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格鱼(一) -- 流江河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 阅 334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8-25 15:45:01
4361348 复 4361317
流江河
流江河`64341`http://picture.ccthere.com/0,1011/64341_02201711.jpg`70`1393`699`10942`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10-10-10 16:51:39`
【原创】格鱼(篇外一):风气 11

(2018.8.25注:2015.8.16发于微信朋友圈。)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昨天在城里吃晚饭,路边停车后,拍了张停车票的照片(图一),并提前五分钟定了闹钟。吃完饭一看还有半个小时,就顺便在旁边的理发店给幺女儿剪个脑壳。这两天她吵说太热,又说扎辫子太痛,其实是想剪个领导那样的短发(参见《格鱼》(三)图二)。

闹钟响后,女儿头发刚好理完,正在洗头。我先从理发店出来,远远看见一人守护在车前,暗叫不好,昨天错怪魏连笔了。魏氏早年靠奴隶贸易发家(魏氏有一英文名字,即图二中的William Penn),但后来开发新城,于民风熏陶确实下了功夫:菲拉德尔斐亚确系友爱之城,连停车都有城管看护。《城市宝鉴101》 第37条:宁可多走几步路,也要停车入库;路边停车无人看护,两旁后视镜常被超度。这几天在费城所见,路边车辆后视镜个个完好,原来有耐城管的细心照顾。

见有人看护,我想反正还有几分钟,正好饭后消消食,于是缓步而前。离车还有五米远时,发现城管在把玩一砖头模样的东西,疑似三十年前的大哥大。心想这位仁兄比我还节俭,我一部诺基亚3310也只用了六年而已,于是对他颇有些惺惺相惜起来。

遥想当年读大学时,家境贫寒,舍友多有照顾。

当时同室六人中三位四川人,但是室友平自幼在川外长大,只有我和室友鸣有常年都睡竹席的习惯。室友鸣系铁路子弟,身强力壮,有雅号曰肥鸣,好像冬天还洗冷水澡,所以睡凉席丝毫不觉冷。睡我上铺的兄弟皓,陕北汉子,心宽体胖,雅号最多,如今只记得常用的有肉皓、肥脸两种。冬天睡觉时,我隔着床都能感受到他身上辐射过来的热量,所以也不觉得冷。

我一年四季一身中山装,里面罩着妈妈打的毛衣。有年冬天特别冷,从系里领了件军大衣,穿着上课,特别暖和。室友伟见我军大衣穿在身上不太方便,便送外套给我,室友平又送我裤子。古有战友同袍,今有同学同衣。

我刚到北京时,一口川东普通话,同学曾以为是某小语种外语。后来见我英语听力有困难,五位兄弟凑钱给我买了部随身听。这部随身听一路帮我通过了英语四六级和托福考试。在美国的时候,因不听上届师兄劝告,选了一门印度裔教授的课,那部随身听用来上课录音,也帮了我的大忙。2014年春天从自行车上摔下来,右手手腕轻度骨折。时逢换工作搬家,时间紧迫,我因手腕受伤使不上力,打包一切事物全靠领导负责,我则忙于处理工作交接事宜。到了新地方清点物品,才发现不见了那部随身听。

2001年夏天大学毕业,同学平送我一部诺基亚3310。那部手机上有我特别喜欢的史努比字符图案,约会时常用来讨女友欢心。2007年出国前,我把手机留给老家的父母使用。有次父母去赶集,回来发现门锁被撬,那部手机也不知所踪。父母知道此手机乃同学所送,也非常替我惋惜。当时慨叹民风不古,现在想来,或许是因为没有如费城一般,以“友爱”之心立村。

我到了车前,打开车门,离车费过期还有一分钟。城管见车主已到,径向下一辆车走去。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李根,
最后于2018-08-25 19:55:33改,共1次;
2018-08-25 15:45:0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