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在非洲一 -- wlr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188 阅 106058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2-06 21:33:30
4390075 复 4007743
wlrwlr`99487`/bbsIMG/face/0038.gif`70`805`4563`36724`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14-05-09 13:27:23`
在非洲一百五十三 12

影倩的航班准时起飞,我和崔茜看着飞机消失在远处薄薄的云层里,然后转身回到车上,刚坐好小丫头就迫不及待地建议明天去约翰逊的射击场,回到湖滨村我就开始打电话,那边也立刻回答没问题。

第二天上午,我们准时赶到市郊一个挂着安全警卫训练场牌子的大院门口。约翰逊已经在门房等候,初见时有些惊异地看了我的后脑勺一眼,然后立刻神态如常地上车坐到旁边,一边引路一边介绍。

这里是个训练基地,不仅有射击还有车辆驾驶,越野,城市治安等训练场地。我急着打枪,随着他的讲解瞟几眼其它场地,点头赞许之后就直奔射击场。

约翰逊早已提前准备好,临时搭起的棚子里竟然还有一桌子饮料和水果点心。

我俩顾不上其它,拿起枪先对着靶子一阵狂射,直到手臂有些酸麻才不得不停下。约翰逊不停地压子弹递弹夹,也忙得满头汗。

“哎呦,真痛快!”崔茜先放下枪,边开栓检查边感叹,“谢谢您!约翰逊先生。”

“不客气不客气,崔茜小姐。”

“过去坐下歇一会吧。”我伸手让约翰逊。

“先生您先请,您先请!”他赶紧恭敬地让开路。

“好好!”我不再客套,走向茶点桌率先坐下。

“两位先尝尝这个香蕉,从南非进口的。”约翰逊快步跟上来,捧起一把香蕉递到面前。

“呵呵,谢谢!”我掰下一根,“你们国家就产香蕉,干吗还要进口?”

“这个好,是经过改良的,很好吃!”约翰逊赶紧解释。

“哦,谢谢你!”我剥皮轻轻咬了一口,“……嗯,很好!你也坐,坐吧,一起尝尝。”

“谢谢先生!”约翰逊也拿了一根香蕉坐下。

“约翰逊,刚才我想到一件事,崔茜哥哥原来有一个射击场,到现在还封着,你能不能想想办法?”

“是的先生,这事我知道,大概有四十支各种枪械,子弹有……三千多发……这样吧,先生。我去向总统先生建议,在您的庄园里开一个射击训练场,您可以随时使用,但不要对外经营。政府这边……给一定的补偿,您看如何?”

“我和斯特林商量一下,谢谢约翰逊先生!”崔茜见我转脸看她,立刻回答。

“不客气!那我就等您的回复,如果可以,我将立刻汇报给总统。”

“你不是有些讨厌约翰逊吗?为什么还要讲斯特林和我的射击场?”出门以后,崔茜立刻迫不及待地开口。

“嗯……”我打灯转弯上路,等直线行驶以后才回答,“打仗的时候,有一次我骗你先回家,然后自己跑去观察情况,还记得吗?”

“……记得,怎么了?”

“后来我就想,说谎到底对不对?”

“你说谎也是对的。”

“呵呵,谢谢!你这样说就没办法了。”我笑起来,转头却正撞上崔茜热烈而真诚的目光。

“我想亲吻。”小丫头把手伸过来抓住我的胳膊。

“让人看到,先回家。”

“有什么关系?快点靠边停车!”

“好好好,等一下。”我赶紧搜索路边,挑一块看起来平坦的草地把车停下,崔茜已迫不及待地爬过来扑到我怀里……

“哎呀,车大也不好,够不着。”热吻之后,崔茜坐起来挪回座位,又拿出手帕探身回来给我擦擦嘴。

“坐好坐好,”我把手帕接过来,启动后松刹车慢慢驶回路面。

“其实,我以前总是认为说谎不好。现在看,不能简单地说不好。”行驶平稳以后,崔茜又想起刚才的话题,“可是这和今天的事有什么关系?”

“是这样,……既然说谎不一定是坏事,那么,请一个不喜欢的人做一件应该做的事行不行?”

“嗯……这个……”小丫头眨着眼睛琢磨半天,“我想不清楚……应该是可以。”

“呵呵,不着急,慢慢想。”我打灯转方向驶入大路,“出来三个小时多了,手机没响,家里应该没什么事。你觉得约翰逊那个南非香蕉好吃吗?”

“和这里的差不多,没觉得很好吃。你觉得好吃?”

“和你一样,没觉得。”我点点头“不过约翰逊也是好意。我觉得奇怪的是这里和中国一样,人们也对进口的东西有好感,其实两种香蕉差不多,美国是不是也这样?”

“也有这样的人。”崔茜想了一下,“有些人对欧洲的东西很欣赏。我回去时,有几个朋友就觉得法语很好……那个……高雅。”

“中国的东西呢?”我问。

“应该是一样的吧?中国的,印度的……还有南美的都有人喜欢。”

“哦,原来是这样……”几辆哈雷从对面轰轰隆隆地驶过,引得我俩都扭头看过去。

“我也想买一辆。”小丫头回头看着他们远去的方向说,“你要不要?”

“摩托不安全,我至少看到两次车祸,骑手都受伤不轻。”

“嗯,你说得对,那就算了。这个国家的交通越来越乱,以前很少有这种情况。”

“呵呵,以后应该越来越好。托德和迪恩都和我说过,最近要开始大规模的道路建设,应该很快能改善。”

我们从山谷里钻出来,加入市郊密不透风的车流中,从西北向东南穿过大半个城市,终于驶上开阔的湖滨大道。

“哦,好了,终于车少了。”我放松靠在椅背上,降下车窗让湖面的风吹进来。

“哎哎,等一下。”崔茜赶紧伸手把自己的那扇窗重新升起来,防止擦枪的布被风吹走。

“别拿那么高。”我转头提醒她,“刚才等红灯时,把旁边的司机吓一跳。”

“哦,那只枪长,放不下。”

“趁姐姐不在家,最近要到处跑一跑,去看看亨特、医疗队还有神父。”

“为什么要趁姐姐不在家?”崔茜不明白。

“你们两个都在,我得和你们在一起,姐姐喜欢待在家里,还有东方饭店要照顾,你也忙。现在好了,深蓝已上正轨,带上你随时可以走,正好也陪你出去散散心。对了!我们可以去温泉。”

“哦……”

“……怎么了?”她的反映让我奇怪。

“没什么……”崔茜迟疑片刻,“亲爱的,我知道这样想不对,姐姐虽然也一样,但她好象没和你讲过。我们……还是有些介意,你和姜医生去过温泉。”

“哦,是这样……”我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脸也不由自主地红了,“这个……实在对不起!”

“没有没有!”崔茜赶紧摆摆手,“我们不是认为你有错,绝对不是!你误会了,那都是我们出现以前的事。”

“哦,明白了,谢谢!吓我一跳。……影倩也这么想吗?”

“想什么?哦,姐姐也这么说,以前的事,我们不能怪你。”

“那太好了!其实我一直担心你们在乎过去。”我心里惭愧,其实对影倩的心思是在姜敏没走以前就有了。

“现在好了,我把想法说出来了,你可以带我去温泉了。”

“啊?你不介意了?”

“说出来就没事了……不过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带姐姐去。”小丫头调皮地笑笑。

“那就都不去。……去孟拉维……我们去亨特那里看看,我想去和那个……那个萨利谈谈。”

“萨利是谁?”

“你忘了,就是雷蒙的那个朋友。”

“雷蒙我知道,西点的下属,萨利想不起来了。”

“就是那个……上次雷蒙讲解一场战斗,萨利要他炮火支援,雷蒙没答应,他们从小就是朋友。”

“……没想起来。你记性真好,我记不住了。”崔茜笑笑。

“这有什么,忘记事情很正常。那次听他讲这事,我就觉得挺可惜,从小的好朋友,就这样完了,很可惜。”

“所以你想让他们恢复友谊?”

“是,”我点点头,打灯减速拐进大门,“可是一直没想好怎么办。下车吧,今晚吃什么?”

“蛋黄酱三明治,好不好?这是美国人普通的食物,今天让你尝尝。”

“好啊!只要不辣就行。”我边说边把枪从崔茜肩上拿过来。

“谢夫!我来。”基德跑过来接过所有的枪。

“你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早?”

“夫人走之前叮嘱过,她不在家让我准时下班回家。谢夫,我还没吃饭。”

“……哦,好。”我点点头,“今天崔茜做蛋黄酱三明治,去小餐厅等着吧。”

第二天一早,我就给亨特打电话。他听说我要来,立刻说欢迎欢迎,接着请我不要着急出发,让在首都的朋友画一张路线图送过来,免得迷路。

刚放下电话,手机铃声又响,我走过去要接,小丫头却突然从屋里窜出来跑向阳台,伸出手望向空中,下雨了。

雨点滴滴答答,快慢不均地落在地上,似乎经过旱季之后忘记了这片土地,变得有些犹豫。

我撑开一把伞站在崔茜身后,只遮住她的头。默默地看着晶莹地水滴从她的掌边慢慢滴落。

“好久没下雨了。”崔茜收回手看着我,“刚才又是谁来电话?”

“哦,莫佳娜。她说起诉那个人的事已经准备好了,要过来谈谈。”

“那个被你拿枪指着,然后报警的人?”

“对。”

“怪不得你刚才不讲话。那你现在怎么想?”

“不知道。当时很气愤,所以……真是事到临头,有点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能不能告赢,……还得和莫佳娜谈谈。”

“嗯……该给他一个教训。”崔茜低头想了想。

莫佳娜冒雨赶到,崔茜和我撑着伞接到停车场里,进客厅落座以后就直奔主题。

莫佳娜听我说要告那人以后就开始留心,先找朋友问明情况,然后开始准备,最关键的是要找到现场证人,好在这事虽然不大,但也不能算小。经过她朋友托朋友的一番打听,竟然找到三个当时在现场的人,而且都愿意出庭作证。

“真是辛苦你了!”听说找到证人,我放心不少,“怪不得你不愿意圣诞节后就来上班,原来是准备这个事。”

“现在也不行,”莫佳娜抬头看着我,“对方可能会以我是你的职员为理由施加有利于自己的影响,所以,我请迪恩先生也先保密。”

“哦,迪恩先生也知道这事,他怎么讲?”

“他不知道这事的详细情况,我还处在交接工作的阶段,事情多,新来的秘书组也要我提供很多帮助,所以暂时还不能离开,顺便也请他尽量不要让太多人知道。”

“哦,是这样……”我本想着迪恩有没有可能帮忙,听莫佳娜这样说,心里很失望。

“中午在这里用餐。”两位女士并未察觉我情绪的变化,崔茜趁间隙发出邀请。

“好啊!”莫佳娜高兴地笑着,“好久没见,我有很多话要和……你们说。”

走出房间,雨已经停了。到处都挂着晶莹剔透的水珠,脚下的水泥路也亮亮地反射着天光。我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禁不住感叹道:“想不到你还真的找到了证人,我原来以为可能性不大。”

“也没什么难的。”莫佳娜笑笑,“我就是找到几个朋友,调出事发当时的街面录像,按车号找人,看看都是谁,然后让朋友们打听谁认识他们,就这么简单。”

“哦,我的意思是,他们居然愿意出庭作证。”

“这很自然,谁也不愿意开车的时候遇到这种人。不让他知道这种行为很令人讨厌,会让交通越来越乱,对谁都不好。”

“是啊是啊!”我点点头,“现在车越来越多,一旦大家都不守规则,很可怕!这边请。”

进门以后分宾主落座,静娥派人送来咖啡和茶,两位女士唧唧喳喳聊起来,我就渐渐笑着不讲话了。

“最近你见过他吗?”不知什么时候,两人提到杰夫,莫佳娜突然转头问我。

“哦,没有……有一次。我去首都大学的图书馆查资料,出来时碰上他,简单打了个招呼。怎么了?”

“他最近不太好。有朋友告诉我说学校可能会开除他。”

“啊?!他又……他做了什么?”我有些吃惊。

“其实没什么,就是在报纸上发表一些文章,批评政府,引起一些官员的不满。”

“都讲了什么?那些文章。”

“我也不全知道,就是……”莫佳娜思索片刻,“批评税率越来越高,官僚越来越多……哦,还有政府和官员霸占矿山,实行酒类专卖等等,现在国内报纸都不再发他的文章了。”

“哦,怪不得斯特林在啤酒厂工作的朋友上次聚会时满腹牢骚,原来是实行啤酒专卖了。”我点点头。

“斯特林的超市也办了卖酒的证件,进口一批酒要办好多手续。原来超市不买啤酒的,街上有很多卖啤酒的小商店,现在还有啤酒卖的商店大概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斯特林正好有许可证,顺便也开始买啤酒,生意很好。”崔茜插话。

“是这样的。每个有证的商店生意都很好。”莫佳娜点点头,“其实当初刚刚公布要实行红绿灯时,杰夫就担心政府会加强对社会的控制,也说明交通秩序越来越差。”

我有些吃惊。当初听说要实行红绿灯时,心里也有类似的念头一闪而过,随后就被电视报纸上认为这是巨大社会进步的说法冲洗得无影无踪了,想不到杰夫也有这样的观点。

“他……能不能帮帮他?莫佳娜,你在教育部门有许多朋友,能不能帮帮他?最好保住他的工作。”我犹犹豫豫地说,底气有些不足。

“什么?”莫佳娜和崔茜已跳到其它话题,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哦,你说杰夫先生,没问题!”

“好好,谢谢你!”我松了口气。

“现在路上真是越来越乱了,有时候堵得行人都过不去。刚刚我过来,一路就看到两起车祸,堵得走不动。”莫佳娜摇摇头,“看来杰夫的担心是对的。”

“是不是也有改变规则的原因?”我想了想,“一开始都不太适应。”

“可能吧。”崔茜点点头。

“我不这么想,”莫佳娜摇摇头,“我去欧洲时就能很快适应当地的交通规则,一样有红绿灯。”

“呵呵,也是。”被人当面反对,我有些尴尬。

“那个,你的新庄园怎么样了?”莫佳娜改换话题,“一路过来好几个工地,都还没见到房子盖起来。”

“场地已经好了,基础的土方工程也已经完成。新楼有很大的地下室,所以比较慢。排水系统刚刚开挖土方,大雨季时会影响施工,所以现在是挖开一段,完成一段。”

“建筑行业我不了解,为什么要大地下室?”

“主要是停车。车停在外面被晒得发烫,所以尽量停在地下室。”

“哦,原来是为了这样。”莫佳娜点点头,“为什么不考虑在地面上建车库?”

“那样破坏绿化,托德先生建议地面要尽量绿化,崔茜也赞成,所以尽量减少地面建筑,不过土地要适当平整,给崔茜种花。”

“对啊对啊!”莫佳娜点点头,又笑着转头看向崔茜,“到时候我们一起,对了,要不要请园丁,我给你打听着。”

“那太好了!”崔茜眼睛亮起来,“至少要三四个熟练的园丁,可能还不够,还有很多树,这么大的庄园我也没住过,估计要不少的佣人。我还想找人设计一下庭院和花园的布局,可惜这样的人不好找,你有没有推荐?”

“……在国内恐怕找不到,”莫佳娜摇摇头,“我联系一下欧洲的同学和朋友,看看他们有什么建议。我想到个办法:用树木给停车位遮阳。你看怎么样?”她又转回来对我说。

“……嗯,”我思索着放下手中的茶盏,“那得要大树,这里临近赤道,阳光的……阳光很直,必须是很宽的树才能挡住车。”

“可以找加霍来问问,看看他有没有办法移栽一些已成型的大树。”崔茜插话。

“嗯,对。”我点点头,“不过这种大树移栽的方法还是有些破坏绿化,移到这边来,那边就少了一棵树……我看可以用攀爬植物,用那种长得快,叶子茂密的爬藤,车位上搭架子,很快就能成型。”

“这个主意好!”崔茜拍手赞成,“庭院的绿化设计应该交给你。”

“别别,”我不好意思地摆手,“从小学的都是数理化,美术学得太少,临时想出来的,凑巧而已。”


  • 本帖 2 回复
通宝推:jhjdylj,桥上,
2019-02-06 21:33:3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