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格鱼(一) -- 流江河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 阅 396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8-25 15:30:31
4361344 复 4361317
流江河
流江河`64341`http://picture.ccthere.com/0,1011/64341_02201711.jpg`70`1393`699`10942`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10-10-10 16:51:39`
【原创】格鱼(三) 13

(2018.8.25注:原来发于微信朋友圈。)

点看全图

格鱼(三)

2018.8.14

前段时间,微信期刊《朋友圈》曾连载我两篇格鱼的研究文章(注一),朋友问这两周怎么没有晒鱼。因为最近天气不好,不宜晒鱼,只宜冷藏。过去几个月,常常周六上山格鱼,周复一周,偶有所得(注二),却不值一哂(晒)。其实每次经历都差不多,没有新鲜东西可以炫耀。当然,这些都是表面原因。主要原因是在《朋友圈》上发表文章,跟西西河发表文章一样,没有稿费,评职称又用不上(注三)。而最根本的原因却是用不惯微信。

首先,微信的主要功能局限于手机。用惯了电脑,总觉得手机屏幕太小,打字也不方便。而电脑版微信也不能直接登录,必须先要用手机扫描二维码,然后进一步在手机上确认。《朋友圈》文章也只限于手机上流通,没有任何数据库收录,没有影响因子。

其次,微信文章篇幅有限且不能修改。我有篇习作,曾得四夕羊羽(注四)在天涯期刊《闲闲书话》(注五)上发表长篇评论(四夕羊羽,2005;注六)。我的那篇习作,也只得肢解成八部才能在《朋友圈》上发表(注七)。正式刊布后发现白璧微瑕,却也无从订正了。即如本文,有十余条可有可无的脚注,多为检自荒村野史的无稽之谈,限于篇幅,也是另文发表。为避免误会,以为故意一文拆分多发,特此说明。

再次,《朋友圈》对投稿有个古怪的规定,要求文章必须图文并茂,没有图片则不能发表。在这篇文章后面,我也只好贴上两张照片占位。图一是在山上格鱼时所拍,图二为一家人摄于宾大荷花步行街《爱》之雕塑前,右边那位便是浑家,实质上是我家里的领导(注八)。荷花街无荷,领导解为心中有莲,莲由心生。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微信对注意力的干扰,比其前身QQ聊天工具,至少超出一个数量级。

十多年前在规划院工作时,业内口耳相传有一条经验:“好男不娶建筑女,好女不嫁规划男。”刚工作时,我对此不屑一顾,后来才慢慢体会到它的威力。记得每次约会,对方听说我在规划院工作,就争先为我买单,临别时非常客气地对我说再见——其实每次都是永别。后来也曾鼓起勇气跟建筑女约会,但彼此都自负为好男好女,终究未能修成正果。为了早日告别单身,我只得匆匆逃离了规划院。

后来回想规划岁月,才明白其中原委。规划院有两个常态:单身和加班。规划工作是技术也是艺术,灵感常常随着甲方敲定几经修改的最后截止日期而出现(注九)。上班时间,很多人同时挂着腾讯QQ和公司内部QQ,有的人甚至开着多个账号,办公室隔间里QQ之声不绝于耳。也有些个别同事,上班就是到公司应个卯,男生看看足球和股票,女生网购之余看看康熙来了。所以总体感觉,白天的效率并不高,晚上加班成了习惯。我也是在那时炼成拖拉机老手的。出国后,果断地放弃了QQ,后来谷歌环聊、脸书等社交平台出来后,我也一概回避。

两年前经不住朋友们的一再鼓动而开通了微信,一试之下,立刻意识到它的厉害。作为轻度强迫症患者,看到小红点,总是禁不住要点进去。经过多次卸载重装后,去年那部年老的安卓手机(注十),再也装不了微信,生活从此安静了一年多。

大概两周前,为了方便父母联系,又重新安装了微信。同时为了尽可能减少小红点出现的次数,我也屏蔽了查看他人朋友圈的功能,关闭了新信息通知(父母只会视频,不会打字)。

对于微信,我不是简单地挑刺,自己其实是另有计划的,先公布在这里,供有志之徒(注十一)参考。如果你终于实现了下面的想法,给我在末尾留个通讯作者的位置即可。我的计划就是,健康工作二十一年后,注册一家国讯的公司,开发一款名为宏信的通用社交平台,在各主流系统、终端上具有统一完备的功能:可以发表任何形式的文章,可以无限次修改,作者可以决定是否关闭评论、点赞、打赏、转载功能。

2018年8月14日草于故都居不易之城(注十二、注十三)。

注释

(本文十余条可有可无的脚注,多为检自荒村野史的无稽之谈,列在这里,略作饭后谈资。)

一、特为模仿阳明格竹的附庸风雅之作,但侧重点有别。阳明格竹,专于形而上的哲思;我格鱼入腹,兼顾形而下的功用。最根本的区别是鱼有机会积极参与其中,成为我生命有机体的一部分。

二、我在现实生活中是个寡言无趣之人,又是拖拉机老手,虽不至 “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但文章写起来确实非常辛苦。

三、《朋友圈》文章没有经过同行审议,蛮夷更不懂上国语言。寄居海外,乞食番邦,不得不移风就俗。此间规矩,职称评定唯英文和影响因子是论,汉语虽美而不足用。

四、四夕羊羽为我国著名学者、作家兼评论家,向以文风严谨著称。

五、《闲闲书话》为天涯出版集团嫡系核心期刊,服务天涯宗旨:刁难打压年轻学者,扰乱学术生态,收取高额版面费和订阅费以榨取巨额利润。由于影响因子冠于群刊,更有土豪为装点门面而出重金奖励作者,所以坊间趋之若鹜,较之其他庶出子刊尤甚。

六、四夕羊羽虽为同门至交好友,我那篇习作也曾惠赠他拜读,但他那篇评论我事先并不知情,所以并不是坊间流行的捧场之作。因为他的评论,我的一部习作竟为街坊竞相追捧,一时洛阳纸贵。此足见“唯影响因子”、“唯名家”之陋习,已有积重难返之势。

七、大家应该知道是哪一篇,这里就不点名了,以免有自引之嫌。

八、在本文提交领导审阅时,图二没有通过,所以这里只能开天窗了。

九、其实不止规划设计,科学研究也是如此。咪唎坚合众国自然科学基金会某热门分支,因每年申请人太多,评审人不堪重负。项目主任别出心裁,不再设项目申请截止日期。在常年都可以申请的情况下,申请书提交数量骤减。

十、有读者想送我一部苹果手机被我婉拒,只为用不惯苹果产品:设计上过分追求极简而走火入魔。前段时间,经领导批准,已经换了新的安卓手机。

十一、此徒乃徒弟之徒,非剽窃之徒,亦不可解作徒劳之徒。

十二、此即咪唎坚合众国之费城,虽不是白居易之长安,却与白氏有莫大渊源。相传白居易作诗,力求老妪能解,白诗明白晓畅而意蕴深远,在唐朝周边诸国都广为流传,其中尤以倭国为盛:上至皇室宫娥,文武大臣,下至贩夫走卒、引车卖浆之属,无不以能背诵白诗为荣。马可波罗东游,在元大都时也曾习得白诗若干,其中就包括“离离原上草”一诗及白居不易之典故。后来此诗经马氏传入欧罗巴,越过[口英]咭唎海峡,风行一时,即房地产新贵如魏连笔之流也能背诵。后来,魏连笔在北美开发房地产,将自己新建的第一座城市命名为费城,取白居不易之意(东施效颦以此为甚),冀图暴发一笔,亦望连连获利,是为魏连笔也(为连笔,为了练连暴发几笔)。为了掩盖此意图,同时迎合买家崇尚欧陆风的心理,另取希腊“友爱”之意为城别名菲拉德尔斐亚,部分房地产商贪婪精明之本性或可朔源于此。

十三、记得某年月日在街边小报上看到一则新闻:据大韩民国著名历史学家考证,白居易为高丽人,白居不易之都实为汉城,取白氏辛勤改诗,挥汗如雨之意(汗通汉)。我曾以此咨询韩国同学、同事,他们都说,白诗在韩国确实很流行,但历史教科书上明确记载,白居易为大唐人氏。至于韩国历史学家考证白氏国籍一事,他们从所未闻。想来又是一件小报娱记捏造故事以污友邦的假新闻了 。

参考文献

四夕羊羽,2005, 《童年那些和水的故事》阅读手记, 《闲闲书话》,7(6):1-6,网址:标题http://bbs.tianya.cn/post-books-63146-1.shtml(访问时间,2018年8月14日)


通宝推:李根,桥上,
2018-08-25 15:30:3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