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人艰不拆讲笑话之四 -- 骨头龙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585 阅 35081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9-03 03:35:41
4363163 复 4362408
骨头龙
骨头龙`1940`http://img1.gamersky.com/image2015/01/20150115hjf_3/image013.gif`70`5965`84656`627434`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04-01-05 13:21:40`
身体力行做实验 163

当年在悉尼修“新闻分析”这门课的时候,教授是个五六十岁的白左老头。

这老头相当不喜欢中国。某些大家心知肚明耳熟能详的事情他自然是隔三差五提一提。然后就会借此提到我国政府的社会管制过于严苛,为了追求稳定不择手段。

“一个开明的政府,应该能让他们的国民有追求娱乐的权利。没有过度成瘾性的软性毒品比如大麻不应该被管制。大麻和电子游戏没有什么差别,就是人们选择用来暂时离开现实生活的一种方式而已。”

我跟他解释了中国政府的一些为难之处,比如大麻容易让人放松对成瘾性毒品的警惕什么的。

但是他说:

“中国政府管制下的新闻媒体,成为了政府的宣传喉舌,过度渲染了大麻的危害性。我年轻的时候也尝试过大麻,在座的各位你们可能也有不少尝试过。我可以在这里大方的说,上个月我在我儿子背包里也发现了一些,他很害怕我责罚他,但我告诉他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只要注意克制自己就行。”

“我相信我儿子的控制力,我希望中国政府也可以如此相信他的人民。”

这句话说完之后,当时坐着几十号人的教室里响起了经久不衰的掌声,一度我自己都怀疑大麻成瘾性是不是没有这么强。

转眼一学期过去了,不巧下一学期我又选了他的课。然而这个平日连发烧都坚持来上课的老头子却连请了两周的假。

第三周他来了,面容憔悴。

一进教室,他看到我一如既往地坐在第一排,就对我点了点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人到齐之后,他说:“你们中不少人上学期也上了我的课,可能还记得我提到的毒品管制的问题。而你们中的一些人现在可能也知道了,我儿子,不久前在街头交易毒品被抓了。他和我承认,在习惯了大麻之后不久就又尝试了一些真正的药剂。他可能会被送到强制戒毒所。”

“我曾经质疑过中国政府对大麻的管制力度过大,是有辱人权的做法,但现在看来其实并不是毫无意义的。我也希望,你们能控制你们自己,不要毁了你们的未来。”


  • 本帖 4 回复
通宝推:混沌之源,沧溟之水,朴石,jdrlgd,红军迷,拿不准,wage,农民家的狗,唐家山,山海马甲,李根,繁华事散,知其何休,
2018-09-03 03:35:4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