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赢得自由 - 序 -- 88BaBa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3 阅 789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7-31 02:05:40
4415981 复 4415928
88BaBa
88BaBa`18018`/bbsIMG/face/0002.gif`70`3608`1712`26708`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7-06-06 11:10:43`
【原创】3.回顾篇 - XI 余音绕梁的深远影响 5

苏联的社会主义实验失败了,可这绝不是历史的终结。数以亿计的人们在一个理想之下团结起来,决心克服任何困难去摧毁暴力与资本的统治,去建立一个真正自由的社会,这样的壮举不可能不在世界的所有角落产生回响。而其中最大的回响与反应,有些出人意料的,竟然是来自作为世界资本统治中心的西欧与北美。

和物质匮乏与民主土壤贫瘠的苏联不同,西欧和北美的发达社会已经掌握了最先进的生产技术,普及了教育,同时又已经在一部分成员(资产者们)中实行了民主制度。要让这样的社会为其全体成员产出更多更好的产品,并减轻他们的劳碌辛苦,唯一的障碍来自社会掌权阶层的过分贪婪与自私。这个阶层的精英们在追逐资本的残酷冒险中被训练成不仅不能考虑人类或公共的利益,甚至也不能认识自己这个阶级的利益,只有赤裸裸的对个人利益的追求才是一个合格资产者的行为准绳。正因如此,即使那些几乎可以立即缓解社会紧张状态并在中短期为资本整体带来更大收益的政策(比如失业救济和八小时工作制)也是单个资产者永远不会采用的。只有一个强大社会主义政权废除私有制的现实威胁才能逼迫这些永远尔虞我诈的守财奴们勉强地同意采取那些对社会来说是改良,而对他们自己来说是救命的措施。

苏联(以及后来的红色中国)的挑战是这些措施在欧美得到实现的直接原因。在第一个社会主义政权的强大思想攻势面前,再容忍一群贪得无厌的资产者为了利润而在竞争中无限度地压低工人的生活水平和政治地位就等于自掘坟墓。而在国际关系中继续把殖民地和弱国人民当成奴隶对待,也必然把他们推向手擎民族自决大旗的红色东方。选举权的普及不得不大大加速,好维持“民主国家”的脸面。八小时工作制和其他的劳动保护法规也必须尽快实施,不然工人就会听信红色恶魔的宣传。至于周期性经济危机造成的广泛失业,这样可能引发自家革命的社会火药桶可不能再“无为而治”下去,必须马上用公共财政措施来干涉解决。

所有这些离经叛道的对策在任何坚持“自由放任”(或者更确切些,唯利是图)原则的个体资产者看来都是割心头肉一般的自残,但却是治疗资本社会崮症的良方。失业的减少会增加社会总体的消费能力,缩短的工作时间会让劳动者更有闲暇也更有能力学习掌握更精细更复杂的技术,两者都会为资本的拥有者们创造更多的投资机会与获利空间。选举权的普及,只要用复杂的选举规则和有效的媒体控制作为安全阀,就不但不会伤及资产者们的实际权力,反而会让他们在面对工人群众时更加底气十足。

社会改良政策使得二战后的欧美出现了长达三四十年的持续高速经济增长,每年4%的GDP增长率比起历史上基数更低、看起来增长更容易的“自由资本主义”时期简直是飞速。不仅如此,几个处于“对抗共产主义”前线的边缘小国与地区也由于美国的巨额援助而改头换面。当对面的苏联和中国大陆需要从每个人的饭碗里挤出发展工业的种子基金时,韩国与台湾却可以直接从最先进的工业国得到最前沿的技术与投资。两千万人口的台湾在二十年里得到的美国经济(不包括军事)援助是如此充沛,竟然和对岸十亿人口三个五年计划里拼尽全力“挤牙缝”引进的设备总金额相差无几,更不用说台湾随着大笔美元而来的技术经常要比大陆从头摸索开发的版本先进好几十年了。“四小龙”们在1980年代让刚打开国门的中国人羡慕不已的经济成就其实正是“积累=增长”原理的又一个现实证明。只是那积累的源头是永远不会对红色大陆开放的。而且,如果没有大陆社会主义政权的强大压力,也不会对台湾与韩国开放。

经济的持续进步必然要在政治与思想上留下印记。国家沙文主义本来只是食利者们为了自己的一点蝇头小利而制造出来的新时代神祇。这个虚假的偶像把人类国别、语言、肤色、习俗的差别宣布为等级的差别,并利用人类的无知与傲慢来吸引大批信徒的崇拜。许多劳动者拜倒在它面前,因为缺乏教育的他们以为要免于失业就必须上战场做炮灰;不少资产者也跪着亲吻它的臭脚,因为这些财迷心窍的人真的以为只有保住殖民地才能保住利润。社会改良的惊人成果现在让这喝人血的骗人神祇完全破产了。沙文主义在一国内部的版本 --- 种族歧视 --- 也自然失去了根基,按人种与肤色划分的现代种姓制终于在创造它们的国度里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社会主义的先驱者们为之战斗、流血、牺牲的许多目标,就这样在他们的敌视者与污蔑者的国家里实现了。那些一时得志的守财奴们尽可以咒骂这些大无畏的英雄,把他们称作恶魔、疯子、独裁者,并让不求甚解的普通大众信以为真。但他们却不得不接受这些先驱者留下的遗产:不分财富、性别、种族的政治平等原则,对劳动者的保护原则,以及公权力为了大众利益矫正经济运行的原则。

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是很多的。为了正义目标而斗争的勇士们虽然因为种种原因而失败,但他们胜利了的敌人却不得不在给死去的战士扣上“贼寇”帽子的同时,也把那正义目标的一部分当作自己的“善政”来兑现。中国历代的农民战争结局大多如此:只有这些规模与牺牲同样巨大的战争才能摧毁高度集中的土地垄断,并为下一个较为平均的自耕农社会打下繁荣的基础,然而最后分享到自己土地与轻徭薄赋政策的多半不是最初的造反者们。近代的社会主义运动同样如此:没有席卷全球的红色浪潮是无法遏制金融资本的自相残杀和毁灭趋势,并让潜在的生产力造福劳动大众的,然而最后享受劳动保护和富足生活的也不是那些资本秩序的最早反抗者们。对此,一个汲汲于个人得失的聪明人可以哀叹天道的不公或者人生的虚无,但一个能把自己与整个人类命运联系在一起的探索者则会从中看到战斗的价值和自由的希望。

更何况,社会主义的大旗仍然飘扬在五分之一人类的头上。作为人类文明巨流之一的中国文明,在面对工业技术所带来的巨大机遇与危险时,选择要按照社会主义的蓝图把自己拖出历史的泥潭,并赢得文明的重生和其中个人的彻底解放。这场持续了一个世纪的斗争,在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并取得了更为巨大的成就以后,现在已经面临一个关键时刻。在这个时刻,中国的选择将决定不仅自己的,也是整个人类的未来。


关键词(Tags): #自由 理想社会 共产主义 社会主义 民主通宝推:ccceee,
2019-07-31 02:05:4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