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 -- 陈郢客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67 阅 152999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9-01 06:07:17
4362713 复 4361309
wage
wage`19697`/bbsIMG/face/0000.gif`70`13957`14503`162808`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07-10-01 00:40:50`
66年4月主席在文革前再次引用了“刘项原来不读书” 21

这段话对于理解主席对于知识分子与人民,知识与实践,革命与文革关系都很有价值,提供到河里大家看看。

对《在京艺术院校试行半工(农)半读》一文的批语

一切学校和学科(小学、中学、大学、军事学校、医学院校、文艺院校以及其他学校例如党校、新闻学校、外语学校、外交学校等等,学科包(括)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及二者的常识)都应当这样办。分步骤地有准备地一律下楼出院,到工厂去,到农村去,同工人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学工学农,读书。工读比例最好一半对一半,最多是四比六。因此读书的部分要大减。书是要读的,但读多了是害死人的。师生一律平等,放下架子,教学相长。随时总结经验,纠正错误。许多无用的书,只应束之高阁。就像过去废止读五经四书,读二十四史,读诸子百家,读无穷的文集和选集一样,革命反而胜利了。譬如共产党人和我们的军事干部,一字不识和稍识几字的占了百分之九十几,而多识一些字的,例如读过三几年中学,进过黄埔军校、云南讲武堂、苏联军事院校的,只有极少数,大学毕业生几乎一个也没有。所以有人说,共产党“无学有术”,而他则是“有学无术”。这话从形式上看来是有些对的。但从实质上看,则是完(全)错误。共产党人曾经进过二十几年的军事大学和革命大学(即二十几年的战争与革命),而那些大学教授和大学生们只会啃书本(这是一项比较最容易的工作),他们一不会打仗,二不会革命,三不会做工,四不会耕田。他们的知识贫乏得很,讲起这些来,一窍不通。他们中的很多人确有一项学问,就是反共反人民反革命,至今还是如此。他们也有“术”,就是反革命的方法。所以我常说,知识分子和工农分子比较起来是最没有学问的人。他们不自惭形秽,整天从书本到书本,从概念到概念。如此下去,除了干反革命,搞资产阶级复辟,培养修正主义分子以外,其他一样也不会。一些从事过一二次四清运动,从工人农民那里取了经回来的人,他们自愧不如,有了革命干劲,这就好了。唐人诗云:“竹帛烟销帝业虚,山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烬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有同志说:“学问少的打倒学问多的,年纪小的打倒年纪大的”,这是古今一条规律。经、史、子、集成了汗牛充栋,浩如烟海的状况,就宣告它自己的灭亡,只有几十万分之一的人还去理它,其他的人根本不知道有那回事,这是一大解放,不胜谢天谢地之至。因此学校一律要搬到工厂和农村去,一律实行半工半读,当然要分步骤,要分批分期,但是一定要去,不去就解散这类学校,以免贻患无穷。

关于“无学有术”与“有学无术”的对比,历史上还有段典故也可以看出很多东西。清末四大能臣,时人评价是“岑春煊不学无术,袁世凯有术无学,张之洞有学无术,端方有学有术”。他们的历史结局大家都能看到了:端方号称有学有术,结果是为官时功业最少,临危受命四川总督面对保路运动举止失措,最后身首异处。张之洞有学无术,湖广总督实绩上汉阳铁厂和湖北新军也算差强人意,立言上成就其实也高于端方,此人去世早运气较好,没有接受满清灭亡的考验,不过猜想以其能力水平,面对大势也无能为力,无非是退隐或者殉葬两个结局罢了。岑春煊说是不学无术,但是在戊戌变法、庚子之乱、预备立宪乃至满清灭亡等大事件中都是潮头人物而能保全自身,二次革命和护国护法中甚至成为领袖人物-虽然更多是名义上的,也能看出其水平。特别有趣的是原先预定的要去平定保路运动的四川总督正是他,可是他看到军队和后勤不满足条件解决不去,这就比后来不做准备就去背锅的端方高明许多了。至于有术无学袁世凯,现在已经公认是在满清到民国转折乃至革命中有重要作用的了。如果不是逆历史潮流称帝,有想法,有手段的袁世凯评价会高许多。

由此看来,至少在风云激荡的大变局时代,踏实做事,实践出真知的“有术”比死抱书本,故作清高的“有学”要有价值得多,不论对于个人还是历史大局都是如此。由此理解主席对傅斯年那个表面自谦骨子里暗含讽刺的比喻,实在回复的非常得体巧妙啊F


通宝推:袁大头,桥上,
2018-09-01 06: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