有血气,皆有争心,故利不可强,思义为愈。义,利之本也。蕴利生孽。姑使无蕴乎!可以滋长。”桓子尽致诸公,而请老于莒。((p 1317)(10100204))(102、115)。

桓子召子山,私具幄(wò)幕、器用、从者之衣屦(jù),而反棘焉。子商亦如之,而反其邑。子周亦如之,而与之夫于。反子城、子公、公孙捷,而皆益其禄。凡公子、公孙之无禄者,私分之邑。国之贫约孤寡者,私与之粟。曰:“《诗》云‘陈锡载周’,能施也。桓公是以霸。”公与桓子-莒(jǔ)之旁邑,辞。穆孟姬为之请高唐,陈氏始大。((p 1317)(10100205))(137)。

“吴”推测位置为:东经119.62,北纬31.84(葛城遗址,江苏最早西周至春秋城址。阖闾以前)。

“齐”推测位置为:东经118.35,北纬36.87(临淄北刘家寨周围有遗址,长方形城,大城西南部分为小城,共2000万平方米;大城:4500╳4000;小城:1400╳2200,300万平方米。大城:春秋战国?小城:战国)。

《襄二十九年传》:

聘于郑,见子产,如旧相识,与之缟带,子产献纻衣焉。谓子产曰:“郑之执政侈,难将至矣,政必及子。子为政,慎之以礼。不然,郑国将败。”((p 1166)(09291305))(111、086)

我的粗译:

吴札(札,季札,公子札,延陵季子,延州来季子)接着正式访问了郑国,他与子产(公孙侨,国侨)会见,两人就像旧相识,他送子产缟带,子产拿出纻衣献他。然后他对子产建议:“郑之执政侈,难将至矣,政必及子。子为政,慎之以礼。不然,郑国将败。(郑国的执政傲慢,就要出事了,大权肯定会到大人手上。大人掌权,得严格守规矩。不然,郑国将败。)”。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与之缟带”曰:

缟音稿,白色生绢。带,大带,亦曰绅。

杨伯峻先生注“子产献纻衣焉”曰:

纻音伫,麻也。麻所织之衣曰纻衣,《郑世家》云“子产厚遇季子”,即此互相赠物乎。

杨伯峻先生注“郑之执政侈”曰:

执政指伯有。

伯有之事我在前面介绍过,您如有兴趣可移步《《左传》人物事略31附:伯有侈愎1/4》《《左传》人物事略31附:伯有侈愎2/4》《《左传》人物事略31附:伯有侈愎3/4》以及《《左传》人物事略31附:伯有侈愎4/4》

“郑”推测位置为:东经113.71,北纬34.40(郑韩故城)。

《襄二十九年传》:

适卫,说蘧瑗、史狗、史鰌、公子荆、公叔发、公子朝,曰:“卫多君子,未有患也。”((p 1166)(09291306))(085、086)

我的粗译:

吴札(札,季札,公子札,延陵季子,延州来季子)还去了卫国,他欣赏那里的大夫蘧瑗(蘧伯玉)、史狗(史苟)、史鰌(史鱼)、公子荆、公叔发(公叔文子)和公子朝,于是说:“卫多君子,未有患也。(卫国有这么多真正的贵族,前途没问题。)”。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适卫,说蘧瑗、史狗、史鰌、公子荆、公叔发、公子朝,曰:“卫多君子,未有患也”曰:

蘧伯玉,其人也,《论语?宪问》所谓“欲寡其过而未能”,《淮南子?原道》所谓“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非”。杜《注》:“史朝之子文子。”鰌音秋。即史鱼,其人又见定十三年《传》、《论语?卫灵公》、《大戴礼?保傅》诸书。《论语?子路》载孔丘谓之善居室。杜《注》:“公叔文子。”《礼记?檀弓》、《论语?宪问》等书皆曾载其行事。非昭二十年《传》之公子朝,梁玉绳《史记志疑》疑为“公孙朝”之误。

“卫”——“帝丘”推测位置为:东经115.10,北纬35.65(濮阳县-高城村南,安寨、七王庙、冯寨、东郭集、老王庄。僖三十一年——前629,卫迁于帝丘)。

《襄二十九年传》:

自卫如晋,将宿于戚。闻钟声焉,曰:“异哉!吾闻之也:‘辩而不德,必加于戮。’夫子获罪于君以在此,惧犹不足,而又何乐?夫子之在此也,犹燕之巢于幕上。君又在殡,而可以乐乎?”遂去之。文子闻之,终身不听琴瑟。((p 1166)(09291307))(085、086)

我的粗译:

然后吴札(札,季札,公子札,延陵季子,延州来季子)从卫国前往晋国,途中,正准备进入“戚”休息,忽然听到“戚”传出钟声,他于是惊讶:“异哉!吾闻之也:‘辩而不德,必加于戮。’夫子(孙林父,孙文子)获罪于君以在此,惧犹不足,而又何乐?夫子之在此也,犹燕之巢于幕上。君又在殡,而可以乐乎?(怪呀!我听人说过:“作乱不施恩,肯定会被杀。”,那位大人得罪了他主上才会到这儿,害怕还来不及,居然奏什么乐?那位大人盘踞这里,就像燕子把窝搭到帐篷上。眼下他主上还停在那儿没下葬,难道能奏乐吗?)”,于是他马上离开。而那位大人文子(孙林父,孙文子)听说这话以后,终身不听琴瑟。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自卫如晋,将宿于戚”曰:

季札盖由吴(今苏州市)先至曲阜,再至临淄。由临淄至今新郑县,北行至卫都帝丘,然后先北行经戚(今濮阳县北而稍东),再西行适晋。

杨伯峻先生注“辩而不德”曰:

梁履绳《补释》谓辨读为变,以臣逐君,非正也。既为变乱,而又不德。

杨伯峻先生注“君又在殡”曰:

此时献公卒而未葬。

杨伯峻先生注“文子闻之,终身不听琴瑟”曰:

杜《注》:“闻义能改。”琴瑟,乐之小者;钟鼓,乐之大者。此以小概大。

“晋”——“新田”——“绛”——“绛县”推测位置为:东经111.31,北纬35.62(成六年后,新田遗址,4000万平方米,在同一区域内有6座城址。春秋中期至战国早期)。

“戚”——“宿”推测位置为:东经115.03,北纬35.75(戚,濮阳-古城村-戚城文物景区,有遗址,方形城,周1520,14.4万平方米。春秋,汉代:卫)。

《襄二十九年传》:

适晋,说赵文子、韩宣子、魏献子,曰:“晋国其萃于三族乎!”说叔向,将行,谓叔向曰:“吾子勉之!君侈而多良,大夫皆富,政将在家。吾子好直,必思自免于难。”((p 1167)(09291308))(114、141、086)

我的粗译:

吴札(札,季札,公子札,延陵季子,延州来季子)再到晋国,他欣赏那里的卿赵文子(赵武)、韩宣子(韩起)和魏献子(魏舒),感慨:“晋国其萃于三族乎!(晋国这是精华都集中在这三族了吧!)”。他还欣赏那里的大夫叔向,在将要离开时,他对叔向说:“吾子勉之!君侈而多良,大夫皆富,政将在家。吾子好直,必思自免于难。(大人您要努力啊!现在贵国的主上傲慢,但人才很多,下面的大夫又都很有势力,晋国政权将落入这些大夫手中。大人喜欢讲真话,得要考虑别惹上麻烦。)”。

一些补充:

下面是吴子使札来聘相关地点天地图地形图标注:

点看全图

————————————————————

《哀十年传》:

冬,楚-子期伐陈,吴-延州来季子救陈,谓子期曰:“二君不务德,而力争诸侯,民何罪焉?我请退,以为子名,务德而安民。”乃还。((p 1656)(12100601))(109、086)

我的粗译:

五十九年后,我们哀公十年(公元前四八五年,周敬王三十五年,吴夫差十一年,晋定公二十七年,楚惠王四年,越句践十二年,陈闵公十七年),冬天,楚国司马子期(公子结)带兵进攻陈国,吴国派延州来季子带兵前往援救,结果他对子期喊话:“二君不务德,而力争诸侯,民何罪焉?我请退,以为子名,务德而安民。(咱们的两位主上都不肯致力于广施恩惠,而打算靠武力征服诸侯,咱们“民”有什么罪过?请您让我撤走,这一来大人会因战胜而扬名,同时也能多施恩惠、稳定咱们“民”。)”,于是他径自把部队带了回去。

一些补充:

如果这位延州来季子仍是吴札(札,季札,公子札,延陵季子),那么,这就是他在《左传》中最后一次出现,他已经九十一岁了。

杜预《注》“冬,楚-子期伐陈”云:“陈即吴故。”

杨伯峻先生注“吴-延州来季子救陈”曰:

杜《注》:“季子,吴王-寿梦少子也。寿梦以襄十二年卒,至今七十七岁。寿梦卒,季子已能让国,年当十五六,至今盖九十余。”此延州来季子未必即季札本人,以近百岁老翁帅师,恐情理所难,或其子孙,仍受延、州来之封,故仍其称乎。本孔《疏》引孙毓说。

“楚”——“荆”——“鄀”推测位置为:东经112.38,北纬31.46(下鄀,钟祥-胡集镇东罗山遗址,鄀郢:庄二十至庄三十,定六年后)。

“陈”推测位置为:东经114.88,北纬33.73(淮阳县城)。

“吴”(杨注:吴,姬姓,周太王之子太伯、仲雍之后。《史记》有《吴世家》。孔《疏》引《谱》云:“至寿梦而称王。寿梦以上世数可知而不纪其年。寿梦元年,鲁成公之六年也。夫差十五年,获麟之岁也。二十三年,鲁哀公之二十二年,而越灭吴。”吴国自称为“工?”(者減钟)、“攻[(又/又/一)攵]”(吴王剑)、“攻吴”(吴王夫差鑑),亦称为“干”,详刘宝楠《愈愚录》卷四《干越》、《墨子?兼爱中》孙诒让《閒诂》及郭沫若《奴隶制时代?吴王寿梦之戈》。亦称禺邗,传世有禺邗王壶,即哀十三年黄池之会后所作。吴自称王,彝器如此。《吴语》又称“吴伯”“吴公”,《春秋》则称“吴子”。吴初国于梅里,据高士奇《地名考略》,今江苏省-无锡县东南三十里之梅李乡,旧称泰伯城者是其地。至诸樊始徙于吴,今之苏州市。),推测位置为:东经120.48,北纬31.25(木渎遗址,春秋晚期大城遗址。阖闾以后)。

“延”——“延陵”(杨注:季子即季札,初封延陵,故《檀弓下》及《史记》屡称之为延陵季子,此称延,省称也。延陵今江苏-常州市。后加封州来,故此称延州来季子。),推测位置为:东经119.92,北纬31.71(延陵,武进淹城,有遗址,四重城三环濠,郭城、外城:椭圆;内城,子城:方;60万平方米;外城:周2500;内城:周1500;子城:500。春秋晚期)。

下面是武进淹城的GoogleEarth卫星影像:

点看全图

“州来”——“蔡”——“下蔡”(杨注:蔡,国名,武王弟蔡叔度之后。此时都上蔡,今河南省-上蔡县西南附近有故蔡国城。故城长一〇四九〇米,略成南北长方形。平侯迁新蔡,今河南-新蔡县。昭侯迁州来,谓之下蔡,今安徽-凤台县。一九五五年五月曾在安徽-寿县发掘蔡侯墓,并出土有蔡侯钟、蔡侯盘及吴王光鑑等遗物(三种)。此地离凤台县极近,故蔡侯葬此。《史记》有《蔡世家》。宣公二十八年入春秋。春秋后二十一年,蔡侯-齊四年灭于楚。然据程恩泽《战国策地名考》及苏时学《爻山笔话》,战国时又复建国于今湖北-巴东县、建始县一带,更至楚宣王八年时,而蔡始亡。#州来,国名。详王夫之《稗疏》及雷学淇《介菴经说》卷七,今安徽-凤台县。吴卓信《汉书地理志补注》谓成七年,吴入州来,至昭四年,然丹城州来以备吴;迭属吴、楚。二十三年鸡父之战,楚师大奔,州来遂为吴所有,封季札于此,为延-州来。#杜《注》:“州来,楚邑。用大师焉曰灭。”王夫之《稗疏》云:“州来书‘入’,又书‘灭’,则其为国无疑。《前汉?地理志》:‘下蔡,故州来国。’”#《汉书?地理志》“汝南郡-新蔡县”,班固自注:“蔡平公自蔡徙此,後二世徙下蔡。”王先谦《补注》引钱坫云“吴迁昭侯于州来,即下蔡也。”又引吴卓信云:“平侯徙此(新蔡),事不见《经》、《传》,惟见杜氏《释例》。”传世器有蔡子匜,杨树达先生谓为蔡平公所制,详《积微居金文说》卷六。#蔡本都上蔡,今河南-上蔡县;后迁都新蔡,今河南-新蔡县;今则入吴,因吴师迁州来,今安徽-凤台县,亦曰下蔡。),推测位置为:东经116.72,北纬32.71(凤台-城关-北古城村。昭十一年蔡灭,昭十三年蔡复封于新蔡,同年州来灭,迭属吴-楚,哀元年蔡因楚围请迁,哀二年蔡迁于下蔡——州来)。

下面是传说孔子所书“十字碑”的图片,碑文为“呜呼有吴延陵季子之墓”,碑在江阴-申港-季子文化公园,碑下方刻有宋代《季子墓碑后记》:“常州,古延陵也,吴季子所封之地。至西汉,为毗陵。又至东晋,为晋陵,宋齐因之隋平陈,废晋陵为常州。唐因之,或曰,晋陵郡自武帝大康二年分曲阿为延陵,至隋徙治丹徒。唐武德三年,徙延陵还治故县,今润州之延陵镇是也。 杜佑谓曲阿延陵季子庙,非古之延陵,古之延陵在今之晋陵县,其说明矣。而孔子所书季子墓碑,岁岁盖淹没。开元中,明皇敕殷仲容募刻之。唐大历十四年,润州剌史萧定重镌石延陵庙中,于是习俗见润州之延陵季子庙,而不知常州实古延陵季子之所封也。崇宁元年,予以罪责是州,因考大史公书历代地志通典图经,得其祥矣。又得其所谓季子墓在晋陵县北十七里,申蒲以西,又曰暨阳乡,而今暨阳乡今之江阴县乃属,令赵士淝访之,得大冢于暨阳门外三十里,申港之侧旁有季子庙,与史记地志通典图经合。于是,表识其墓,谨樵牧耕之禁,又摩募取孔子所书十字刻墓碑上,设像祀之,学中以时率居史士诸生拜焉,所以示邦人,贵有德也。又备论历世废兴与习俗之变,易刊之碑下,使后之君子得以览观焉。宋崇宁二年四月十二日,奉仪郎常州知州朱彦记。”,此图出自《延陵至德季子祠》

点看全图

下面是季札雕像的图片,出自《做农资行业的“季布”》

点看全图

————————————————————

吴札(札,季札,公子札,延陵季子,延州来季子)是著名的贤人,太史公曰:“延陵季子之仁心,慕义无穷,见微而知清浊。呜呼,又何其闳览博物君子也!”(《史记》中华书局1973 五 世家[一] 一四四五 《史记卷三十一吴太伯世家第一》)。而在《左传》中,季子出场的华彩乐章是“观乐”,他对“美哉”、“至矣”的古代乐舞的介绍,使人在千载之下,犹向往之。


通宝推:mezhan,
2018-08-24 04:54:2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