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随便说说c++的这次吵架 -- tom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56 阅 2689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1-17 10:00:32
4388377 复 4386038
tom
tom`20476`/bbsIMG/face/0000.gif`70`4473`1239`27239`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7-11-05 22:51:37`
随便说说c++的这次吵架(4) 13

社区领导,靠感召力。

大伙兴致而来,兴尽而去,来去自由。 社区领导如同篝火晚会中添火材的人,对团队约束力小,义务也小,几乎不说重话,Linus 除外。

比如,Python 之父 Guido 曾经封自己为 BDFL(Benevolent Dictator For Life). 如今 Python 火了,信众一多,意见就杂了,罔顾定于一尊,对他也没大没小。Guido 很烦,也只能自己退位,撂下一句 So what are you all going to do?

企业领导就像牧羊犬,靠执行力。

企业里做事,每一件,有预算有目标。领导靠执行力。

执行力体现在既要本领过硬让人信服仰慕,说话有人听;又要能树旗帜指引方向让人砥砺前行,说话人爱听;还要霹雳手段镇压宵小反贼,不换思想就换人。

所以不会上课的领导不是合格领导,不会说狠话的领导不能长治久安。

肖恩除去一开始在Apple的5年,在Adobe待了25年,中间去Google又出来的一年忽略不计,是个久经考验的企业领导。

按照Stephen Covey的套路,肖恩先总结游戏青年的3个论点,并略带同感同情地一一回应。

- C++ 编译太慢

- debug 版本太慢

- 代码太难懂(cognitive load)

第一点,严重程度因人而异。

比如他自己从小在小本本上写了多年代码才见到人生第一台电脑,于是养成习惯,代码写了改,改了再写,直到人脑找不到毛病,再交给电脑。

人家才不敲两行就F5, 要几个星期才编译一次。有没有想跪的?

第二点,他解释了慢是因为算法复杂度从O(1) 变成了 O(N),顺便点了一下微软的名。接着推荐了丘比特(Jupyter)。是的, 不止 Python 可以用 Jupyter, 所以他们才从 IPython 改成这个名儿。

第三点,他引用大卫在在苹果WWDC 2018上的一段代码,结合自己以前演讲的 no raw loop 建议,详细分析比较了其中的 cognitive load,阐述自己的解决方法:把代码拆分成很小,可以独立验证的单元,增加功能的独立性,就像写库函数一样。引入<algorithm>, 固然编译时间会多一丢丢,得到的是对代码安全性,正确性的信心。

这个建议其实不限于语言,满屏 for, if/else, a,b,c, i,j,k, 不用马蜂帮忙,头也会大。良好命名的函数可读性和可维护性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防守完了,下面反击。


最后于2019-01-17 19:53:03改,共1次;
2019-01-17 10:00:3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