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41:吴札——守节者也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4 阅 561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8-25 06:52:39
4361278 复 435993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33688`18527`686611`正六品上:朝议郎|昭武校尉`2008-04-16 00:13:57`
《左传》人物事略41附:舟师之役1/1 10

《襄二十四年经》:

夏,楚子伐吴。((p 1086)(09240003))(106)

《襄二十四年传》:

夏,楚子为舟师以伐吴,不为军政,无功而还。((p 1090)(09240401))(106)

我的粗译:

在我们襄公二十四年(公元前五四九年,周灵王二十三年,楚康王十一年,吴诸樊十二年),夏天,楚子(楚康王)组建了“舟师”去进攻吴国,但他们军中没有规范的组织管理,结果无功而还。

一些补充:

杜《注》“楚子为舟师以伐吴”云:“舟师,水军。”

杨伯峻先生注“不为军政”曰:

杜《注》:“不设赏罚之差。”然宣十二年《传》云“军政不戒而备”,孔《疏》以军之政教释军政。

桥案:“舟师”之“军政”必然与原有车兵与徒兵有很大不同,这在当时还是新鲜事物,难免出错。

“楚”——“郢”——“为郢”推测位置为:东经112.18,北纬30.42(纪南城。有遗址,长方形城,4500╳3500,1600万平方米。春秋晚期?至战国中晚期:楚——为郢:庄十七至庄十八,庄三十二至僖二十七,僖二十七至文十四,宣八至昭五,昭三十至定六)。

“吴”推测位置为:东经119.62,北纬31.84(葛城遗址,江苏最早西周至春秋城址。阖闾以前)。

《襄二十四年传》:

吴人为楚舟师之役故,召舒鸠人,舒鸠人叛楚。楚子师于荒浦,使沈尹寿与师祁犁让之。舒鸠子敬逆二子,而告无之,且请受盟。二子复命,王欲伐之。薳子曰:“不可。彼告不叛,且请受盟,而又伐之,伐无罪也。姑归息民,以待其卒。卒而不贰,吾又何求?若犹叛我,无辞,有庸。”乃还。((p 1092)(09240901))(106)

我的粗译:

由于楚国发起舟师之役,吴人把舒鸠人找了去,舒鸠人叛离楚国。楚子(楚子-昭,楚康王)带军队开到荒浦,派手下大夫沈尹寿与师祁犁去谴责他们,舒鸠子(舒鸠国君)隆重迎接这两位大人,向他们报告自己并未叛离,还提出可按楚人要求盟誓。两位大人就此回去复命,他们“王”(楚康王,楚子-昭)仍打算下令进攻,但他们令尹薳子(薳子冯,蔿子冯,蔿子)说:“不可。彼告不叛,且请受盟,而又伐之,伐无罪也。姑归息民,以待其卒。卒而不贰,吾又何求?若犹叛我,无辞,有庸。(不能这么干。他们报告说没叛离,还提出可按要求盟誓,要是咱还进攻,那就是进攻无罪的人了。咱还是先回去休养咱“民”,等他们决定。要是他们决定不再反叛,咱还有啥不满的?如果他们仍决定叛离,咱再去进攻,他们无话可说,对咱更有利。)”,于是楚人把部队撤了回去。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吴使沈尹寿与师祁犁让之”曰:

杜《注》:“二子,楚大夫。”《广韵》“师”字《注》谓师祁为复姓,《通志?氏族略》五云师祁以官名为氏。而梁履绳《补释》则疑潘尫字师叔,其后以字为氏,祁犁是其名。然汉有郎中师祁番,亦以师祁为复姓。让,责备。

杨伯峻先生注“无辞,有庸”曰:

彼无辞,我伐之则有功矣。

“舒鸠”(杨注:舒,国名,偃姓。《说文》作“????[舍阝]”。舒,据文十二年《传》孔《疏》引《世本》,有舒庸、舒蓼、舒鸠、舒龙、舒鲍、舒龚六名,恐皆同宗异国,统称之曰群舒,大致宗国在今安徽省-舒城县,而散居于舒城县、庐江县至巢县一带。#舒子-平者,平为舒子之名,春秋于所谓“蛮夷”之君多以“子”称之。宗为国名,宗子者,宗国之君也。宗国之地,杜《注》未言,顾栋高《大事表》谓在今安徽省-舒城县及庐江县东之古龙舒城之间,虽无确证,群舒之地固在今安徽省-舒城以及庐江县、巢县一带,宗国当亦在其间。#据顾栋高《大事表》,今安徽省-舒城县为古舒城,庐江县东百二十里,有古龙舒城,舒蓼约略在此两城间。#舒鸠,楚属国,今安徽-舒城县。方以智《通雅》卷十四谓在巢县,不确。#舒鸠于襄二十四年叛楚,二十五年楚灭之。今安徽-舒城县即其地,在桐北。),推测位置为:东经116.94,北纬31.46(舒城县)。

“荒浦”(杨注:荒浦,舒鸠地。《方舆纪要》谓黄陂河在舒城县东南十五里,周八里许。黄陂即荒浦之音转。),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6.95,北纬31.4(舒城东南,桐城北)。

下面是楚-屈建帅师灭舒鸠一些相关地点天地图地形图标注:

点看全图

《襄二十五年经》:

楚-屈建帅师灭舒鸠。((p 1095)(09250008))(106)

《襄二十五年传》:

楚-薳子冯卒,屈建为令尹。屈荡为莫敖。舒鸠人卒叛楚。令尹子木伐之,及离城。吴人救之,子木遽以右师先,子彊、息桓、子捷、子骈、子盂帅左师以退。吴人居其间七日。子彊曰:“久将垫隘,隘乃禽也。不如速战。请以其私卒诱之,简师,陈以待我。我克则进,奔则亦视之,乃可以免。不然,必为吴禽。”从之。五人以其私卒先击吴师。吴师奔,登山以望,见楚师不继,复逐之,傅诸其军。简师会之,吴师大败。遂围舒鸠,舒鸠溃。八月,楚灭舒鸠。((p 1103)(09250801))(106)

楚子以灭舒鸠赏子木。辞曰:“先大夫蒍子之功也。”以与蒍掩。((p 1108)(09251301))(106)

我的粗译:

下一年,我们襄公二十五年(公元前五四八年,周灵王二十四年,楚康王十二年,吴诸樊十三年),楚国原来的令尹蒍子冯(薳子)去世,由屈建(子木)为新令尹,屈荡为莫敖。于是舒鸠人公开叛离楚国。楚国新令尹子木(屈建)率兵去进攻,到达“离城”。吴人前去救援。

子木突然自己指挥右师先行,而让手下五位将领子彊、息桓、子捷、子骈、子盂领着左师后撤,就将吴人卡在了两支部队中间,到第七日,子彊对其他四位将领说:“久将垫隘,隘乃禽也。不如速战。请以其私卒诱之,简师,陈以待我。我克则进,奔则亦视之,乃可以免。不然,必为吴禽。(这样时间太长士兵身体会被拖垮,身体垮了就容易被干掉,不如赶紧开战。请让我指挥咱私家部队前去引诱他们,你们挑选出精锐,列好阵等着我来。我成功把他们引来你们就杀上去,我要是很狼狈就赶紧救我。这么干我们才能逃脱。要不然,肯定被吴人干掉。)”,那些将领接受了他的建议。

到那天,这五人一起指挥自己私家部队先去进攻吴军,吴军已经开始逃跑,但登山一瞧,发现楚军没多少人,又反过来驱赶楚军,一直追到楚军阵前,遭到五人的私家部队会合楚军精锐反击,吴军大败。楚军进而包围舒鸠,舒鸠人纷纷逃跑,于是到这年八月,楚人就攻灭了舒鸠。

楚子(楚子-昭,楚康王)要为攻灭舒鸠赏赐子木。子木推辞说:“先大夫蒍子(薳子,蒍子冯)之功也。(这都是先大夫蒍子的功劳。)”,于是把赏赐给了蒍子的儿子蒍掩。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屈建为令尹”曰:

屈建,据下文,知字子木。此重丘盟以前事,赵武所认识了解之令尹即此人。

《襄二十五年传》:

赵文子(赵武)为政,令薄诸侯之币,而重其礼。穆叔见之,谓穆叔曰:“自今以往,兵其少弭矣!齐-崔、庆新得政,将求善于诸侯。武也知楚令尹。若敬行其礼,道之以文辞,以靖诸侯,兵可以弭。”((p 1103)(09250701))(094)。

杜预《注》“屈荡为莫敖”云:“代屈建。宣十二年(前五九七,距此前五四八年四十九年)邲之役,楚有屈荡,为左广之右。《世本》:‘屈荡,屈建之祖父。’今此屈荡与之同姓名。”

杨伯峻先生注“子木遽以右师先”曰:

遽,急也。杜《注》:“先至舒鸠。”

杨伯峻先生注“久将垫隘”曰:

垫隘犹羸弱,详成六年《传?注》。

杨伯峻先生注《成六年传》“易覯则民愁,民愁则垫隘”云:

《左传》凡三用“垫隘”一词,均可解为羸弱。其他为襄九年“辛苦垫隘”与二十五年“久将垫隘”。杜《注》于三处解释不同,不确。((p 0827)(08060501))(074)。

杨伯峻先生注《襄九年传》“夫妇辛苦垫隘”云:

垫隘犹委顿,羸弱之极也。又见成六年《传》。((p 0968)(09090503))(089)。

杨伯峻先生注“隘乃禽也”曰:

士卒久居敌区,面临敌人,身将孱弱,势必被擒。隘即垫隘。

杜预《注》“八月,楚灭舒鸠”云:“五子既败吴师,遂前及子木,共围灭舒鸠。”

杜预《注》“以与蒍掩”云:“往年楚子将伐舒鸠,蒍子冯请退师以须其叛,楚子从之,卒获舒鸠。故子木辞赏,以与其子。”

“离城”(杨注:杜《注》,“离城,舒鸠城”,则当在今舒城县之西,为楚军至舒鸠所经之邑。洪亮吉《诂》谓即钟离,不知钟离在今安徽-凤阳县东北二十里,远在舒城东北,楚伐舒鸠,断不至行军至此。),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6.8,北纬31.5(舒城西)。

《襄二十五年经》:

十有二月,吴子-遏伐楚,门于巢,卒。((p 1095)(09250010))(106)

《襄二十五年传》:

十二月,吴子-诸樊伐楚,以报舟师之役。门于巢。巢-牛臣曰:“吴王勇而轻,若启之,将亲门。我获射之,必殪。是君也死,疆其少安!”从之。吴子门焉,牛臣隐于短墙以射之,卒。((p 1108)(09251201))(106)

我的粗译:

这年十二月,吴子-诸樊(吴子-遏)带兵进攻楚国,以此报复上次楚国的舟师之役。吴军攻打“巢”的城门时,“巢”那里的牛臣向守将建议:“吴王(诸樊,吴子-遏)勇而轻,若启之,将亲门。我获射之,必殪。是君也死,疆其少安!(这位吴王虽然厉害,但也浮躁,我们把门打开,他就会亲自来攻门。要让我有机会用箭射他,肯定能射死他。他们这位主上死了,我们边境上就能安静几天。)”,守将接受他的建议,当吴子(诸樊,吴子-遏)来攻门时,让牛臣躲在一堵短墙后面用箭射他,射死了他。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若启之”曰:

启谓开城门,与隐元年《传》“夫人将启之”之启同义。

杨伯峻先生注“牛臣隐于短墙以射之,”曰:

短墙即二十三年《传》“踰隐”之隐。

杨伯峻先生注“卒”曰:

《吴越春秋》谓诸樊欲传位季札,仰天求死云云,不足信。

“巢”(杨注:《书序》云:“巢伯来朝,芮伯作《旅巢命》。”则巢为殷商旧国。一九七七年四月于陕西-周原遗址所发现周初卜辞,其一一〇号卜甲云“征巢”,可为实证。《水经?沔水注》谓“巢,群舒国也”,则为偃姓。今安徽省-巢县东北五里有居巢故城址,当即古巢国。高士奇《地名考略》云:“成七年,吴始伐楚伐巢;十七年,舒庸道吴人围巢;襄二十五年,吴子伐楚,门于巢;昭四年,薳启疆城巢;五年,楚使沈尹射待命于巢;二十四年,吴灭巢。二十五年,楚使熊相禖郭巢,盖巢已亡,楚欲据其地也。《史记》,吴-公子光六年大败楚军于豫章,取楚之居巢而还,自是巢入于吴矣。”),推测位置为:东经117.69,北纬31.66(巢湖市,唐咀遗址)。

————————————————————

楚国扩张,终于接触到了另一个南方水乡大国吴国,于是《左传》中第一次提到了“舟师”。但也因为是第一次吧,不成熟,所以对这种新型军队的组织还不清楚。以后楚国又多次派出“舟师”与吴国作战,后来吴国甚至派出“舟师”跨海作战,进步的痕迹是明显的。另外,此时是楚攻吴守,后来竟变成了吴攻楚守,演变的痕迹也是明显的。只是吴国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惜哉。

还有,我感觉,楚对吴战争的轴线一直是沿淮河东进再经巢湖南下长江这一线,进入巢湖才有了组织“舟师”的迫切需要(见上图),不可不察。


  • 本帖 4 回复
通宝推:楚庄王,mezhan,
2018-08-25 06:52:3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