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MBA和中国里应外合联手搞垮北美制造业 -- 脑袋

2019-04-21 08:44:11脑袋
【原创】996是福报-什么样的生产关系才适应现在的生产力

马云这回被骂惨了。其实我挺相信马云说这句话是真心这么认为,也相信所有支持他言论的大老板也是这个思想境界。不然他们也拼不出这番事业。这种工作态度,非常正能量。可以想见,如果全中国人都在内心深处热望996的生活模式,在感激有996的机会,川普先生现在在白宫应该不是在怎么琢磨收拾中国,而是在祈祷习总别收拾得太狠。

这是非常好的,值得提倡的工作态度,也是现阶段在试图赶超的后进国_中国能追上人家的好办法。勤奋拼搏永远值得赞扬。如果我们都像法国人.意大利人一样享受悠闲生活,和美国的差距就不会是缩小,而是加大。

只是这句话,任正菲来说,华为来说,大家意见不会太大。马云来说,问题就大了。因为凭啥我996为你的事业拼搏?为别人的财富事业,拼命奋斗的人是被洗脑的奴隶。阿里巴巴所有权,和那些996的人有多大关系?反倒和日本人,和华尔街关系不小。马云你既然看重这种拼搏精神,看重这种事业心,就别只灌鸡汤,来点实在的,像任正非一样,把股权稀释开来,让996的员工持股,让他们为自己的事业奋斗,就算10107都没人会说三道四。

马克思的许多理论,其实很经得起时间考验。比如生产关系要适应生产力。在知识经济的时代,人力特别是智慧力是高科企业最重要的资源。在这种情况下,大家仍然习惯性接受企业所有权为资本所有,其实是一个不适应现在生产力的落后生产关系。我一直觉得华为这个公司,伟大的地方不仅仅是为中国占领了一块高科技阵地,而是为世界探索出一种全新先进的企业模式:用股权实现的劳动者集体所有企业。它的无敌竞争力,也许更多来自于这种先进的生产关系。

中国作为一个追赶国家,就算把美国的资本主义学个十足,也最多做成美国一样,谈何超越?而历史上的超越国,大都在社会生产组织模式上有创新,才会产生代差型差距,甩开老霸主,不然很难应付先发的霸主卡位打压挑战。

其它的中国企业,说实在的,组织效率其实不如美国一流企业。所以才大都在低质低技术领域内生存。只有华为,在高质量,高技术领域甚至超越美国一流公司,这是其组织模式已经超越了美国公司。苹果工程师只是领用高薪的为华尔街打工的打工仔。他们如何比得过华为那些为自己奋斗的996?

一个打下江山的皇帝,把管理国家的权力和对国家所有的权利终身持有,死后传给儿子。在以前是天经地义的。现在叫封建落后思想。现代国家政治共识是国家是属于所有在其中生活的公民的,大家投票选择一个首脑来组建个管理层,在任期内管理国家。这时国家作为公共财富,为所有公民共有共管,管理层有个任期。这样的公民国家,在近代的国家竞争中是把所有的皇权国甩在了后面。

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社会规则是为资本定制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就像皇权社会中皇权神圣不可侵犯一样,是不可触摸的核心价值观。所以在经济层面,我们很难看到资本主义国家,把政治上已成常识的原理,用在公司组织模式的改革。仍然沿用着血缘继承,资本终身所有这种落后的皇权模式。

马云鸡汤的说服力困境来源于此。马云劝说员工按996模式奋斗生活。听起来,就像皇权社会的皇帝,劝国民为他的帝国抛头颅,撒热血。也许封建社会,有许多这种死忠奴才。但现代社会,大家就会觉得这个人是个忽悠,有点邪教的感觉。华为的模式,更像个公民社会。公民对一个国家的归属感,在一个现代国家中激发的创造性和上进心,是一个皇权社会奴才无法想象的。因为一个是自己的组织,一个是主子的组织奋斗。当任正非要求员工发扬华为的床垫子文化时,大家就没那么反感,邪教味道就不算浓。因为这像个现代国家领导人号召人民为国家奋斗一样。

借用现代国家的组织构建模式,探索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新公司模式。华为做出了很好的试验。华为坚持不上市,拒绝外资入股。华为的公司所有权结构得以可以不受资本影响,才有可能在这个资本登上皇位的时代,变成属于劳动者按股权集体所有。华为更像现代公民模式的公司,而不是资本皇权模式的公司。

我们也应该认识到,保证资本方的利益,是必须的。不然就会出现古代老财,把金元宝埋在自己后院,也不拿出来投资的情况。那会出现社会经济的大倒退。但3这个理由,绝不够让资本长期处于皇位。特别是现在知识经济时代,劳动者对于一个高科技公司的作用已经远远超出流水线大生产时代,资本对一个企业的作用已经不是那么起决定性作用时,还那么坚持资本对产权结构的支配地位,利益分配严重倾向资方,我认为也是不适合的。

其实西方现在面对的问题,很大原因就是这么造成的。比如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财富越来越集中到1%人群,阶层固化,等等。就是财富分配过于倾向资本持有方。西方的另一个问题是产业转移。华为这类企业想转移,是不可能的。因为大股东是它的公司员工。他们不可能做出让自己失业的决定。

所以我认为,为适应这个时代的生产力,至少在高科技领域的公司,劳动者重要性高的的公司,可以考虑华为特色的公司改革。中国可以在已经被美国人玩坏的失败公司,中兴公司,做个实验,看看改造效果。方法是现有公司股份,转化为公司债卷,以后资本方就继续获得债卷利息。也可在债卷市场变现。公司股份转为员工按贡献度持股。这个股份不可交易,离职时就变成公司债卷。资本在这个不断量化宽松的金融环境中,不再是稀缺资源。也就不应该享有对公司控制权,只是保留其股息的收益权。

具体细节,估计还得研究华为搞法,他们探索了很多年。而且看来是行之有效的。

可以设想,如果中国的大规模高科公司都以这个符合社会主义原则建立,对中国社会的好处是巨大的。

首先解决了中国精神分裂问题。老共一开会就口口声声社会主义原则,按劳分配等等。但社会执行上,全世界都觉得你比资本主义还资本主义。这下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第二,解决了贫富分化问题。如果中国一线的科技公司都按这个模式组建。至少这千万高科从业人员会帮那几个百亿级的超级富豪分享一些财富。

第三,解决企业传承问题。第一代创业,第二代玩超跑和明星的富二代,就没多大机会祸害这些其实已经是公众财富的企业。

第四,这些企业由于持股人是10万人规模,在中国现在的政治空间,也不容易被不良政治家族算计,因为社会影响会太大。比如,如果一个企业就几个大股东。把他们搅入一桩案件,搓揉几下,也许股权就可能易手。但这个过程,权贵分得财富,这个企业也会很快半死不活。在中国的政商环境中,卷入政治纠咯的企业,兴衰就不由己了。他们因为这种原因失败,是国家民族损失。为了抵消强大政治力量的影响,目前发展还算稳定的公司有两种情况。一个是大股东人不多的情况。这时就得要么和政治力量结盟,和政治家族分享股权。麻烦是政治家族斗争失败,企业也就跟着完了。一个是去外国上市,拉外资入股,拉洋大人对付官老爷。麻烦是缺乏独立性。也容易被外国政府以法律诉讼威胁,让公司缺乏对国家忠诚度。结果是双方都不信任你。有机会洋大人和官老爷都收拾你。中兴就是被它信任的洋大人收拾了。而联想在失去内部市场的信任。另一种情况就是华为模式。对外战斗力强大,抓了创始人的后代也不轻易屈服,还同时可避免国内政治力量的惦记,保证经营发展的一定独立性。

第五,这种公司符合社会主义原则,在道义上站住了脚,而且具有规模复制和扩张力。让中国软实力也得以增长。可以想见,这种构建模式的中国跨国公司,到了国外,对当地人会是一种多么不一样的体验。他们和西方公司不同,但一样具有强大竞争力和模式复制扩展能力。

第六,这类企业数量多到一定程度,一种全新的社会模式的经济基础就打下了,也许中国真建立出一个全新的更优越的社会。这个社会的经济环境仍然是市场经济环境,充满着活力。避免了旧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死气沉沉。但它又确实按劳分配,社会财富分配比较均匀,国家长远后劲很足。

也许,这才是一条有可能超越美国的道路。我觉得我们的改革不走到类似的制度创新上,是很难赶上美国。那是一个占据了太多优越条件的被赐福的国家。

通宝推:兰州人,逍遥蜀客,桥上,
帖:4397870 复 384245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