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标

主题:【原创】异域流芳——跋扈大将军的崛起 -- 京华烟云AMIP

复 3 阅 1901 2018-09-13 22:37:58群/版:大河奔流 导读
2018-09-13 22:37:58
主题:4365480
京华烟云AMIP
京华烟云AMIP`77024`https://blufiles.storage.live.com/y1pO2PknetLZUvudBM5tiXN2eT744UtgmL2kOoAdWaNiq0JbtoQmQWqPVswZYK7Xwg3nJYVTkSdBpQ/%E4%BA%AC%E5%8D%8E%E7%83%9F%E4%BA%91.jpg?psid=1`70`1706`31454`398124`从一品:开府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2011-09-23 02:52:14`
【原创】异域流芳——跋扈大将军的崛起 102

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新疆的准噶尔汗国突袭拉萨,统治西藏七十余年的和硕特汗国灭亡。和硕特的宗主清帝国出师讨伐,一支七千人的远征军迅速组建并开赴西藏,但令人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在藏北的喀喇乌苏全军覆没,多名一二品大员死于非命。康熙皇帝大怒,下令全国总动员,任命皇十四子胤祯为总司令抚远大将军,以“大将军王”的名号,领兵出征。

帝国各路人马陆续向前线集结,复仇的大军整装待发。进藏清军分为两路,大将军王亲率主力从青海方向挺进,而在更靠近西藏的四川方向,史书写道,康熙任命噶尔弼为定西将军,率川、滇满汉官兵自打箭炉也就是现在四川甘孜州的康定进藏。

但许多人不知道的是,皇帝预先安排的这支部队主将以及定西将军头衔的拥有者,本来并不是官位仅为镶红旗护军统领的噶尔弼,而是噶尔弼的顶头上司、四川总督年羹尧。

这位表字亮工的新锐大员生于康熙年十八年(1679年),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中进士,随后一路高升,十年便当上了四川巡抚,当时还不满三十岁。因此,年羹尧对于老皇帝的知遇之恩十分感激,多次表达要“竭力图报”的心愿,这样的表态当然让康熙很是舒服。

在给康熙的奏章里,年羹尧说自己是“三世受恩”,也就是连续三代得到皇帝的照顾。原来,年家明末清初居住在辽东重镇广宁,属于早期被满洲征服奴役的那批汉人,是八旗汉军的包衣。清军入关后,年家也随同进京继续侍候主子,直到顺治时年羹尧的祖父年仲隆高中进士,才算脱离奴籍,编入八旗汉军的镶白旗佐领,从此跻身官僚队伍的一员。从有限的资料来看,年仲隆最高大概做到了州府一级的长官,官运远不如子孙亨通。

与后来飞扬跋扈的年大将军不同,年羹尧的父亲年遐龄为人极其低调,属于埋头干活不怎么声张的老实人,虽然没有老爸学历高(他没中过进士,而是笔帖式即满洲亲贵的秘书出身),但活干得保质保量极为靠谱,深得上级欣赏。到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年遐龄已做到湖广巡抚的高位,相当于今天湖南加湖北两省的一把手。就在儿子年羹尧中进士一年后代的1701年,他又署理湖广总督。

既是汉族,又是旗人,而且还挺能干,这样的跨界人才当时非常稀缺,自然会受皇帝重视。被视为满汉粘合剂的他得到康熙刻意笼络,1709年,皇帝亲自指婚,将年遐龄的女儿嫁给刚刚册封为雍亲王的四皇子胤禛做侧福晋(即后来的敦肃皇贵妃)。第二年,四爷的舅哥年羹尧便由内阁学士外调四川巡抚,二者虽然品级差别不大,但内阁在满清没啥大权,只是办事机构而非决策机构,巡抚却是实打实的封疆大吏,小年实际是升官了。

对于年羹尧的能力,高阳曾嗤之以鼻:“细细考查,此人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才具;否则亦不至于连世宗那些令人肉麻的迷汤都分辨不出来,被灌得如中酒一般,沉醉不醒,自速其死。因此,在康熙年间,所受天语褒赞,无非雍亲王故意替他说好话的结果。”

不过,尽管妹妹是雍亲王胤禛即后来雍正皇帝的侧福晋,但没有证据表明这种姻亲关系在年羹尧的升迁中起了多大作用,从相关史料来看,他更像是凭自己本事干上来的,此人不仅做事井井有条,在地方频频兴利除弊,而且据说为官也相当清廉,皇帝对他相当满意。

康熙朝的年羹尧,还不是雍正朝的那位跋扈大将军,他工作兢兢业业一丝不苟,而且对老皇帝则表现得感恩戴德极其崇拜。由于出身旗人,他有那些汉族进士同僚们所不具备的语言优势,保存至今的年羹尧奏章里,相当一部分都是满文写的。再加上康熙喜欢臣下给自己上密折,相当于不在大群里公开发言,而是和主子单独开小窗口私聊,年羹尧语文又好,满汉通吃,这无疑更拉近了君臣关系。

起码从明面上来说,那个皇子妹夫给年羹尧带来的最大好处,不过是让年家的户口由下五旗里的镶白旗汉军,上调到了皇帝直接管辖的上三旗镶黄旗汉军,这就是所谓的“抬旗”,算是皇家赐予的一种特别恩典。

八旗是古老的贵族共和制遗存,多个军民合一的基层组织牛录编为一个旗,皇帝亲掌上三旗,宗室王公则分任下五旗的旗主。这种组织结构在帝国初创期展示了极强的生命力和灵活性,但随着时间发展,它渐渐与皇帝加强集权的目标背道而驰,因此旗主势力不断受到削弱。到了康熙,为了进一步加强控制,皇帝经常把皇子的旗籍调整到下五旗,表面上看似乎地位下降,但他们每人入旗都分到一定牛录或称佐领(如亲王按例领十二佐领),而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牛录都要从旗内划拨,实际起了分权掺沙子作用。

胤禛便是镶白旗的小旗主(旗内管辖若干牛录的领主)之一。虽然镶白旗的大旗主是肃亲王,即皇太极长子豪格的后裔,不过,大旗主们名义虽尊,可都是远房宗室,怎么敢得罪皇子,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步步架空。

之前,年羹尧的户口在镶白旗汉军,叫胤禛“主子”似乎也说得过去,但他早就脱离了奴籍,肯定不是某些小说或影视剧所说的包衣。年家只是普通的“外八旗”人,虽然与旗主有君臣之分,并要承担旗主的差役,但却并不是旗主的奴隶,旗主对他们也没有人身处置权。

准噶尔入侵西藏后,四川提督即省军区司令奉命亲自讨伐,可刚出发没多远,军队里思乡的少数民族士兵们就发生了哗变,坚决不去那个又远又险恶的地方,大军不得不灰溜溜开了回来。得知消息后,省委书记年羹尧巡抚赶紧安抚,以免生出更大事端,同时密奏皇帝,说此人“失兵心,不可用”,要求亲自上前线指挥调度。

提督品级尚在巡抚之上,而按照清朝惯例,已掌握一省政务的巡抚不能再干涉统兵权,因此康熙没有答应这个请求,而是将提督免职,另派人前去代替,但皇帝对小年的表现无疑甚是欣赏,“嘉其实心任事”。

此后,年的一系列措施更是可圈可点,他让一名护军统领进驻川藏重镇里塘,以防准噶尔人得寸进尺;同时加强战争准备,增设了打箭炉至里塘的驿站;为了防范准军进攻四川,他又申请增加本省驻军。对这些举措,康熙统统批准招办。

大概是感觉年羹尧办事确实得力,只管民事确实无法发挥他的能力,另一方面,西藏的战争也确实越来越逼近四川,皇帝终于下令,对其“特授四川总督,兼管巡抚事”,而总督是有军队指挥权的。就这样,年巡抚摇身一变成了年总督,尽管地盘还那么样,但由于军政统抓,权力却大了不少。

而年羹尧也确实没有辜负老皇帝的期待。清朝远征军覆灭后,准噶尔人挟战胜之威向各地藏区派出宣传队,大肆声张自己的军事胜利,使得原本效忠清廷的康区土司们纷纷转向,其中就包括川藏交界的巴塘、理塘等地。面对严峻形势,这位新任四川总督当机立断,马上奏请皇帝派兵镇压,当时还是中级军官的岳钟琪随即突袭理塘,斩杀了不服管的土司,巴塘等地闻讯“大惧”,土官们纷纷跑来归顺。

武力平定理塘和巴塘后,年羹尧又采取了怀柔政策,派出使者对周边地区展开一系列招降活动。为了表示朝廷的诚意,年羹尧下令清军回师,于是心中正惴惴不安的“诸番目皆顺命”,也就是说,这些藏族地方首领纷纷向朝廷表示效忠。至此,出康定的清军基本达成了稳定川藏交界地区的预期目标。

随着战争阴云的日益逼近,十四阿哥胤祯顶着大将军王的名号正式挂帅出征,而康熙也终于决定,派自己一向欣赏的年羹尧由四川带兵进藏开辟第二战场,以配合大将军王率领的清军主力的行动。皇帝于是初步拍板,打算授予年羹尧定西将军的头衔以便统兵,并特意派人咨询年的意见,问谁合适代替他担任四川总督之职。

没成想,一向行事果断的年羹尧却突然谨慎起来,答复皇帝“一时不得其人”,就是说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合适的替代者。因为自己实在抽不开身,他随即建议皇帝,不如将定西将军的大印转授给自己的部下噶尔弼,由后者率川军出征。康熙皇帝采纳了年的建议,于是噶尔弼便幸运地成为了定西将军。

此前,噶尔弼是朝廷派到四川来协防的镶红旗护军统领,这虽然是一个正二品的官职,但职权只大致相当于现代的师长,现在他突然升为一方统帅,心中自然对年羹尧充满感激,更何况,年是以自己的“身家”向皇帝作保,力荐噶尔弼堪当大任。

后人对这一事件进行了阴谋化的处理,认为这是年总督那位四爷妹夫的秘密安排,目的是牢牢卡住大将军王所率平乱大军的脖子,好让四阿哥可以在后方从容施展权谋。因为四川是清军的主要后勤基地,风烛残年的老皇帝一旦驾崩,十四阿哥如果想领兵回来争皇位,年羹尧只要断绝其粮饷补给,对方必然军心大乱不战自败,况且,进藏清军中还留着年羹尧预先埋下的噶尔弼这颗钉子呢!尽管没有史料证明这种布置的存在,但理论上也并非无此可能,姑且存疑吧。

天时地利人和,已经万事俱备,鉴于时机彻底成熟,康熙己亥年(即康熙五十八年,公元1719年),马肥草盛的春夏之交,清军终于发动了对准噶尔侵略军的总攻。随着征尘滚滚,南北两路清军齐头并进,以泰山压顶之势向着西藏杀去:

北方的青海方面,由清军主帅皇十四子大将军王坐镇青海,统一协调各路人马,副帅平逆将军延信则率领数万主力,于农历四月二十二日(阳历5月28日),由金沙江上游的通天河出发,向着西藏挺进,新册封的达赖喇嘛噶桑嘉措也率领众多僧侣,随军前往。

南方的四川方面,定西将军噶尔弼于农历四月十六日(阳历5月22日)从成都出发,四川总督年羹尧则坐镇打箭炉也就是今天的康定,为噶尔弼提供坚实的后援,云南丽江的木氏土司等川滇各地少数民族土司也派出地方武装,参与此次军事行动。

远征军规模极其庞大,仅最后杀入西藏的部队就达数万人之多,一位参与其事的西藏官员写道:“皇太子大将军和大部分汉满部队驻扎通天河畔,以延信将军为首的约五万名汉蒙大军和各部队的官员们,浩浩荡荡地从通天河出发。"他的数字大概有所夸张,按照清朝史料,北路清军约一万二,南路人马不到八千,合起来两万余人,另外还有一些来自青海的蒙古骑兵。

两路清军尤其是北路的清军主力,为了准备这次战争,好整以暇招兵买马,衣食住行甚至各种药品都绰绰有余,随同进藏的达赖喇嘛也在军营中得到了皇宫般无微不至的照料。

史载清军的战前物资储备十分周到,甚至包括大批所谓“妙药”及配套的药引子等。学者们研究后认为,这些药品主要是为了防范高原反应及并发症,这无疑是科学的胜利,但与此同时,迷信也没有失败,仍占有一席之地,因为除了这些药品之外,物资中竟然还有“神符一万张”——这些道士制作的神符被认为不仅能防瘟疫,还能破除敌方的巫术,在鬼神横行的藏地尤其必要。

由于西北物资贫瘠,进藏大军的后勤保障,很大一部分便落在了四川总督年羹尧的肩头。这项任务极其艰巨,高原千里运粮极其艰辛,大部分物资都在途中被运输者自己消耗掉了,最终到达军中的只占很小比例,但年羹尧完成的极其出色。大音希声,这种工作既费力又没多少机会露脸,但从后来清军将领给皇帝的报告来看,他们无不对年总督交口称赞。

康熙五十九年(公元1720年),清朝大军终于挺进西藏,一路势如破竹。农历九月十四日即阳历10月15日,在清军浩浩荡荡护送下,流亡青海的七世达赖喇嘛抵达拉萨,随后在布达拉宫举行了隆重的坐床典礼。

在此之前的农历八月二十三日即阳历9月24日,经过四个月星夜兼程,年羹尧的部下岳钟琪率南路清军先锋部队率先进入拉萨,饱受蹂躏的圣城终于获得解放!这个时间,比其他将领早了二十多天。听闻圣城失守,在那曲与北路清军厮杀的准噶尔人无心恋战,向着老家新疆逃之夭夭,西藏彻底解放。

驻留拉萨期间,清军留下了不少具有纪念意义的石刻。布达拉宫所在的红山东侧,崖壁上书四个大字——“异域流芳”,下面的小字则是 “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总督四川军务兼理巡抚事加三级纪录三次老爷年德政碑”,原来,这正是清军众将领集资为年羹尧所刻,以纪念他在战争中“弘略周详”的功绩,称颂其“韬侔公望,功传武乡”,可以与姜太公和诸葛亮媲美。

——微信公众号“京华小屋”,欢迎关注——


  • 本帖 2 回复
通宝推:领班军机,独立寒秋HK,老老狐狸,ton,常识主义者,决不倒戈,废话多多,pipilu,北纬42度,崇山彩云,纳米小洞儿,须弥一芥,青青的蓝,桥上,红十月,mezhan,不远攸高,让领导先走,南寒,
2018-09-13 22:37:58
※ 相关回复 ※
O 【原创】异域流芳——跋扈大将军的崛起 102 O 京华烟云AMIP 字13872 2018-09-13 22:37:58
O 请问让一个人的妹子给王爷当侧福晋是对他抬举还是贬抑? 袁大头 字0 2018-09-14 05:48:38
..O 这个得看家庭的相对情况。 飞行家 字39 2018-09-17 13:59:33
O 岳钟琪 daxiayizhuhua 字126 2018-09-14 02:50:07
... 共 》3《跟帖
※※ 对本帖的 部分得花回复 ※※
..O 岳钟琪 daxiayizhuhua 字126 2018-09-14 02:50:07
..O 请问让一个人的妹子给王爷当侧福晋是对他抬举还是贬抑? 袁大头 字0 2018-09-14 05:48:38
※※ 对本帖的 部分最新回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