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的喀什, 我的南疆 -- 故乡在喀什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4001 阅 504865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3-11 19:10:51
4394614 复 4210385
故乡在喀什
故乡在喀什`70356`/bbsIMG/face/0000.gif`70`10423`23777`210837`从九品上:文林郎|陪戎校尉`2011-03-05 16:12:07`
61. 苏联怎能不倒下 (新疆的海 十九) 35

历史的来看,新疆周围的这些斯坦其实就是苏联式分配,英国式分配,和美国式分配的几个部分构成的。

分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大块蛋糕,看上去诱人美丽,但怎么分有时要远比做蛋糕难的多。谁是主人,谁说了算,和谁分,分多少,这些都是需要动脑筋,下功夫,讲原则,会变通的。分配没有搞好,一切努力都付之东流的故事,非《水浒》莫属。一百单八将“风风火火闯九州”,看似讲的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其实讲的是:你有我有全都有(敲黑板,划重点)。但是怎么分呢?晁盖时期,大家都在聚义堂里说事,“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银”。义,就是酒肉和金银。宋江时期,大家在忠义堂里坐着。前机要室主任宋江采取的是基于前工作经验和团队现实结合的模式。这种模式下,政治上来讲吏兵学(含神)工商友基本上都照顾到了,但实际上来看所有人也都得罪了。一个最现实的问题就是:没有人愿意干活了。一帮子土匪,刁民和屌丝不去打劫,那么多张嘴怎么办?所以,宋公明选择了“招安”(其实是被招安)。但是诺大个宋朝也没有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来就养这么多星星,于是与水泊梁山业务最接近的的“平叛”就成了基本对口的业务。平叛(征方腊)更是忠义堂的plus,“人心散了”是最明显的事,“队伍垮了”其实也是早早晚晚有事。

阿富汗以北基本上就是苏联分配模式的遗产。苏联其实就是水泊梁山的放大版。列宁说过:一切权力归苏维埃。在苏联模式下,一切都归了苏维埃。事实上,苏联也的确拥有了国家的一切。但是,有些东西是国家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的。如,经济。苏联的军事力量是带来了巨大财富的,那个跑到西伯利亚的高尔察克被打垮后,300-400吨的黄金财富着实让年轻的苏维埃有了“阔”起来了的感觉(此黄金与今日台湾的黄金储备大致相等,423.6吨。注一)。苏联的草莽精神也是带来巨大的发展飞跃的,如,推动安22,图114,和图95的发动机NK2,就是利用原德国工程师设计出来的。在于西方对峙的各军事领域,苏联也是“障百川而东之,回狂澜于既倒”。

如果说硬件方面,苏联是可圈可点,那么软件方面,苏联就乏善可陈了。软件就是市场,就是思想,就是流通。苏联可以炸响5000万吨的“沙皇炸弹”(注二),但是苏联一直没有把粮食的流通做好。苏联自1947年以后,其实告别了饥荒。但是农业生产体制的落后,流通信息的滞后,农产品消费的超前,使得苏联一直没有办法理顺经济的配比。农业体系的虚浮,对饥荒的恐慌一直与苏联如影相随。这种莫名其妙的不对称也造成了苏联在政治上的摇摆,并对世界格局产生着深远的影响。如,苏联的饥荒大约是13年一次,按照计算1960年大致就是荒年。这种荒谬对1950年代末的中国三年自然灾害更产生了叠加的影响。1971年苏联从美国前前后后共购买了1800多万吨小麦,使得美国自身粮食缺少了三分之一,造成了粮食价格暴涨。

苏联的粮食短缺,与其说是粮食作物的短缺,不如说是肉类和经济作物生产的滞后。“一切权力归苏维埃”没有错,但是“苏维埃不是可以解决一切的”。苏联对于政治和经济的理解的确与《水浒》类似。比如《水浒》中就没有种粮食的,有一个张青还是先搞“菜园子”,后来还转行开了黑店。苏联是按照工业化的模式来理解,经营和规划农业的。但是,在苏维埃视野之外 ,有许多灰色地带其实是给了苏联解决农业问题的机会的,如,郊外别墅。在苏联 时期,很多人都在郊外有一套别墅,说是别墅,其实说成家庭小农场更准确。周末,苏联人在小农场里或是耕耘,或是收割。多余的农作物甚至还可以拿来交换或者出售。这样的灰色经济其实一方面弥补了食物分配的不足,另一方面其实也是苏维埃经济的组成部分。但是就因为理论无法自圆其说,苏维埃就一直在忽视回避国家经济体制外私有制经济存在的问题。到了1980年代,随着苏联国力的增强,人民的生活水平和需求也是水涨船高。苏联的流通更是到了荒唐的地步。例如,在与新疆一山之隔的乌兹别克斯坦,就因为种棉花“富”了。后来,抓出了贪官污吏,还是挺大的官。抄家后,发现了满屋子的卢布现钞。有了卢布,但是没有可以用来消费的商品与苏联的“饥荒恐惧症”其实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归根结底,苏联是分配制度出了问题。一个国家,没有奖勤罚懒的机制,没有业精于勤的驱动,没有勤能补拙的冲劲,没有克勤克俭的态势,那么走下坡路是必然的。苏联的倒下,从分配的角度来看,实在不是什么意外的事。

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其实不仅继承了衣钵,还得到了传承,尤其是分配制度。1990年代,一个强大的苏联被内外两种忽悠给整瘸了。对内的忽悠就是把苏联破碎成了酒肉和银子,以

“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银”的模式解体了。在这种模式下,貌似大家的分配都是一样的。但是在上演了卢布“有钱不用,过期作废”的崩盘后,概念上的公平迅速被事实上的高度寡头化集中代替了。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当时的《伏尔加河报》采访时说:“给俄罗斯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它将变得让你认不出来”。三十年即将过去了,俄罗斯在发展的道路上依然徘徊。。1991年后,许多斯坦都独立了。如果说俄罗斯自苏联解体后一路坎坷,负重前行,独联体的各斯坦也不容易 。随同新的国旗到来的,还有所谓“三股势力”,即“三恶”,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与“三恶”的斗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随着油气市场的兴旺,俄罗斯带着各斯坦又作了一回“苏联回归”的梦。只是,貌似又是南柯一场。与中国对照,不禁令人唏嘘,不禁让人想问:俄罗斯还要继续倒下去吗?各斯坦还要继续倒下去吗?

阿富汗以南基本上就是英国分配方式的遗产,与苏联分配中的眉毛胡子一把抓的粗放式分配,不同,英国分配方式更接近于: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即保持距离,关系归关系,生意归生意。英国把印度这么大一块地方搞成了殖民地,但是英国从来也没有说哪一块土地是英国的。印度的夏天极度难熬,就是这样,英国也没有把避暑胜地当作什么不可再得的宝物。只是在克什米尔的湖区修了船屋。诺大的一块地方,到分治的1947年也没有整一块真正属于自己的土地。现在的巴基斯坦,印度和孟加拉一方面都是没有入得了英国眼,另一方面又都是在英国建立的社会运营模式上生存和发展。英国模式的行车,铁路,司法,行政,和语言。这么多年过去了,英国在许多英联邦国民来看还是智慧的源泉,财富的宝库和人生的天堂。1947年至今,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的社会基本上还是按照分治时的底子运转着,让人不禁想唱: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

阿富汗是经历过了英国和苏联的“洗礼”的,所以到了美国到来后,阿富汗依然是“钢豌豆”一颗。美国是世界是把“分配”理得最踏实的一个国家。把美国的“分配”理顺的居功至伟之人是林肯。林肯首先是靠南北战争解放了黑奴,把国家实现了统一。然后,林肯通过《宪地法》(Homestead Acts)推进了西进运动(Westward Movement)为美国农业资本主义的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同时,林肯还打击了怀有异心的宗教:摩门教。当时已经落脚盐湖城的摩门教仍然头生反骨。在南北战争中焦头烂额的林肯依然拿出一支部队紧紧地钉住了摩门教。当然,林肯也有失败的记录,这就是林肯对美国金融寡头的战争。今天的美国,依然把林肯当作神来看待。在美国80号州际公路的最高点,美国人给林肯塑了像。离林肯像不远的地方,就是摩门教的内华达州。只是到了阿富汗,美国也遇见了难题,毕竟按照美国的分配原则,阿富汗除了牵制和象征的意义,金融资本落地基本上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中国的历史到1949年拐了一个弯。1949年之前,中国的农民与土地是无缘的。解放前,中国的各朝各代都是在分配,尤其是土地分配这个问题上躲躲闪闪。今天的中国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是,在社会财富分配上,中国是唯一实现了以土地分配制度为基础的相对公平的社会分配制度,这一方面为中国的发展立下了定海神针,同时也为中国的对外开放创造了一个举世无双的条件:端口。

如果说中国端口最有潜力的地方,新疆无可替代。

 

注一: https://www.chinatimes.com/cn/newspapers/20170313000372-260110

注二: AN602(俄语:АН602),别称“沙皇炸弹”(俄语:Царь-бомба),是冷战期间苏联所制造的氢弹,总共制造两枚,其中一枚于1961年10月30日在新地岛试爆,另一枚作为研究与备用。它是人类至今所引爆过所有种类的炸弹中,体积、重量和威力上均为最强大的炸弹。它又被称为“库兹卡的妈妈”(俄语:Кузькина мать),这是一句俄国谚语,粗略翻译为“我们要你好看!”可能与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尼基塔·赫鲁晓夫在1960年的联合国大会会议上,承诺给美国看看“库兹卡的妈妈”有关。它的爆炸当量本来相当于一亿吨的TNT炸药,不过苏联当局忧心试爆后的核子落尘对环境的严重影响,会导致内政难题与外交风波,因此将核弹减半为5000万吨的爆炸威力[1]。尽管被削减了一半的威力,沙皇炸弹的威力依旧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投掷于广岛和长崎的「小男孩」原子弹的3800倍,「胖子」原子弹的2300倍。虽然苏联成功完成试爆,沙皇炸弹仍然从未列入现役武器,苏联军方仅想要将沙皇炸弹作为苏联在军力上的象征与展示。


  • 本帖 7 回复
通宝推:青颍路,北纬42度,桥上,
2019-03-11 19:10:5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