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角度.境界.修行 (一) -- 史文恭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98 阅 4788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9-27 11:47:29
4368612 复 4367743
史文恭
史文恭`13918`/bbsIMG/face/0037.gif`70`15929`59978`492845`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6-10-15 09:59:38`
角度.境界.修行(二) 83

(二)

大概是命运的嘲弄,本周开始有进入另一个项目,但看到好多深水区的老同志都冒头打了招呼,俺很缅甸地认为,使这个小系列不成为刘瑾同志,已经是一个道义上的任务啦,哈哈,

好,接着说印度的事儿。

当我们逐渐变的成熟的时候,换句话说,当在人生这个大剧场坐的够久的时候,总会有足够多的故事感动我们并沉淀下来,这个过程,就是智慧的酿造。

从这点讲,历史的意义正在于此。所以历史是一门科学,但就像女人,到了年龄,才孕育出气质,散发出瑰丽。

举个例子,年初去印度时候,俺去了传说中世界第二大长城,印度的贡珀尔格尔堡,这个地方的城墙才不过36多公里,但考虑到地形,和建造者的实力(一个土邦的诸侯)已经算不错了。而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作为一个胖子,在攀登这些山城结构的堡垒时,肯定有天然的怨恨。因为现在的参观者,正如古代的进攻者,所以,我们不得不沿着一条被人为拉长的路线,盘旋向顶峰的主堡进发-----而完全可以预计的,在古代,进攻者沿着这条道路攀爬时,必然遭到上面每一层远程火力(火枪或者弓箭)的攻击。----而这恰恰让我想到了和远隔几千里之外的日本战国时期的城堡,印度城堡(山城)的设计和日本城堡的设计完全一样,同样是各种曲折悲催的进攻路线,同样的遍布射击孔的高层火力,甚至在重要屯兵口的分驻点也一样(日本人称之为一之丸,二之丸等等),唯一的不同就是顶楼中心碉堡(城主的居所)房顶上的雕塑和里面的装饰,但甚至城堡内部的通道都是一致的,都是狭窄的,仅容一人通过的,使得防御方可以轻松消除进攻方人数优势的设计

当然,还值得说明的是,为了防御战象,印度的城门在两米甚至更高的地方都设置锋利的矛尖,以防大象撞城门。而这,确实是倭寇们所没有的设计。

但这种必然的山城堡垒体系设计,的确符合军事学的基本原理,即充分利用地形基础上最大化的增加杀伤机会(延长进攻路线)和发挥远程火力原则。而这个原理,正如日本山城所证明的,可以说,确实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因此,在俺漫步于印度首都的时候,因为历史所锻炼的素养,陷入了沉思。------很明显,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发展都是有普遍原则(或者普世真理的),----但现实是,2018年的印度首都,是一个非常历史感厚重的世界。或者说,在一天内,你可以在这个真实的新德里,感到一部分的区域迈入了21世纪,而另一部分,仿佛还停留在莫卧儿王朝。

同样两个深刻的体会,

一个是当你漫步于传说中印度最大的(人流量最多)乌玛清真寺周围时,这里应该是德里市,这个伟大印度古老首都的核心区,而就在乌玛清真寺的周围,您如果挑一条巷子进去,会看到十多个青壮男子蹲在一个小吃店门口,而那个小吃店的灶台上完整地停满了苍蝇,你多走几步,就能看到一个电线杆像棕榈树一样缠满了令任何一个合格的电工毛骨悚然的电线,也就是说,在印度首都富有历史传统的旧城区核心部分,有完全不符合现代生活条件的大片街区。----而且,正如俺亲眼所见,假如路边的牛和狗都还算可以忍受,甚至卖鸡的摊子逼人的气味也算是一种生活气息的话,但在头顶一跃而过的四五只猴子,攀爬着二楼的窗户栏杆,又算什么事儿呢?----很显然,这些猴子有充足的几率闯入民宅,-----必须申明,俺对猴子没有任何恶意(如果他们只是呆在丛林或者动物园的话),但让这些畜生流荡在闹市区的住宅附近,是否是一种正确合适的安排,或者说,是否是对猴子们一种负责任的安排,俺不得而知。------仅仅是从常识判断,这些猴子们的生活都会有很大的变化,-----而这些必须的变化是否是这些猴子们可以胜任的,我们不难想象。

另一个例子,当我们漫步在德里著名的商业圈康诺特广场(一个环形的购物区),几乎在每一个拐角处,都能看到熟睡的狗或者举着手躺着的乞丐。-----再一次的申明,无论是狗,或者乞丐,俺都满怀敬意,但在一个著名的风景点(康诺特广场本来就是印度殖民时代为了迎接宗主国太子来访修筑的政绩工程)和一个首都的窗口,像路牌一样频繁的出现流浪狗和流浪乞丐,可能为这个风景点添加了别样的风情。-----而让俺深深不解的是,所有的印度人对此表现出一种深深的熟视无睹。------仿佛这就是现代印度的一层底色。

这让俺想起作为一个饥肠辘辘的吃货,在印度看到满街的神牛悠闲的游荡在焦代普尔或者阿格拉这种印度古城们并不宽敞的街道时,那种面对无数走动的牛排而你只能默默咽下口水的痛苦经历。------------正如常识或者其他任何一种科学所证明的,当在极端情况下,人吃人都可以是历史的常态,所以任何一种宗教或者其他意识形态,把一种天然(而且美味的)食物变成一种“不可触碰”的圣物都是一个奇迹,-----是以,在现代社会里,我们无法想象一个正常的国家会在一个宽大的国土上容忍牛这样天然的美味,变成一个交通的阻碍而肆行街道。-----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把牛塑成雕像供在神龛,但普遍地把现实世界真实的牛(每一头牛)视为圣物,任其阻碍交通,自生自灭,----这只能说明一个民族普遍的心智还不够成熟。----当然,我们可以委婉地换个说法,印度在这个飞速发展的世界中,保持了他们古老的传统。

而所有的这些,因为历史学的训练,俺并没有把它们用旅游者的猎奇感简单的归纳。------实际上,俺不得不从一个更加普世的原则,也就是现代国家建立和民族现代化的进程,这个角度来反思以上印度所展现的奇葩,也就是说,这个民族陈旧或者古老的内核之所以能够保留,实际上说明了她发展过程中的不完整和不彻底。而这个“发育不全”的问题,对照她的邻居,雄踞于喜马拉雅之上的中国现代化历程,则必然给了我们一个观察中国现代史的新视角。-----没有比今天印度的失败更好地说明什么是一个现代国家建立的必要因素了。


  • 本帖 3 回复
通宝推:三笑,逐水而行,脑袋,独立寒秋HK,夏至欧锦,阴霾信仰,唐家山,青颍路,
2018-09-27 11:47:2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