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带着娃娃打牌-争当下游的爸爸 -- 脑袋

2018-10-19 13:47:30脑袋
给娃娃讲唐诗-《 节妇吟》

一直觉得唐诗是中国文化最美的部分,所以时不时选首唐诗给娃娃讲讲。有时,选诗时脑洞开得太大,不适合给娃娃讲,只好贴出来毒害朋友圈。

节妇吟

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

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

妾家高楼连苑起,良人执戟明光里。

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生死。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这首《节妇吟》,是讲一个已婚妇女拒绝追求者时的抱歉和纠结。讲述的理由很有浓浓的非诚勿扰风。按当下普世价值,这种拒绝文案只有一个标准答案,那就是“真爱”,其它的回答都是该被批倒批臭的道德败坏。但我们这位可爱的大唐美女的理由,仿佛穿越到了现在的非诚勿扰节目。她眼中,男嘉宾比的是存款单,房产证,和稳定高薪工作。诗中,她告诉追求者,很感谢你送我昂贵的珠宝,我把它挂在了裙上。但我老公在一环有一套三居室,而且是中南海保卫科的公务员。这个条件太好了,我们准备过一辈子了。就把珠宝含泪还给你吧,很可惜认识你前,我遇到个条件更好的。

这个唐朝美女,在唐朝和北宋都受到一致好评,被认为是道德标兵。直到南宋,理学夫子把持舆论界,才开始有人质疑这个美女的道德水平,觉得她不够节妇标准,觉得她立场不够坚定,对丈夫之外的选择有犹豫。为啥道德观僵化前的人们会认为她是道德标兵呢?因为她虽然比较去,比较来,但真的挺有职业道德:至少比较出结果了,没有去脚踏两只船,而是做出了取舍。她不仅把珠宝还给人家了,而且摆明了只接一家的订单:恨不相识未嫁时。对比现代的苏程序员的催姓老婆,还有王宝强的老婆,职业道德明显是强很多,所以值得赞扬。不过盛唐的男人,对女人的要求也就到此为止了,与现代男人要求差不多,没有去进一步要求人家去从一而终,给予了她们追求幸福,做出选择的权力。

所以盛唐的男人,和今天参加非诚勿扰的男人一样,都压力山大:家里那位的比较结果是有可能偏向另一边的。所以盛唐男人一个个是着魔了地寻求封万户侯机会;现代男人一个个是着魔地想去创业,然后把公司上市。看看初唐到盛唐的那帮亮瞎你眼睛的偶像级诗人,心中最热切的理想不是什么文学追求,全是觅封侯。而且不少人不仅是写篇檄文那么轻松,很多诗人真是要去带刀上阵的。这种干劲,不仅成就了唐诗的繁盛,也成就了大唐国力的强盛。所以说女人们的择偶标准,是检验一个社会先进方向的最敏感指标,也是社会发展的第一推动力。最近三十年的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用不用感谢那些坚持在宝马车中哭泣美女的推动力?中国的高房价,也被戏称为丈母娘指数,其实该是美女指数。两个时代都是强盛的国力,带来开放的心胸和适应竞争性的生活状态。正循环带来更强的国力,和一群更个性鲜明开放的强健国民。

南宋的中国,已经是个孱弱的中国,总受外国蛮兵的欺侮。这时候去觅封侯就太危险了。而且衰弱状态的男人,也趋向保守,不愿处在竞争压力下,性格也开始倾向敏感和挑剔。社会也越来越保守和沉闷。适应这个时候的心理,男人对女人的要求就是后世说的妇德,女人彻底从属化,家俱化。她们从一而终,不再给男人们带了多少压力。

唐之后,诗再也没达到过唐诗的高度,其实是因为诗人们再也没有盛唐之人那种活力,干劲和心胸。

帖:4371729 复 437172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