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本末分章全译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5 阅 542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2-09 05:29:48
4390328 复 4380770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27401`17564`654365`从四品下:中大夫|明威将军`2008-04-16 00:13:57`
左传本末分章译文028无知弑襄01/01 1

《庄八年经》:

冬十有一月癸未,齐-无知弑其君诸兒。((p 0173)(03080005))(028)

一些补充:

此条《春秋经》大体相当于下面几条《左传》的题目。

杨伯峻先生注“齐-无知弑其君诸兒”曰:

容庚《颂斋吉金图续余》载者(诸)兒觯,铭文云,“者兒乍宝尊 彝”,疑即齐襄公所作。

“齐”(杨注:齐,国名,姜姓,太公之后,国于营丘,在今山东省-临淄废县(今为临淄镇)稍北八里。临淄-齐城包括大城、小城二部分,总面积三十余平方公里(详《文物考古工作三十年》)。僖公九年入春秋。春秋后,田氏夺其国,是为田齐。#马宗琏《补注》引《史记•田齐世家•正义》谓檀台在临淄东北一里。),推测位置为:东经118.35,北纬36.87(临淄北刘家寨周围有遗址,长方形城,大城西南部分为小城,共2000万平方米;大城:4500╳4000;小城:1400╳2200,300万平方米。大城:春秋战国?小城:战国)。

《庄八年传》:

齐侯使连称、管至父戍葵丘,瓜时而往,曰:“及瓜而代。”期戍,公问不至。请代,弗许。故谋作乱。((p 0174)(03080301))(028)

僖公之母弟曰夷仲-年,生公孙无知,有宠于僖公,衣服礼秩如適。襄公绌之。二人因之以作乱。((p 0174)(03080302))(028)

连称有从妹在公宫,无宠,使间公。曰:“捷,吾以汝为夫人。”((p 0175)(03080303))(028)

我的粗译:

在我们庄公八年(公元前六八六年,周庄王十一年,齐襄公十二年),齐侯(诸兒,齐襄公)派大夫连称和管至父驻防葵丘,正吃瓜的时候去的,告诉他们:“及瓜而代。(再到吃瓜的时候轮换。)”。驻防满一年,那位“公”(齐襄公,诸兒)都没派人去看他们。请求轮换,“公”也没答应。所以他们商量着要作乱。

他们齐国前面国君僖公(齐侯-禄父,齐僖公)有个同母弟弟叫夷仲-年,生下公孙无知,公孙无知有宠于僖公,赐给他各种排场及待遇与自己嫡子相同。僖公嫡子、现在的齐国国君襄公(诸兒,齐襄公)上位后,取消了这些排场待遇。公孙无知采邑就在葵丘,于是那两个大夫(连称和管至父)投靠此人作乱。

连称有个堂妹进了他们“公”(诸兒,齐襄公)后宫,但无宠,他们就让她打探“公”的动向,公孙无知还告诉她:“捷,吾以汝为夫人。(事成了,我让你当夫人。)”。

一些补充:

齐僖公(齐侯-禄父)乃春秋时期第一位齐国国君。

杨伯峻先生注“齐侯使连称、管至父戍葵丘”曰:

连称、管至父皆齐大夫。戍,戍守,卫戍。

杨伯峻先生注“瓜时而往”曰:

《诗•豳风•七月》“七月食瓜”,则瓜时谓夏正七月,周正九月。

杨伯峻先生注“及瓜而代”曰:

至来年食瓜季节,当使人替代也。《尉缭子》:“兵戍过一岁,遂亡,不候代者,法比亡军。”是古戍兵一岁而代。

杨伯峻先生注“期戍”曰:

期同朞,音基,一周年。时戍已一岁。

杨伯峻先生注“公问不至”曰:

问,音讯也。

杨伯峻先生注“僖公之母弟曰夷仲-年”曰:

夷是其字或谥,仲是其行第,年其名。

杨伯峻先生注“生公孙无知”曰:

无知为庄公之孙,故曰公孙。

杨伯峻先生注“衣服礼秩如適”曰:

秩借为豑,《说文》:“豑,爵之次第也。”礼秩犹今言待遇之等级。適,音义与嫡同。《管子•君臣篇》云:“选为都佼,冒之以衣服,旌之以章旗,所以重其威也。”尹之章《注》云:“所立之嫡,必选其都雅佼好者,又以美衣丽服覆冒之,章表旗帜旌异之,凡此皆所以重嫡子之威也。”则古嫡子之衣服、章旗与众子、庶子不同。

杨伯峻先生注“襄公绌之”曰:

绌借为黜。《说文》:“黜,贬下也。”

杨伯峻先生注“二人因之以作乱”曰:

谓连称、管至父凭借无知作乱。《史记•年表》并《齐世家》、《管子•大匡篇》、《吕氏春秋•贵卒篇》皆据《左传》述此事。

杨伯峻先生注“连称有从妹在公宫”曰:

从,去声。从妹今言伯叔妹或堂妹。在公宫,在宫为妾。

杨伯峻先生注“使间公”曰:

公孙无知因连称使间公也。间,去声,与《孟子•离娄下》“王使人瞯夫子”之瞯同,侦查情况也。

杨伯峻先生注“捷,吾以汝为夫人”曰:

此公孙无知之言,《齐世家》乃改为连称之言,误。

“葵丘”——“渠丘”(杨注:葵丘即昭十一年《传》“齐-渠丘实杀无知”之渠丘。今山东省-淄博市(临淄镇)西有西安故城及蘧丘里,当即其地。《水经•淄水注》引京相璠说,谓距齐都近,无庸戍之,因以僖九年会于葵丘之葵丘当之,盖误,郦道元已驳之。说参高士奇《春秋地名考略》。#渠丘即葵丘,今山东-淄博市(临淄区)西三十里。郑众以渠丘为无知之邑,江永《考实》云:“齐僖公宠之大邑,是以致乱而雍廩杀之。”此乃曲说。庄公九年《传》云“雍廩杀无知”,故杜《注》谓渠丘“齐大夫雍廩邑”。《齐世家》“雍廩”作“雍林”,谓为地名,与《传》异。),推测位置为:东经118.19,北纬36.93(高阳故城)。

下面是齐-无知弑其君诸兒一些相关地点天地图地形图标注:

点看全图

《庄八年传》:

冬十二月,齐侯游于姑棼,遂田于贝丘。见大豕。从者曰:“公子彭生也。”公怒,曰:“彭生敢见!”射之。豕人立而啼。公惧,队于车。伤足,丧屦。反,诛屦于徒人费。弗得,鞭之,见血。走出,遇贼于门。劫而束之。费曰:“我奚御哉!”袒而示之背。信之。费请先入。伏公而出,鬭,死于门中。石之纷如死于阶下。遂入,杀孟阳于床。曰:“非君也,不类。”见公之足于户下,遂弑之,而立无知。((p 0175)(03080304))(014、028)

我的粗译:

八年前,齐侯(诸兒,齐襄公)指使公子彭生杀了鲁桓公,又因顶不住鲁人压力杀掉彭生(公子彭生)顶罪。结果当这年冬十二月初齐侯出游“姑棼”、又往“贝丘”游猎时,出来头大野猪,就有随从说:“公子彭生也。(这家伙像是公子彭生。)”。“公”(诸兒,齐襄公)火了,说:“彭生敢见!(“彭生”还敢出来!)”,一箭射去,野猪像人一样站起来,还发出哭声。那位“公”一害怕,从车上掉下去,伤了脚,还把鞋丢了。

回来后,冬十有一月癸未那天(杨注:癸未,七日。——桥:此乃《春秋经》之日期,《左传》则云“冬十二月”,或鲁、齐两家历法不同。),他们“公”让一个叫“费”的侍者负责去找自己丢的鞋,“费”没找回来,就鞭打他见了血。

“费”跑到外面,赶上公孙无知发动政变,派贼人来杀齐侯,在大门口正遇上“费”,马上控制住他,又把他捆起来。“费”就对贼人说:“我奚御哉!(我怎会为他卖命呢!)”,还示意褪了上衣让他们看自己刚被鞭打见血的后背。那些人信了他,为他解绑。

“费”又提出替他们先进去看看,于是进去把“公”藏起来,再出来和这伙贼人对抗,死于门中。一同抵抗的“石之纷如”死于阶下。贼人随即进入宫中,杀掉在床上的“孟阳”。接着他们发现:“非君也,不类。(这个不是主上,不像。)”,转头看见有脚从大门门扇下面露出来,就过去弑杀了那位“公”。

然后,他们拥立“无知”(公孙无知)为国君。

一些补充:

以上《左传》段落在分章中两次出现,一处意在叙述齐襄公(诸兒)之死,另一处即此处,意在叙述公孙无知作乱的过程。

杨伯峻先生注“伤足,丧屦”曰:

屦音句,单底之鞋,夏用葛,冬用皮为之。

下面是湖北江陵马山楚墓出土战国锦面漆屦(长约二四厘米前宽九厘米)的图片,出自《《紫禁城》专题:打开古人的衣箱》

点看全图

杨伯峻先生注“反,诛屦于徒人费”曰:

诛,责也。诛屦,责其觅屦也。徒人,“徒”当为“侍”字之误。侍人即寺人。《汉书•古今人表》作寺人费,是其明证。遍考书传,无徒人之官。说详王引之《述闻》。《齐世家》作主屦者茀,茀、费通假。

杨伯峻先生注“我奚御哉!”曰:

御同禦,抵禦也。其言若曰,我适被鞭,何故为之抵禦也。章炳麟《左传读》强与《齐世家》比傅,解御为惊愕,失之穿凿。

杨伯峻先生注“袒而示之背”曰:

古人鞭挞所施多于背,如《庄子•则阳篇》“忌也出走,然后抶其背,折其脊”;《汉书•贾谊传》“行臣之计,请必系单于之颈而制其命,伏中行说而笞其背”;《说文•手部》“挞,乡饮酒罚不敬,挞其背”,皆可证。

杨伯峻先生注“石之纷如死于阶下”曰:

石之纷如当亦侍人,《齐世家》所谓公之幸臣也,亦鬭死。石之纷如之“之”字,盖加以助音节者,庄《传》有耿之不比,闵《传》有舟之侨,僖《传》有介之推、佚之狐、烛之武、宫之奇,文《传》有文之毋畏,襄《传》有上之登、夏之御寇、烛庸之越,哀《传》有文之锴、孟之侧,皆此类。襄《传》尹公佗、庾公差,《孟子•离娄下》作尹公之佗、庾公之斯,加“之”字可证。

杨伯峻先生注“杀孟阳于床”曰:

孟阳当亦寺人,伪装为襄公寝于床。

杨伯峻先生于“见公之足于户下,遂弑之,而立无知”之后注云:

《年表》及《齐世家》皆用《左传》。

“姑棼”——“蒲姑”——“薄姑”(杨注:姑棼即薄姑,在今山东省-博兴县东北十五里。#蒲姑亦作薄姑,今山东-博兴县东南十五里。商奄即《墨子•耕柱篇》“周公东处于商盖”之商盖,亦见定四年《传》,在今山东-曲阜县东。#“蒲姑”亦作“薄姑”,故城在今临淄区西北五十里。#沈钦韩《地名补注》云:“《肇域志》,遄台在临淄县东一里。•通志•,在县西五十里,今名歇马亭。”总之,当在今山东-临淄区附近。江永《考实》则以为在今博兴县东北。据“至自田”,至谓至国都,则遄台当在临淄不远处。),推测位置为:东经117.80,北纬37.07(陈庄、唐口村间小清河北岸,陈庄遗址)。

“贝丘”——“沛”(杨注:今博兴县南有贝中聚,当即其地。《齐世家》作“沛丘”而《管子•大匡篇》与《论衡•订鬼篇》仍作“贝丘”。#杜《注》:“言疾愈行猎。沛,泽名。”梁履绳《补释》引《尚静斋经说》云:“沛即庄八年‘田于贝丘’,《史记》作‘沛丘’是也。盖地多水草,故常田猎于此。”则在今山东-博兴县南。江永《考释(实?)》云:“《水经注》,‘时水至梁邹城,入于沛’,则沛亦近齐国都之水名。”章炳麟《左传读》则云:“《十二诸侯年表》,鲁昭公二十年‘齐景公与晏子狩,入鲁,问礼。’是年即齐景公二十六年,云猎鲁界,因入鲁,然则沛在齐、鲁界上。凡水草相半者皆可言沛,非必一地矣。”然以文论,沛仍是地名。),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8.25,北纬37.05(博兴县东南兴福镇东北)。

“鲁”推测位置为:东经117.00,北纬35.60(曲阜鲁国故城)。

《庄八年传》:

初,公孙无知虐于雍廩。((p 0177)(03080401))(028)

《庄九年经》:

九年春,齐人杀无知。((p 0177)(03090001))(028)

《庄九年传》:

九年春,雍廩杀无知。((p 0179)(03090101))(028)

《庄九年经》:

秋七月丁酉,葬齐襄公。((p 0178)(03090004))(028)

我的粗译:

早先,公孙无知一直苛刻对待主管自家采邑葵丘的大夫雍廩。到齐襄公(诸兒)被杀的下一年,我们庄公九年(公元前六八五年,周庄王十二年,齐襄公十三年),春天,雍廩杀了无知(公孙无知)。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初,公孙无知虐于雍廩”曰:

此与九年“雍廩杀无知”为一《传》。凡记今事而追溯其始事,则云初;记初而无今事,独为一《传》,无此事理,此以年分《传》者妄分耳。杜《注》云“为杀无知《传》”,知杜所据本已误分,而杜已不知其当为一《传》矣。说详杨树达先生《读左传》。昭十一年《传》云“齐-渠丘实杀无知”,故知雍廩为渠丘大夫。渠丘即葵丘。昭十一年《疏》又谓郑众以渠丘为无知之邑。渠丘既为无知之邑,又以雍廩为其大夫者,晋封桓叔于曲沃而以栾宾傅之,郑以许叔居许而以公孙获佐之,楚使太子建居城父而使奋扬助之,并是一邑而有二人,则无知与雍廩同居一邑,当亦如是。说详高士奇《春秋地名考略》。《齐世家》“齐君-无知游于雍林”云云,“雍廩”作“雍林”,且以为地名,与《左传》异。然《秦本纪》又云:“齐-雍廩杀无知、管至父等”,则太史公又未尝不以雍廩为人名。说详刘文淇《疏证》。无知又称仲孙,见昭四年《传》。

桥案:据昭二十年《传•注》,楚-大子建所居城父尚有“城父人”即所谓城父大夫,似应是大子建之主要辅佐者,位在奋扬上,未知孰是。

《昭四年传》:“齐有仲孙之难,而获桓公,至今赖之。”((p 1245)(10040102))(108)。

杨伯峻先生注“九年春”曰:

(此年)正月朔丁丑冬至,建子,有闰。

杨伯峻先生注“齐人杀无知”曰:

此与隐四年“卫人杀州吁”同例,不书“君”,不以君视之。

杨伯峻先生注“九年春,雍廩杀无知”曰:

《齐世家》云:“桓公元年春,齐君-无知游于雍林。雍林人尝有怨无知。及其往游,雍林人袭杀无知。告齐大夫曰:‘无知弒襄公自立,臣谨行诛,唯大夫更立公子之当立者,唯命是听。’”与《传》异。《管子•大匡篇》亦载此事,与《经》、《传》同。

杨伯峻先生注“秋七月丁酉”曰:

丁酉,二十四日。

杨伯峻先生注“葬齐襄公”曰:

无《传》。九月乃葬,以乱故。

————————————————————

无论诸兒还是无知,都很不靠谱,不知随后与小白(齐桓公)争位的子纠如何。齐国能够有齐桓公和管仲这对搭档上位,“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还真是有点偶然啊。


2019-02-09 05:29:4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