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又来说掏心窝子的话了 -- 编号87405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46 阅 7018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9-19 21:48:09
4366799 复 4366765
编号87405编号87405`87405`/bbsIMG/face/0000.gif`70`793`8308`65367`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12-06-27 21:09:14`
后续:把愤怒留给自己 14

樱木后来丢了。

我内心中盼望着,哪天我女儿也丢了。如果说我对女儿有什么期望,我期望的就是终有一天,女儿撇下我,去闯属于她的世界。我相信,这一天只会越来越近。

想这些事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的想起我母亲对我的教导。

其实我母亲很少教导我。她自幼就双亲离世,在村里面吃百家饭。我见过她年轻时的照片,确实就是一副乡巴佬 的气概。我母亲一个农民,能住进现在的这座城市,全靠一个字:磨。我亲眼无数次见到她与人死缠烂打,争取各种机会,搬迁、升职。我小时候总是很不屑,觉得她这样太丢人。直到我到了四十岁,才明白,这就是我母亲对我最好的教育。

我父亲就不一样,尽管也是老农民的儿子,但是他们家,哦,不对,应该说我们家,貌似是个土财主,住着大House,我父亲又是长子。我小时跟父亲回乡下过年,我们总是吃的小桌,单独一份菜。我见过其它人吃的是什么,讲真,小桌的菜确实好吃,但我又总是不好意思去吃。我父亲要比我母亲娇惯得多。

我时常陷入一种纠结,一方面,我佩服母亲的坚韧,另一方面,想起她吃过的那些苦又替她感到伤心难过。我最怕见到我妈流泪,她一哭,我就马上夺门而出,因为我没有能力给她什么。我没有显赫的地位,没有鼓起来的荷包,没有傲人的成就,我都快五十的人,还要叫她操心。唉,天下最不肖的儿子,可能就是我了。

我时常扪心自问,我是不是把我的这种纠结转移到我女儿身上了?讲真,我想了又想,问了又问,答案还是三个字:不知道。我从来就没有想过,生的时候是人杰,死了就是鬼雄。我只是很简单的不服。所以有时候,我看到女儿愤怒时,我是感到欣慰的,甚至说,我是有些激动的。我以为,人总是需要一点不服的。要不然,就像那条叫张飞的柯基,出身高贵,智商堪忧。

但是,我还是一想到我的母亲,一看到我的女儿,就忍不住的要落泪。唉,有时候真希望能把自己的心换成是铁打的啊。

前两天,同女儿一道,我俩出门,在公交车站等车。一个老爷子问路,恰好与我们同路,我们就攀谈了起来。老爷子说:“你收入一定不错吧?”我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样问我,因为我看起来是高兴的。我女儿在学校也有同样的待遇,她的同学经常批评她,叫她注意自己的身份,一个乡巴佬 是没有资格快乐的。

我当然就有理由 不服,我女儿当然也有理由 不服。

我打小就被认为没有资格。我一直就没搞懂,为什么我没有资格。可能就像樱木可能想的那样,“为什么你们吃饭不叫我上桌呢?”“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不论人与狗,都是一家人吗?”我跟着我父亲吃小桌时,我就是这么想的,我觉得非常不好,可是我又实在是太贱,小火锅炖的肉实在是太香,而我在父母家总是吃不上肉的。所以我这种不服,总是遭遇无情的打击。我总是忍不住要骂一句:“去他妈的”,但是我也知道,越是如此,越是备受攻击。

我不能让我的母亲安心,不能让我老婆惬意,不能让我的女儿舒坦,我可能只不过是一个窝里横。我一个男人,只不过跟妈斗、跟老婆斗、跟孩子斗,真他妈的窝囊。所以我现在越来越沉默,确实没有资格。好吧,这就是一个男人与家人包括两条狗之间的“情感纠葛”。

我觉得他们说的是对的,快乐留给高贵的人,愤怒就归我这样的乡巴佬 吧。


通宝推:宏寺,等明天,mezhan,
最后于2018-09-19 23:41:37改,共2次;
2018-09-19 21:48:0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