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光阴的故事 ---- 写给罗大佑的情书 -- yizhu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9 阅 4241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12-11 22:33:37
4381642 复 4380899
yizhu
yizhu`59795`/bbsIMG/face/0000.gif`70`376`4086`30735`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10-08-03 10:47:22`
【原创】【写给罗大佑的情书之四】亚细亚的孤儿 21

亚细亚的孤儿 在风中哭泣

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戏

每个人都想要你心爱的玩具

亲爱的孩子你为何哭泣

【罗大佑】亚细亚的孤儿

《亚细亚的孤儿》这支歌我早就听说过,直到前几年才真正听到。

听《亚细亚的孤儿》,最佩服的是罗大佑驾驭文字的功底。“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两句话刻画出了一个恐慌无助的孤儿形象,“黄色的脸孔”则强调了“亚细亚”的属性,“红色的污泥”是不是血迹?“西风在东方唱着悲伤的歌曲”则是萧瑟的背景。因为是孤儿,所以“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戏,每个人都想要你心爱的玩具”。受到了欺侮,想不明白“那解不开的问题”,只能“在深夜里无奈地叹息”,“眼泪在无言中抹去”。最后,只有一遍遍地追问,“亲爱的母亲这是什么道理”。

还有罗大佑对这首歌的处理,歌声是舒缓的,压抑的,没有怨愤,没有声嘶力竭的呐喊,可是在平静下,却能体会到无言的伤痛。不是哭天抢地才能表达痛苦,在黑夜里一个人流泪才是真正的伤心。

有时候,站在台湾人的立场上想一想,也特别理解他们。当年甲午战争之后,马关条约把台湾割给了日本。(记得少时曾无意中读到过一句诗,一位清廷官员离台时所作,“宰相有权能割地,孤臣无力可回天”,那样悲愤,记到如今。)50年后,日本战败,又把台湾还了回来。而中间,没有人问过台湾人是怎么想的。当国力弱小时,像割肉一样把台湾划出去求生;国家强大了,又想把它收回来,以彰示国力。台湾人自己的意愿,并没有几个人在乎,也无怪他们要哀叹自己是“亚细亚的孤儿”了。

即便是同情理解台湾人民,难道就会支持他们的主张吗?NO!NO!NO!当然还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先。台湾不过是大国博弈的棋子而已。棋子的想法,没有人关心;棋子的悲喜,没有人在意!

前几年,中国在联合国否决制裁叙利亚的决议时,记得新闻中叙利亚代表焦虑,无奈的神情,等待别的国家来决定自己国家的命运,真是感慨万分。少年时读《世界五千年》,记得亚述王国(Asia 就来源于此)攻占大马士革。几年过去,还有多少人关心叙利亚人民是否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千年的名城是否已变成废墟?

还有阿富汗,日不落帝国的时候被攻占过(福尔摩斯初见华生,就问他是不是刚从阿富汗归来),苏联军队撤走了没几年又来了美国大兵。阿富汗人民招谁惹谁了?

前些年马其顿独立建国,周围的国家反对这个名字,亚历山大大帝千年余威,至今尚存。曾经和一个来自马其顿的同事聊天,她说,“我们曾是一个强大的帝国,可是现在我们连自己的名字都差点保不住”。

一百年前的巴黎和谈,中国作为战胜方却任由强者分配,把山东从德国分给日本。自己没有实力,就不要妄想公平的待遇。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正义和平等也是。

年少时听爱国歌曲,同样是9.18之后的作品,我不喜欢《松花江上》,太软弱,只有哀叹,没有反抗,不如《义勇军进行曲》有血性。现在想来,那是因为中国人多,可以用血肉筑起新的长城。可是,当实力悬殊时,真要拼死反抗,是不是以卵击石,会不会亡国灭种?(认清自身,认清形势是多么的重要!)

历史是由胜利者写就,没有人在乎失败者的想法。那些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民族,在生死存亡之际,他们该做什么选择?是屈辱地活着,还是壮烈地死去?甚至更惨,想要做奴隶而不得,唯一的区别是站着死,还是跪着死?

就像台湾,就那么大地儿,就那么多人,能怎么办?身不由己,无可奈何,只能“在风中哭泣”,一遍又一遍地追问“这是什么道理”?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徒劳。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强大的国家,有能力的人,有话语权,行动力,自由度要大得多;而弱小的国家和地区,平庸的人,只能在夹缝中讨生活,低头,妥协,这是生存的艺术。

(To be continued)

(罗大佑 亚细亚的孤儿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TaaSn0TAQ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fqhfVBjeso)


  • 本帖 4 回复
通宝推:脑袋,青颍路,
2018-12-11 22:33:3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