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的喀什, 我的南疆 -- 故乡在喀什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4001 阅 505220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2-20 23:22:57
4392244 复 4368042
故乡在喀什
故乡在喀什`70356`/bbsIMG/face/0000.gif`70`10423`23796`210902`从九品上:文林郎|陪戎校尉`2011-03-05 16:12:07`
40补, 帕合塔的坑 29

帕合塔,维吾尔语棉花的意思。1990年代初,新疆提出一一黑一白经济发展战略,一白,指棉花。

这以前,新疆也种棉花。这以后,种棉花有了明确目标:争全国产量第一。

南疆是否适合种棉花,当时有争论。喀什有些部门的领导呈文分析,警告。但是,不同意见很快被压制,并抹去。质疑者显然没看清一黑一白的性质。它是披着经济外衣的政治运动。

后来新疆的确做到了棉产量第一。但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可总结为:帕合塔的坑。

为了植棉,供销社系统实行类似部队“师改旅”的调整。按自治区的设计,以前的区地县体系,已不适应农村商品流通形势,地区一级须退出农资流通领域。

这其实是对南疆缺乏了解。南疆的经济建立在绿洲之上,绿洲间距基本在200公里左右。同时它们之间的物产和需求差异很大。多一个层级的供应,很大程度上提供了一种缓冲和弥补。如,喀棉就是用地区棉麻公司在计划外收购的棉花,生产经营的。地区一级公司退出,喀棉立马陷入困境。

在南疆农村,供销社商店除了销售,更有信息沟通和物资交流功能。1990年代,一切围绕棉花转,农村许多物产直接退出了市场,如:紫草,桃核,羊肠,蚕茧……以前,这些都由村一级供销社收购,再经乡,县和地区汇集,然后供应内地。供销社改制,把农民的钱袋子搞没了,从功能上看,废了南疆经济的毛细血管。

原来南疆经济的流通,可以找到理论支持的,如:长尾理论[1]。但要重建可靠的系统,很难。

讲到南疆种棉的有利条件,主要有这么几条:水土光热,劳动力和土地面积。水土光热是自然条件,没错。但别的都是一厢情愿。比如劳动力,不是会抡“砍土曼”(新疆的一种阔面锄头)就行。从选种、虫害防治、田间管理,到采收、去“三丝”[2],再到结算,没一件不劳心费力。许多县的党政干部,都被下放到田间地头。我几个同事,从县里避入地区一级机关。究其原因,都说:地区机关没种棉任务。

政治运动自不会遵从经济规律,所谓“不惜代价”,到头来棉农只能入不敷出。城里人,内地农民破产还可以打工翻身。南疆农民却不行。除了各种摊派,扣税,义务工,还要供养清真寺。

新疆凋敝的农村,党员退党成了特有的政治风潮。此消彼长,宗教势力随之而起。当农村无法支撑其膨胀,宗教势力即转而榨取更富有的群体。导致维吾尔人的中产大逃亡[3]。

没人梳理诸多社会问题,与90年代一黑一白经济大跃进的因果关系。同时又要把社会稳定这篇文章做出花来,结果如何,可想而知[4]。

好在兵团自成体系,自其恢复后,棉业有所发展。尽管也有教训值得总结,但至少没掉进帕合塔的坑里。

————————————

[1] 长尾理论是网络时代兴起的一种新理论,由于成本和效率的因素,当商品储存、流通、展示的场地和渠道足够宽广,商品生产成本急剧下降以至于个人都可以进行生产,并且商品的销售成本急剧降低时,几乎任何以前看似需求极低的产品,只要有卖,都会有人买。这些需求和销量不高的产品所占据的共同市场份额,可以和主流产品的市场份额相当,甚至更大。

[2] 三丝,指混入棉花中的异性纤维,包括化学纤维、丝、麻、毛发和塑料绳等非棉性纤维。俗称三丝。

[3] 外逃者主要分两类。1、参加圣战的,有雇佣兵的地方都有,如: 车臣,叙利亚,菲律宾和阿富汗。回国后多成为"三恶"暴恐分子。2、非法移民,主要是土耳其。土耳其有时将其作为开疆辟土的工具,放到叙利亚建定居点。

[4] 80年代中期以来,新疆党政机关存在一种离心力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2017年,始定义其为: 两面人。


  • 本帖 3 回复
通宝推:青颍路,审度,南宫长万,独草,
最后于2019-02-25 10:51:24改,共1次;
2019-02-20 23:22:5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