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标
新版在 https://www.talkcc.comhttps://www.talkcc.net请访问看效果。有关具体说明见 这个帖

主题:岂在朝朝暮暮 -- 玉垒关2

复 51 阅 17266 2018-11-02 17:42:12群/版:大河奔流 导读
2018-11-09 01:03:53
4375122 复 4374099
gb2312
gb2312`28434`/bbsIMG/face/0000.gif`70`2308`6672`10179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8-10-10 02:26:14`
推荐迅哥的文章,专治戾气 33

我觉得就凭这一篇文章,迅哥就无愧于思想家,文学家,革命家的称号。

读迅哥的文章,也总是教我惭愧,催我自新,并且增长我的勇气和希望。

《一件小事》——鲁迅

我从乡下跑到京城里,一转眼已经六年了。其间耳闻目睹的所谓国家大事,算起来也很不少;但在我心里,都不留什么痕迹,倘要我寻出这些事的影响来说,便只是增长了我的坏脾气,——老实说,便是教我一天比一天的看不起人。

但有一件小事,却于我有意义,将我从坏脾气里拖开,使我至今忘记不得。

这是民国六年的冬天,大北风刮得正猛,我因为生计关系,不得不一早在路上走。一路几乎遇不见人,好容易才雇定了一辆人力车,教他拉到S门去。不一会,北风小了,路上浮尘早已刮净,剩下一条洁白的大道来,车夫也跑得更快。刚近S门,忽而车把上带着一个人,慢慢地倒了。

跌倒的是一个女人,花白头发,衣服都很破烂。伊从马路上突然向车前横截过来;车夫已经让开道,但伊的破棉背心没有上扣,微风吹着,向外展开,所以终于兜着车把。幸而车夫早有点停步,否则伊定要栽一个大斤斗,跌到头破血出了。

伊伏在地上;车夫便也立住脚。我料定这老女人并没有伤,又没有别人看见,便很怪他多事,要自己惹出是非,也误了我的路。

我便对他说,“没有什么的。走你的罢!”

车夫毫不理会,——或者并没有听到,——却放下车子,扶那老女人慢慢起来,搀着臂膊立定,问伊说:

“你怎么啦?”

“我摔坏了。”

我想,我眼见你慢慢倒地,怎么会摔坏呢,装腔作势罢了,这真可憎恶。车夫多事,也正是自讨苦吃,现在你自己想法去。

车夫听了这老女人的话,却毫不踌躇,仍然搀着伊的臂膊,便一步一步的向前走。我有些诧异,忙看前面,是一所巡警分驻所,大风之后,外面也不见人。这车夫扶着那老女人,便正是向那大门走去。

我这时突然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他满身灰尘的后影,刹时高大了,而且愈走愈大,须仰视才见。而且他对于我,渐渐的又几乎变成一种威压,甚而至于要榨出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

我的活力这时大约有些凝滞了,坐着没有动,也没有想,直到看见分驻所里走出一个巡警,才下了车。

巡警走近我说,“你自己雇车罢,他不能拉你了。”

我没有思索的从外套袋里抓出一大把铜元,交给巡警,说,“请你给他……”

风全住了,路上还很静。我走着,一面想,几乎怕敢想到自己。以前的事姑且搁起,

这一大把铜元又是什么意思?奖他么?我还能裁判车夫么?我不能回答自己。

这事到了现在,还是时时记起。我因此也时时煞了苦痛,努力的要想到我自己。几年来的文治武力,在我早如幼小时候所读过的“子曰诗云”⑵一般,背不上半句了。独有这一件小事,却总是浮在我眼前,有时反更分明,教我惭愧,催我自新,并且增长我的勇气和希望。

一九二○年七月


通宝推:wage,猪啊猪,青颍路,
2018-11-09 01:03:53
※ 相关回复 ※
O 岂在朝朝暮暮 166 玉垒关2 字5496 2018-11-02 17:42:12
O 推荐迅哥的文章,专治戾气 33 O gb2312 字3314 2018-11-09 01:03:53
O 北非那个国家还是有些希望的 1 乡村教师 字339 2018-11-08 07:03:58
O 多年以来我在魔都乘公交车 29 夏至欧锦 字310 2018-11-04 23:07:02
O 所谓的“仓廪足知礼节衣食足知荣辱”的说法 epimetheus 字657 2018-11-04 19:26:31
O 我觉得玉妹妹表达的意思是这样的: 14 七天 字632 2018-11-04 08:11:34
..O 正确理解 3 不悱不发 字570 2018-11-04 10:22:59
..O 这是典型的阶级矛盾,小资产阶级不肯承认罢了 21 洒落 字421 2018-11-04 09:45:58
... 共 》51《跟帖
※※ 对本帖的 部分得花回复 ※※
※※ 对本帖的 部分最新回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