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研究员中的另类 ?C “铁拐李”杨耀武 -- 萨苏

2005-07-08 06:02:14萨苏
十二。学医还是学数学

杨先生后来说刚看见这俩人的时候心中别的一跳,想,这么大个子,莫非是来比武的?这年头已经不兴这个了阿。

杨先生是见过比武的,但远不是武侠小说上那种眼花缭乱的比法。

幼年杨先生随刀箭药师傅坐堂,来了个老头儿,说膀子伤了,请大夫给看看。师傅把他让到里面铺上躺下,挥手让杨先生先去摸摸,看骨头有毛病没有。

杨先生上手一摸,就觉得不对。

以他当时的手法,一按两按,居然找不到老者的骨头在哪儿。错谔中抬头看时,却见老者目露精光,对他点头而笑。

他一愣的功夫,师傅已经看出不对来了,走上前来,伸手按老者的肩膊。老者不再托大,一闪避开,披衣而起。

以后的事情杨先生不太理解,那老者便和师傅说起话来,说着话脸上还带着笑意,师傅说请老者“赏一口饭吃”,老者微笑摇头,忽然间两个人就动了手。

杨先生当时还小,难解其中精妙,只说那老者绝非等闲,一出手之下太师椅的硬木椅背拦腰击断。刀箭药师傅甩了长衫,跳出门外,二人在院子中继续交手。不数合,老者忽然微微变色,似乎中了一招,回头就走。

杨先生出来看,师傅站在院里喘气,后背汗透重衫,竟是十分的紧张。半晌,师傅把手摊开,只见他手中握了一支飞镖,已经被捏得扭曲变形。他这才领悟到那老者实非善类,交手中突然用飞镖伤人,不料刀箭药师傅双手硬功过人,将飞镖抓住捏毁,才将他慑退。

师傅不让他多问,说江湖上的事情,与你无关。

这两位难道也是来干这个的?

正胡思乱想着,那位黑铁塔一样的开口了 ?C “您是科学院的杨老师吧?”

“是我,您是。。。”

“哎,我是X军他爸,这个是X军他妈。孩子不懂事,我们来看看您。”

X军,就是那个“踢谁不好我踢杨瘸子”的小伙子。

“噢,那快请进门说话吧。”其实杨耀武先生待人诚恳热情,看人家这么客气,自己还打了人家儿子,觉得很不好意思。进门,杨先生忙着倒水,那两口子一脸忠厚,女的还提着点心包,直说不用不用。

不用不用然后就冷了场,三个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末了还是那黑铁塔一样的汉子咬了咬牙,说话了 ?C “杨老师,我们找您来阿,是因为这个,X军这小子太不像话了,怎么能劫您呢?我们管教不好,您看,这小子说想给您交学费,今天偷了家里十块钱,我打他个臭死。”

“哎。。。”杨先生当时的尴尬就别提了。

“哎呀,你说的这是什么阿?看你也不会说个话,还是我说吧。”看看气氛不对,那位妈妈赶紧开口了。

别说,还是女同志厉害,终于把事儿讲明白了。

原来,这几个小子拜师不成,胖子想出一招 ?C 咱们不让杨老师白教,咱们交学费他还能不收么?于是几个小子就想办法搞钱。

那个时代又不能上麦当劳打工,在火车站刚“丢了份”也不能再去了,他们能有什么办法?只能从自己家动手,兔子吃窝边草。

象军儿,就从家里偷了十块钱,结果,让他爸爸发现,痛打一顿。当妈的比较细心,觉得孩子这几天行迹诡秘,不放心,反复打听,终于弄明白了,于是找上门来。

杨先生觉得这毕竟是“我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的事情,道歉:“您看,都是因为我,给你们添这么多麻烦。”

“可别这么说。”X军他爸爸赶紧拦住 ?C “我们来可不是说您的不是,是有事求您的。”

“什么事儿呢?”

“您还是把X军收下当徒弟吧,交学费我们掏,我们夫妻俩求您了。”

“这。。。”杨先生挠头了。

原来,这X军家里是双职工,吃喝不愁,他小时候并不是学习不好的孩子,脑子很聪明,只是淘气异常,等闲老师降不住他,于是常常来家告状。X军的爸爸是朝阳锅炉厂的工人,脾气暴躁,老师告状就打孩子,当妈的胆儿小也不敢管。打来打去孩子也就有了自暴自弃的念头,再交上一帮坏朋友,就经常不回家了。

现在说这X军恐怕不过是有些少年多动症,缺锌,让他啃两节电池的锌皮就好了。但那时候家长不懂啊。

不懂是不懂,看着自己的孩子这样儿,当爹当妈的也真是打心里着急。

这次又偷钱,当然又一阵暴打。

不过这次孩子很硬气,最初问起偷钱干什么一声不吭。

直到当娘的反复开导,才讲明白了,说到杨瘸子一个人放倒他们一帮,字里行间还挺得意。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帮混小子服过谁啊?

当妈的忽然灵机一动,说:这是好事儿啊,哎,要是我们去替你说,让杨老师收你当徒弟,行不行?

那孩子当时就蹦起来了 ?C哎呀,妈呀,你要是能把他说动了,从今以后我肯定听你的话,学好。。。

。。。

杨先生真让他们给说动了,他不是不明白,孩子本质都不坏,关键是环境,他闲得难受能不惹事么?转念一想,说那我也不能收阿,我一个臭老九,得夹着尾巴做人,哪儿能收徒弟呢?

后来他说这两口子太实诚了,跟他说,臭老九不臭老九我们也不懂,可你杨老师肯定是好人,您看,这学校现在也不上课了,不管世道怎么变,跟着您孩子能学点儿东西,将来总得靠本事吃饭吧。

“革命形势一片大好”中,能说出这话就是掏心窝子了。

杨先生点头了,他想起来杨老太爷让他学点本事,免得饿死的事儿了。将心比心,可怜天下父母心。

当然,收了一个,那一帮就都跑不了。

真教他们武术?那还不惹祸么?

杨先生左思右想,说这样吧,明天让他们来,我收他们当徒弟可以,但是教什么在我,不愿意学你就走。

第二天,胖子他们屁颠屁颠的就来了,军儿去连夜通知的,好几位激动的一宿没睡好。

杨先生就说了,当了我的徒弟,以后不许去火车站劫人了,不许欺负小学生。。。

胖子他们点头如捣蒜,师父哎,师父哎,只要您肯教我们,我们什么坏事也不干了。

杨先生满意,说那好,我能教你们的就两样,你们挑吧,不愿意学的,走人。

第一样,杨先生递过一本书来。

大伙一看 -- 《微积分初步》。杨先生说了,想学数学的,我教你,将来总有用着的一天。

小混混们大眼瞪小眼 ?C 师父,这个。。。这个还是算了吧,第二样儿呢?

那,就跟我学点医吧。学医,我可不教武。

成,那我们就学医。小混混们答应的十分痛快 ?C 原来拜师这些天他们到处打听,多少也明白武术和医术相通,也许,学着学着就。。。

好,不过这有个条件,我教正骨推拿,针灸,你们得轮流当靶子。

哎。。。

问题是事儿到这个地步,也没法打退堂鼓了。

以后,一到星期天,胖子他们一伙儿就骑上自行车直奔中关村,学东西还真挺认真。学医是一方面,这个环境自有它的魅力。所谓潜移默化,别的影响我不知道,哥儿几个的孩子,后来别管是棍子打着还是卖房子卖瓦都上了大学,胖哥的儿子还考上了研究生,酒席宴上胖哥乐的来了个轻度中风,到今天嘴还往一边歪。这也算乐极生悲了。

几个小哥们儿都学得挺认真,不过,杨先生有分寸,涉及武术的,死活不教。

虽然不教,小哥们儿互相拿对方当靶子练手,居然背地里自己总结出一套功夫来,这可就是杨先生想不到的了。

而且,这帮小子居然还真拿人练手了。

更要命的是练的还是一位所领导。。。

[待续]

资深推荐:ArKrXe,
帖:441224 复 42635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