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一起来给华为出点子 -- 脑袋

2019-08-09 00:59:28南寒
和脑袋老兄唱个反调

说老床不能控制这个政府,不能说不对。但老床在对华的事情上,他作为三无人士,无理念、无信念,无节操,本意要的是钱,说他不在乎我不反对,说没控制我以为多少有点误导。

他选总桶最初当然是为钱;有人说老床钱够了,就是个笑话;这个世界上觉得钱够的人不是没有,但老床肯定不是其中一个。他现在这个靠卖脸贴牌赚钱的生意,没有乍一看比当总桶更有效的路子了。

但他没想到玩得有点大,现在不是在发大财和发小财之间选择了,而是在自己加上亲属连任总桶和三族坐牢之间的选择了,所以现在从要钱变成了要选票,想要选票又有两个基本路子。

一个是迎合他的大盘、白人贫下中农反异族、异教徒的泄愤心理,而反异族、异教徒中国是最好的两个靶子之一。另外一个是拉美移民,这个反华还有其它的好处,一是很多左派也支持,二是左右两边反对的也不能公开反对。这里面还有一个具讽刺意味的事情,由于国际力量对比、资本的逐利性和老床国内的有限的执行力,他的基本盘从他搞中国中短期能得到的结果中无从得利;同时这些人也没真到了过不下去的阶段,也没有足够的思想来看清楚因果,中短期内能泄愤就行。所以老床一天不脱险、反华就得搞一天。搞不出结果,就一直搞下去,反而对他更有利。

他的第二个选票来源,就是靠那些一根筋、所谓single issue的右派选民和利益集团,这些人除了自己眼里的那根筋,其它事情也是三无的态度。中国人很不幸的一个事情就是这其中一个single-issue集团就是极端反华派;而其它single-issue集团从老床那儿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以后、反人流也好、反枪支管制也好、反政教分离也好、反环境保护也好、反同性恋也好,旁边还有另外一个single-issue集团反华,他们既不关心、脑子也管不了第二件事。

老床为了保住这两个选票来源,他有意识的时候都是在纵容和煽动反华。但是,他为了保持自己的煽动性,有时候要进入一种我是流氓我怕谁的疯狂状态,这时候会表现出自己的无意识和下意识,会有一些自相矛盾的言行,在反华方面也不例外;但由于他的基本盘认同他的三无人格,他需要的话可以马上否认、对他没有任何约束力。

通宝推:桥上,脑袋,
帖:4418664 复 441709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