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在非洲一 -- wlr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188 阅 106082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2-06 23:04:50
4390082 复 4007743
wlrwlr`99487`/bbsIMG/face/0038.gif`70`805`4563`36724`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14-05-09 13:27:23`
在非洲一百五十四 20

三天以后,亨特的朋友派人送来详细的路线图。我拿在手里端详半天,才弄明白具体路线。这个仓库位置偏僻,隐藏在深山中。我看着虽然是手绘但却详细到陡坡急弯都有提醒标注,连拐弯时有大树或巨石遮挡视线都仔细绘出的图纸,满意地点着头,炫耀地双手托到崔茜面前,“看,亨特做事多周到,这是打仗时跟我学的。”

“是啊是啊,”崔茜放下手中的咖啡双手捧过去,“聚会时他们都会提到你对地形特别仔细,向你说明战场情况时从来都要非常小心,反复看地图,只要时间允许,必须到现场去看看。”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句话的意思是要尽量知道所有的情况,包括自己和敌人的,那样作战时就不会……很少有危险。”

“嗯,是这样。很多人都说过,和你一起指挥时,特别有信心。”

“呵呵,谢谢!”

“你想好怎么和萨利先生交谈?”小丫头慢慢把图放到桌面上,转头问我。

“基本想好了。”我用力点点头,“没有什么比从小就慢慢积累起来的友情更有说服力,没有!”

“太好了!可我问的不仅是这个,你怎么向萨利介绍自己。”

“哦,嗯……”我明白过来,挠挠头,“这个,就说是朋友,西点和雷蒙的朋友……你觉得行吗?”

“行,”小丫头赞同,“我明白你的心思:说明你是加冈金萨会给萨利先生压力。”

“呵呵,对对。你看什么时候出发合适?”

“听你的,提前告诉我就行。”

“嗯,明天一早吧。”

“行。……你现在有空吧?上下班时间调整方案出来了,看看行不行。”

“好,到办公室谈。”我搂着崔茜站起来。

新的方案把上下班时间向后推迟一个半小时,这样可以完全避开交通高峰期。我拿着方案思索一会,又到市区地图前仔细研究路线。

崔茜也不讲话,坐到椅子上整理桌上的文件,又泡好茶,给自己冲一杯咖啡,让人送来几样水果点心,忙好所有事后端着杯子在桌子后面看着我。

“这个方案应该能保证不会堵车,”我转身回到桌子前面,“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耽误事,上班时间比其他公司晚一个半小时,如果有急事怎么办?”

“这个我们讨论过,问题不大,如果有事必须早到,可以提前通知改时间。”

“嗯……你们应该已经考虑得非常周到。”我肯定地点点头,“先这样执行,有问题再调整……其实最好的办法是像中国人那样,都住在工地里。以后搬到市区,每个员工分配一套住房,就在办公地点附近。你看怎么样?”

“让他们自己买不好吗?我们给的工资已经很多了。”

“呵呵,你说得也对,美国的公司好象主要是发钱,不大习惯提供住宿。可是这里不一样,如果员工买的房子太远,通勤会很费时间,那样反而会影响工作效率。不同情况不同的处理方式,可以适当变通,你说对不对?”

“嗯,有道理,以后可以考虑。你这个座椅不舒服,我让他们换个新的。”

“行,这事让其他人去办,你说一声就行了。”

“不可以!”崔茜摇头,“姐姐说过,你的事要我们做。”

“好好,谢谢你!”我笑起来。

“哦,还有,最近又入职一些新人,有机会你看看简历;开工的工地越来越多,需要再买三四辆车。你有没有什么意见?”

“嗯……有……”我点点头。

“那你说啊!”小丫头见我看着她不开口,有点急。

“我给你提个建议,”我故意笑着慢慢开始,“公司越来越大了,各种事情很多,你一个人不可能所有事情都做,所以,象这种买几辆车的事,交代给下属就行,最后结果向你汇报,你主要考虑重要的事情。”

“嗯,有道理……哪些事比较重要呢?”

“……呵呵,我也没想好。”

“哈哈!那你慢慢想,我等你的结论。”小丫头笑。

“哎,亲爱的,我想起一件事。你说,如果卡穆同学的父母,那个到咱们家来吵架骂人的女士,如果没有看到我和总统的合影会怎么样?”

“那可能会有些……那个……棘手,不过你已经制服她了,即使不让看照片,她也已经崩溃了。”崔茜笑着对我竖起大拇指,“你很棒的!”

“哈哈,谢谢!那是临时想去来的小技巧,不是大智慧。我一直希望能做到这样,好多人气势汹汹向我冲来,我却气定神闲,从容地说出几句话,对方愣住,然后很快就向我道歉……然后就逃走了。”

“这个……我不知道,不过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请进!”有人在外面敲门,打断我们的谈话。

财务主管拿着文件夹进来,打过招呼后翻开封面放在崔茜面前。我凑过去仔细看看排得密密麻麻的工资表格,又随着崔茜的翻动扫了一眼这个月的资金收支情况,端起茶回到沙发上坐下,等着她逐个询问,签字确认每一个文件。

财务主管走后,崔茜站起来走到我面前,“要去忙了,起来亲我一下,要等到晚上才有时间和你单独说话。”

“嗯,我也得出去了。还有件事:把我和总统合影的那张照片移走吧,放在那里太显眼了。”

“好,听你的。”小丫头踮起脚尖把脸凑上来。

第二天一早,崔茜虽然尽量轻手轻脚地起床,还是让我睁开了眼睛。

“几点了。”我翻个身问。

“还早,你继续。”

“呵呵!唉,小孩子就是不能心里有事。”我把手臂放在额头上继续闭着眼,“看样子真是很久没带你出远门了。”

“就是啊!”小丫头凑过来吻我的脸,“我去做早餐,送过来。”

“让卡雅做,又会烫手。”

“不会,你睡。”

崔茜轻轻带上门,我也睡不着了,翻身坐起,刷牙洗脸。小丫头回来看到床上没人,站在盥洗室门口看我剃须。

“先吃去,马上好!”我含混不清地说。

“不急,”她继续盯着我看,“为什么不用电动的?”

“哦,总觉得那个弄不干净,这样舒服。”

“尼威亚剃须泡很好闻。”

“嗯,我也喜欢这个味道……不过要洗一下……不然香味太浓。”我拆开剃须刀用水冲洗。

“还好,我没觉得香味重,擦干净就可以。”

“嗯嗯……东方人没有很重的体味,用不着那么浓。”

“我的体味重吗?”她认真地问。

“还好,只闻到过一两次,不明显,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那就好!”崔茜笑着转身,“以后我坚持两天不洗澡,让你仔细感觉。”

“洗澡是为了健康。”我把她送到桌边,“不只是体味的事……可以不用香水试试。”

“哦,对!”小丫头把两片金黄的馒头干分开,夹进煎鸡蛋后递给我,又盛好一碗粥送过来。

“坐下,我自己来。”我伸手把筷子和咸菜碟拿过来,“你应该也有鸡蛋或者加一片培根。”

“那样会长胖。”崔茜也坐下。

“早餐问题不大,一上午就消耗得差不多了。”我把鸡蛋分出半片递给她。

“谢谢,你真好!”崔茜用面包片接过去。

“美国人是不是都这样讲话?”我轻轻搅着碗里的粥,“昨天那个财务主管有件事情没考虑好,被问得结结巴巴的,但最后你还是笑着说很好谢谢。”

“是这样吧?”崔茜思索着,“反正我小时候周围的人大部分都这样,一般不会严厉批评对方。”

“那要是明显地有错误怎么办?”

“指出来就好了,不用发脾气,没必要不愉快。”

“对对!发脾气自己也不愉快。”我低头开始吃饭,不再讲话,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微笑。

崔茜也微笑着盯着我,“我都等不及要出发了。”

“嗯,好好!”我喝下一大口粥。

吃完饭开车出来,早高峰还没到,我们顺畅地穿过市区开始爬山。崔茜象路边被晨光照亮的树林中的鸟一样兴奋起来,唧唧喳喳讲个不停,脸上的微笑和阳光闪耀着迷人的光彩。

我老老实实地盯着路面,随着山路盘旋婉转,越爬越高,接近山顶时丢油门减速,随着弯道一下子滑进视野开阔的,金黄明亮的晨光中。

“真美啊!”我转脸看看头发一丝不乱,妆容精致,在蓝色的天,白色的云,绿色而起伏,间缀着墨靛与亮翠的山峦为背景的,被阳光涂上半抹嫣红的崔茜的侧脸,忍不住由衷地赞叹。

“谢谢!”

“我说的不是你。”

“不可能,就是我!”小丫头不上当。

山谷间还有些薄薄的余雾,我扭开灯减速通过。路边干涸的季节性溪流里已经有一绺细细的深色痕迹摇摆蜿蜒着从青灰的巨石上滑过。崔茜说饿了,从盒子里抽出三明治,又掰开一块巧克力塞进我嘴里。

“嗯,好吃,谢谢!”我盯着路面,右手摸索着把卡带推入带仓,“静娥和卡雅怕我们饿死,准备这么多。”

“哈哈!反正路上没事。你饿不饿,我换你?”

“不饿,早上吃饱了,你的早餐真美味!”

“谢谢!”崔茜放下手里的面包,“你说话也象美国人。”

“好的习惯都应该学,中国人也一样,我像不像个绅士?”

“像,越来越像。”

“哈哈,太好了,谢谢!”我得意地大笑。

翻过两座山头以后公路经过一块山间的平地。原来这里没什么人,只有几间孤零零不知什么用途的石头房子立在路边,稍远处是季节性河流留下的大片乱石滩。现在因为周围开采石英砂矿,这里已发展成颇为繁华的小镇,一大早就人来人往,拉着矿石的卡车或停或走,搅起阵阵浅灰白色的尘土。

我把车窗升起来减速穿过镇子,路上的车开始多起来,几乎每辆慢慢向山顶爬行的载重卡车后面都拖着几个骑自行车借力上山的人。

“这样很危险!”道路狭窄弯曲,没办法超车,崔茜探身看着前车后四个抓着车帮的人说。

“没办法,穷,以后有钱买辆车就不用这样了。”我说。

“没钱最好也不要冒险……”崔茜嘟囔一句,然后靠回椅背上。

在山里转来转去个把小时,我们在一个谷底拐上土路,继续向亨特驻地前进。

路面的颠簸和声音让睡着的崔茜醒来,她睁开眼先看看我,然后又望望窗外,“快到了?哦,不是,刚刚从公路下来,是吧?”

“对。”我盯着路面的情况,没多说话。

“找个地方停停,我要解手。”

“好,拐过这个弯,前面应该有块平地,都是乱石,可以上厕所。”

“呵!”小丫头笑起来,往上坐坐,“这都知道。”

“图上作业。亨特画得很清楚。”

道路虽然没有铺装,但上面都是灰白的碎石,基本看不到泥土,而且相当平整,所以对越野车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只是灰尘很大。拐过弯以后我缓缓丢掉油门,慢慢减速,免得很快停车被扬起的烟尘包围。

崔茜解开安全带下车,却不忙着解手,站在几步远的地方东看西看。

“怎么了?”我熄火下车绕过去,“这地方没人。”

“等你和我一起。”崔茜拢拢被风吹起的长发。

“哦,对!”我停步转回车上拎出长枪,“跟我后面,我也撒尿。”

“把我保持在你的视线内。”小丫头嬉笑着抓住我的后襟贴在后面。

“哈哈!好,只要你不介意。”

“没关系!安全最重要。”

两人都解完手,崔茜却不着急回车里,让我把她顶上一块稍高的石头四处观望。

“这里空气真好!”她仰起头深呼吸,“能闻到土和树木的味道。”

“嗯嗯。”我把枪口朝天,单手扛在肩上,抬头笑笑,也跟着收腹深呼吸。

“啊呀!狗熊。”小丫头忽然指着我身后惊叫。

“啊!”我一下子蹦起来,离地同时转身,双手横枪搜索,随即反映过来,这里哪来的熊。

“吓死我了!”身后传来崔茜咯咯的笑声,我收枪站直,“不要开这种玩笑。”

崔茜笑着从石头上下来,抱着我的胳膊一步一跳地回到车边,直接坐到驾驶位上。

“对不起!亲爱的,刚才吓到你了。”启动以后,她平静下来,转头看着我说。

“……嗯,的确吓一跳。不过没关系。”我拍拍她的手,“看路,走吧。”

车继续沿着简易公路在山间穿行,对向而来的载重卡车渐渐增多,全都装着粉碎后的石英砂矿粉,车顶只有简易地遮盖,一路过来都拉着滚滚的烟尘。

“怎么样?不行换过来。”我看着一辆辆满载的大车摇摇晃晃地从旁边经过,一次次把我们罩进灰白的粉尘浓雾中,有些担心地问崔茜。

“没关系!”小丫头皱紧眉头盯着前面,“这些车的灰尘真大。”

公路在溪流和山脚之间转过一个大弯,眼前变成稍显开阔的谷地,路上拉着长长尾迹的载重车突然不见了。崔茜往前面玻璃上喷水,随着雨刷的摆动视野变得非常清晰,眼前的车窗上立刻出现两个大大的相互镶嵌的扇形。

车明显加速,我也靠回椅背上,略略放松抓着门边的扶手。

“前面又怎么了?”崔茜突然开口。

“嗯?”我把视线转回路面,远远地看见两根手臂粗的树干横在路上,还有几个人站在路边,“停远一点,我过去问问。”

“我也去,小心!”崔茜也开始解安全带。

“不用!”我立刻制止她,“留在车上,不要熄火……没什么大事,你在车上等着就行……可能是在砍树。”

十几个人站在树干后面的路两侧看着这边,见我下车走过来,人群晃一下,有人在向后退,手里似乎有东西。

难道是拦路抢劫?我停住脚步,仔细看着那几个将手藏在背后的人。不太可能吧?大白天公然拦路抢劫,车这么多,不太可能!

“您好!”我又向前走了几步,隔着很远大声向他们打招呼,“您好,我们要过去。”

“不行,给钱!”最前面的人用土话大声回答。

“我们去那边的军队,去拜访朋友,军人朋友!”我特别地强调军队和军人两个词。

对面无人回答,叽叽咕咕议论几句,一个年级稍长的人慢慢走过来。我瞪大眼睛仔细打量,见他两手空空,身上也不象藏着什么武器,稍稍放下心,也向前迎了几步。

那人立刻停下,紧张地看着我,“先生您好!我是从这里路过,去拜访军队的朋友,请把树搬开,谢谢!”

“欧亚,欧亚。”他摇摇头,“你给钱过去。”

“我们是去拜访军队的朋友,军人,军人朋友,明白吗?”

“听不懂。给钱!”

我这才知道他听不懂法语,可又不知道土话应该怎么说,心里也有些恼火,大白天的就敢拦路要钱,还有没有王法了?

“您好,去拜访朋友。军人,军人。”我边说边在头上比划,见他还不明白,又挺直身体立正,然后举手敬礼,最后努力微笑着盯着他。对方盯着我,满脸不解的表情,一时间两个人都沉默了。

后面的人大概等得不耐烦,大声喊了几句。我见对方没有让路的意思,也有点着急,张开双手的拇指和食指比划出枪的样子,嘴里模拟着枪声指着路边咚咚咚地扫射。

“西萨瓦,西萨瓦(不好,不好)!”对方神色变得严厉,使劲摆手。

“no,no!”我也摆手,歪头皱着眉思索能够让他理解的办法,然后转身跑回车上,从后座拎出长枪。

“怎么了怎么了?”崔茜吓一跳,也伸手从中控台的盒子里抓出手枪。

“没事没事,他们听不懂法语,我要告诉他们去找军队的朋友。”我把枪口对地,扭头向崔茜说明情况。

“哦哦,……小心些。”

“没事,没事。在车里别动。”我点点头,顺手把车门虚掩,等再扭头往前看时,对面已经一个人影都没有了。

“哎,这个……怎么回事!”我愣在车头边,四处搜寻,“人呢?”

“……他们是不是被你吓跑了?”崔茜也四处看。

“呵呵!”我忍不住笑,摇摇头往前走,“看来误会了,这下麻烦了,得去搬树。”

“上车。”崔茜起步跟上我。

拉开两棵树,我又抬头向四周看看,终于发现近处山坡上的大石头侧面有两张黑黑的脸。见我望着他们,两张脸往后躲了躲。我迟疑片刻,想想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上车继续赶路。


  • 本帖 2 回复
通宝推:fuxd2002,jhjdylj,桥上,陈王奋起挥黄钺,
2019-02-06 23:04:5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