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朗姆可乐聊历史 -- 骨头龙

2018-10-31 08:27:45骨头龙
【原创】涿鹿之战

上古时代的战争是一个迷,这样的事件很难通过考古直接还原当时的现场,我们所做的更多是一种推测。

先来介绍一下中国北方的地形: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中原顾名思义就是中间的一大块平地,范围大致就是现在的河南河北。中原人人想要,但是从军事上看无趣的很,一马平川的打起来没什么意思,所以对中原争夺的关键战斗大多发生在周边的复杂地形上。

中原西边的山西就是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山西的地形就像一个意大利肉丸潜水艇三明治,两块长条的面包就是西侧的吕梁山和东侧的太行山,夹在中间的一串肉丸就是由北向南的一列盆地。每个盆地的大小都有刚好够支撑一个中型城市的体量,南段有汾河,北段有桑干河把这些盆地依次串在一起。就是说如果敌人进攻山西,只能老老实实地挨盘一个盆地一个盆地的打过去,而防御方就可以逐次抵抗,不用担心被对方迂回抄了后路,还可以通过水路方便地向前方补给物资。

山西东面的太行山隔开了山西和中原。如果大军想从山西进入中原,要么绕到太行山的南端,从河南的河洛平原打过去,要么从北端穿过燕山从北京的西北侧打进去—— 也是条辛苦路。

虽然太行山隔开了山西和中原的主要交通,但是古人们逐渐摸索还是在太行山之中找到了八条通往中原的小路,这就是有名的太行八陉。太行八陉不足以支持大军通过,但是小规模的人员和物资是能通过的。如同泡妞时最妙的滋味就是若有若无的暧昧,山西与中原最妙的就是这种似通未通的状态。一方面这些通道保持了山西和中原核心区的紧密联系不致分离,另一方面也有些大胆的军事家们通过太行八陉出奇兵打出些有意思的战役来。

涿鹿之战有两种猜想。第一种是同属东羌族的黄帝和炎帝在“阪泉”先打了一仗,黄帝获胜,赢得了进入中原的第一块踏板-河洛平原。失利的炎帝族只好停止向东扩展,转而向北,按着运城盆地,临汾盆地的顺序,从山西的两块面包之间慢慢地向北拱过去。

当炎帝占据了山西盆地中最北的大同盆地之后,之后继续沿着桑干河向下游扩张,就到了涿鹿这个地方。涿鹿在北京的西北方,宣化和怀来之间,还没有到达华北平原,依然在燕山山脉中。这个时候他们遇到了从山东丘陵一路向西扩张过来的东夷人,对方口出无状“放羊的滚回去”(羌就是上羊下人),炎帝回骂“你这个鸟人!”(东夷崇拜鸟)…双方遂开战。

假如东夷已经扩张到了北京的西北部,说明他们已经占领了整个华北平原,至少是平原北部,粮草充裕,而炎帝族还在群山中苦熬,自然不是对手,失利后向老大黄帝求援,黄帝本着帮亲不帮理的原则出手参战,在涿鹿与东夷和三苗的联军会战,获胜并阵斩了对方的老大蚩尤。从此炎黄一族入主中原,东夷退缩回山东,三苗撤回长江中游。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如果我们对照地图看一下,就会有些疑问。我们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是当时东羌族已经占据了河洛平原。如果黄帝要解救炎帝族,与其千里迢迢跑到河北北部去助战,直接向东攻击东夷的老窝行围魏救赵之计更有效一些。就算黄帝族一根筋一定要北上参加会战,他们首先要攻击的是东夷人在河北平原的领地……等到黄帝打穿了东夷领地,似乎也没必要在涿鹿会战了吧?

另外一个疑问是黄帝族和炎帝族之间的阪泉之战。阪泉这个地方也在河北,距离涿鹿不远。如果炎黄二族为了争夺进入河洛平原的资格开战,那么他们开战的地方应该在河洛平原和西边的渭河平原之间,没必要跑到河北去开战。

但是假如我们把阪泉之战和涿鹿之战的发生顺序调个个儿,在炎黄联军击败了蚩尤之后,黄帝族趁着炎帝族和蚩尤拼的两败俱伤,胜利之后又疏于防备,偷袭了炎帝族。炎帝族大败之后实力严重受损,只好捏着鼻子接受了黄帝的领导地位,那么这场内斗发生的地方在离涿鹿不远的阪泉,是不是就很合理了?

另外一种关于涿鹿之战的猜想是:参战的联军是东羌人和来自辽西的红山文化。这么猜想的一个原因是红山文化也有发达的玉文化并且他们的图腾是龙 - 跟汉族的偏好一样。此外,红山文化是分布在内蒙古至辽西平原的农耕文明。而中国北方的传统主食小米,正是8000年前在辽西一带被驯化的。所以红山文化至少农业方面可能是相当发达的。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所以,假如红山文化在向南扩张试图进入华北平原的时候,于东夷人产生冲突,那么战争的地点在北京西北的涿鹿倒也说得过去。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上古时代多半没有职业军队,其实晚的多的时代也还没有。那时的战争可能更像武装移民团之间的斗争:不同种族的部落争夺同一块土地,所有能打斗的都参与,同时呼叫同血统的部落来助拳,商量好打赢了怎么分女人和物件…

通过对敌对部落的反复突袭和掠夺,直到对方全灭或者被削弱到一定程度后崩溃。这个还真不是瞎猜,作为高等生物唯二会有意识有组织地屠杀自己同类的黑猩猩就是这么干的,不会有人认为在残忍性方面我们人类还比不上黑猩猩吧?

所以真实的涿鹿之战未必是传说中描述的一场决定性的大会战,倒是更可能是各族的殖民点(部落)之间不断的偷袭和突袭,甚至绵延了数百年。东夷的殖民点不断后退崩解,战胜方则获得更多的土地和粮食,进一步壮大人口,继续向前侵袭。

不管具体的过程怎样,最后的结果是获胜方是O3系的东羌,中原的人口遍布他们的基因,他们同时还吸收了周边其他文明的先进工艺黑陶、玉器和各种图腾。

资深推荐:铁手, 通宝推:桥上,铁手,陈王奋起挥黄钺,尚儒,楚庄王,青颍路,审度,
帖:4373594 复 437191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