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丁丁历险记》背后的故事(0):引子 -- 奔波儿

2019-08-07 06:47:07奔波儿
【原创】(18)科学是把双刃剑

(17)“登月第一人”不是阿姆斯特朗吗?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刚刚熄灭,一道铁幕就树立在东西方阵营之间,一场波及全世界的“冷战”随即而来。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冷战进入了新的阶段——“Crisis and Escalation”(危机和升级),全球笼罩在核大战的阴影之下。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开始认识到科学是一把双刃剑,它不但是人们认识自然、改造世界的工具,同时也能被用来毁灭人类。在这种思潮的影响下,埃尔热构思了《向日葵教授之案》(L'Affaire Tournesol),并于1954年12月至1956年2月在《丁丁》杂志上连载。因为向日葵教授在英译本中被改名为“Calculus”(微积分),再从英译本转中译本时,又音译成了四不像的“卡尔库鲁斯”。就这样,这个故事的中文版本就变成了《卡尔库鲁斯案件》。不过,在本文中,我们还是称这位可爱的教授为“向日葵教授”。

点看全图

向日葵教授似乎是那种无所不能的科学家,他能够设计出潜水艇下海寻宝,也能开发出宇宙火箭登月探险。这一回,他又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发明呢?他的发明是利用超声波击碎玻璃,如果只是到这儿也就罢了,但在现实世界中,最先进的科学技术的第一个应用领域往往是军事。为了争夺向日葵教授和他的发明,西尔达维亚(Syldavia)和其邻国博尔多利亚展开了一场明争暗斗。在某种意义上,这对冤家正是影射了对峙中的以英美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

向日葵教授前往瑞士尼永(Nyon)拜会托波利诺( Topolino)教授,此人的名字在意大利语中就是“米老鼠”的意思。虽然名字是埃尔热胡编的,但他的住所地址是真实存在的。在中译本中,翻译出了一个很大的纰漏,把瑞士的“Nyon”和法国的“Lyon”搞混了,结果给张冠李戴,翻译成了“里昂”,但是,“里昂”什么时候搬到了日内瓦湖(即莱芒湖)边呢?

点看全图

博尔多利亚虽然是个假想中的国家,但无处不在的大胡子雕像明显是在讽刺20世纪最有名的那位大胡子——约瑟夫·斯大林。在他的铁腕统治之下,虽然苏联成为了一个世界强国,但是其极权统治所留下的恶果遗害后世,并永远着警醒世人。另外,博尔多利亚的首都是斯卓霍得(Szohôd),在布鲁塞尔当地话中接近于“Zo-ot”,意思是“疯狂的”,而丁丁、白雪和阿道克下榻的旅馆名为“兹诺”(Snôrr),在弗拉芒语和荷兰语中,“Snor”意思是“胡子”。类似的讽刺和调侃在这个漫画故事中无处不在。

点看全图

在漫画中,博尔多利亚的官员展示了一幅假想中的画面——一座高楼林立的都市在超声波武器的攻击中化为齑粉。半个世纪以后,类似的一幕真的发生在纽约的曼哈顿,2001年9月11日,虽然分子们使用的武器并非是超声波武器,但却是满载着生命的客机。在这些统治者和XX分子们的眼中,生命是不值得尊重的。

点看全图

最终,丁丁、白雪和阿道克将向日葵教授救出了虎穴。但他们的家莫兰萨庄园却被乔利恩·威格(Jolyon Wagg)鸠占鹊巢,这位保险推销员不请自来,带着自己的一"小"家子(avec ma petite familie),包括他的妻子,丈母娘,还有七个恐怖的孩子,将莫兰萨庄园弄得一团糟。正当大家一筹莫展之际,向日葵教授用一个小小的“水痘”误会,就让这讨厌的一家人溜之大吉。不过,这个讨厌的家伙在以后的故事中经常会出来跑个龙套。

(19)黑奴的解放

通宝推:桥上,
帖:4418183 复 437713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