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本末分章全译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1 阅 2994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8-09 05:44:51
4418706 复 4380770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48217`19768`754787`从一品:开府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2008-04-16 00:13:57`
左传本末分章译文101晋平伐齐01/06 3

《襄十四年传》:

范宣子假羽毛于齐而弗归,齐人始贰。((p 1019)(09141001))(101)

《襄十五年经》:

夏,齐侯伐我北鄙,围成。公救成,至遇。((p 1021)(09150003))(101)

《襄十五年传》:

夏,齐侯围成,贰于晋故也。于是乎城成郛。((p 1023)(09150501))(087、101)

我的粗译:

在我们襄公十四年(公元前五五九年,周灵王十三年,晋悼公十五年,齐灵公二十三年),晋国一位卿范宣子(士匄)从齐国借走仪仗装饰用的鸟羽毛和牦牛尾却不还回去,齐人自此有了背离之心。

到下一年,我们襄公十五年(公元前五五八年,周灵王十四年,晋悼公十六年,齐灵公二十四年),夏天,因为反叛晋国,齐侯(齐侯-环,齐灵公)率兵围攻我们的“成”。我们随即加筑了“成”的外城。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范宣子假羽毛于齐而弗归”曰:

羽,鸟羽;毛又作旄,旄牛尾。羽及旄皆可用于舞,《周礼•乐师》之羽舞旄舞可证;亦可作旗杆或仪仗之装饰。《孟子•梁惠王下》“见羽旄之美”是也。

下面是阎立本《步辇图》局部,图中两位宫女打的大扇子据说就是雉尾扇,由野鸡的长羽毛制成。图片出自故宫博物院《阎立本步辇图卷》

点看全图

下面是白牦牛尾的图片,出自《牛毛、羊毛、绒; 天然白、黑、宗色》

点看全图

杨伯峻先生注“公救成,至遇”曰:

据下文帅师城成郛,则齐未得成,或鲁出兵而围解矣。

杨伯峻先生注“夏,齐侯围成,贰于晋故也”曰:

齐、鲁皆晋之同盟,齐以范宣子借羽旄而不归还之故,贰于晋,因而侵犯鲁邑。

杨伯峻先生于“于是乎城成郛”之后注云:

合《经》二文为一《传》。

“成”——“郕”推测位置为:东经117.18,北纬35.86(田家林,有遗址)。

下面是成国故城遗址的天地图卫星图片:

点看全图

下面是田家林遗址——郕城故城址的图片,出自《郕城故城址》

点看全图

“遇”(杨注:遇,鲁地,当在曲阜与宁阳之间。),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7.1,北纬35.9(“鲁”北,“成”西)。

下面是鲁襄救成至遇几个相关地点天地图地形图标注:

点看全图

《襄十六年经》:

三月,公会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于湨梁。戊寅,大夫盟。((p 1025)(09160002))(101)

晋人执莒子、邾子以归。((p 1025)(09160003))(101)

《襄十六年传》:

十六年春,葬晋悼公。平公即位,羊舌肸为傅,张君臣为中军司马,祁奚、韩襄、栾盈、士鞅为公族大夫,虞丘书为乘(shèng)马御。改服、修官,烝于曲沃。警守而下,会于湨梁。命归侵田。以我故,执邾宣公、莒犁比公,且曰:“通齐、楚之使。”((p 1026)(09160101))(101)

晋侯与诸侯宴于温,使诸大夫舞,曰:“歌诗必类!”齐-高厚之诗不类。荀偃怒,且曰:“诸侯有异志矣!”使诸大夫盟高厚,高厚逃归。于是叔孙豹、晋-荀偃、宋-向戌(xū)、卫-宁殖、郑-公孙蠆(chài)、小邾之大夫盟,曰:“同讨不庭。”((p 1026)(09160102))(101)

《襄十六年经》:

夏,公至自会。((p 1025)(09160005))(101)

《襄十七年经》:

十有七年春王二月庚午,邾子-牼卒。((p 1029)(09170001))(101)

我的粗译:

再下一年,我们襄公十六年(公元前五五七年,周灵王十五年,晋平公元年,齐灵公二十五年,宋平公十九年,卫献公二十年、卫殇公二年,郑简公九年,曹成公二十一年,杞孝公十年),春天,晋人完成了晋悼公(晋侯-周)的葬礼。

然后,他们平公(晋平公,晋侯-彪)即位,让羊舌肸当大傅,张君臣当中军司马,祁奚、韩襄、栾盈、士鞅当公族大夫,虞丘书当乘马御。于是改换礼服,整顿行政机构,接着平公往“曲沃”举行了烝祭,代表收获季节结束。然后布置守备,南下往“湨梁”与各家诸侯盟会。会上要求各家诸侯归还夺来的田地。晋人还为我们扣押了邾宣公和莒犁比公,指责他们:“通齐、楚之使。(与齐国和楚国有使者往来。)”。

会后,晋侯(晋侯-彪,晋平公)在“温”设宴招待各家诸侯,宴席上,他让那些参会的大夫们起来跳舞,还说:“歌诗必类!(唱的歌谣也得相配!)”,可轮到齐国执政的卿高厚跳舞时,他唱的歌却没相配,于是晋国执政的卿荀偃(中行献子)很生气,还发话说:“诸侯有异志矣!(那些诸侯有二心了!)”,就要求那些参会的大夫们与高厚盟誓,但高厚竟逃了回去。结果当时就由我们的卿叔孙豹、晋国的卿荀偃、宋国的卿向戌、卫国的卿宁殖、郑国的卿公孙蠆以及小邾之大夫共同盟誓,盟辞是:“同讨不庭。(要一起向不肯服从者问罪。)”。

一些补充:

此年距晋悼公出生不过二十九年,则其子晋平公也不过十三四岁。

杨伯峻先生注“三月,公会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于湨梁”曰:

齐侯不亲来,仅派高厚来,高厚又逃盟,故无齐。

杨伯峻先生注“羊舌肸为傅”曰:

肸即叔向。成十八年《传》云士渥浊为太傅,肸亦当是代士渥浊为太傅。《晋语七》叙晋悼公以羊舌肸习于《春秋》,乃召叔向使傅太子彪。今彪嗣为晋君,故以之为太傅。太傅之官不常设,卿或大夫皆可为之。宣十六年《传》谓士会将中军且为太傅,则以中军帅兼之。昭五年《传》,楚灵王谓羊舌肸为上大夫,则肸盖以上大夫为太傅。阳处父为太傅,且能易中军帅,见文六年《传》。

杜预《注》“张君臣为中军司马”云:“张老子,代其父。”

杨伯峻先生注“祁奚、韩襄、栾盈、士鞅为公族大夫”曰:

祁奚已于襄三年告老,而(此于)十三年后又为公族大夫,(不可解。)二十一年《传》救叔向。马宗琏《补注》谓祁奚疑是祁午,恐误。(云:“祁奚疑是祁午。”)韩襄,韩无忌之子。韩无忌掌公族大夫见襄七年《传》。《通志•氏族略》五引《世本》云:“晋-韩厥生无忌,无忌生襄,襄生子鱼。”

杨伯峻先生注“虞丘书为乘马御”曰:

《广韵》丘字注谓虞丘为复姓。《通志•氏族略》三以虞丘为晋邑,则书固以邑为氏者。说见梁履绳《左通补释》。

杨伯峻先生注“改服、修官”曰:

脱丧服,穿吉服。修官,选贤能。俞樾《平议》谓“官与馆古字通。修官即修馆。会于湨梁,所在馆舍先修理”云云,亦通。

桥案:十六年前晋国才“始命百官”(《成十八年传》(p 0908)(08180301))(083),故我译“修官”为“整顿行政机构”。

杨伯峻先生注“烝于曲沃”曰:

烝,祭祀之名。桓五年《传》云:“闭蛰而烝。”

杨伯峻先生注“警守而下,会于湨梁”曰:

警守,于国都布置守备。下,沿黄河而下。

杨伯峻先生注“以我故,执邾宣公、莒犁比公”曰:

见去年《传》。莒君多以地名为号,犁比亦地名。说详张聪咸《杜注辩正》。

《襄十五年传》:

秋,邾人伐我南鄙,使告于晋。晋将为会以讨邾、莒,晋侯有疾,乃止。冬,晋悼公卒,遂不克会。((p 1023)(09150601))(083、087)。

杨伯峻先生注“通齐、楚之使”曰:

责罪邾、莒二君之使者往来于齐、楚之间。

杨伯峻先生注“歌诗必类!”曰:

王绍兰云:“古人舞必歌诗,故《墨子》(《公孟篇》)曰‘舞诗三百’。”详《经说》四。《楚辞•九歌•东君》亦云,“展诗兮会舞”,《诗•小雅•车舝》亦云“式歌且舞”,更足为证。必类者,一则须与舞相配,而尤重表达本人思想。

杨伯峻先生注“诸侯有异志矣!”曰:

此由高厚所歌诗不类见出。

杨伯峻先生注“同讨不庭”曰:

不庭义详隐十年《传•注》。此不庭系借用旧词,实指不忠于盟主晋国而言,与成十二年《传》不庭义近。

杨伯峻先生注《隐十年传》“以王命讨不庭”云:

庭,动词,朝于朝廷也。《诗•大雅•常武》“徐方来庭”,犹言徐国来朝。不庭即不朝。九年《传》云“宋公不王”,故此云以讨不庭。此不庭为名词,义谓不庭之国,即《诗•大雅•韩奕》之“不庭方”,毛公鼎之“不廷方”。《管子•明法解》云:“废其公法,专听重臣,为此,故群臣皆务其党,重臣而忘其主,趋重臣之门而不庭。故《明法》曰:十至于私人之门,不一至于庭。”则明以不至朝庭解不庭也。“庭”字亦作“宁”,《易•比卦》云“不宁方来”,意即早先不来朝之国今来朝。《易》之“不宁方”又即《周礼•考工记•梓人》、《大戴记•投壶篇》、《白虎通义•乡射篇》、《说文•矢部》“侯”字之“不宁侯”。其祝辞曰“毋若不宁侯,不朝于王所,故伉而射女”,则不庭、不宁之训不朝,尤显然可证。杜预于成十二年“而讨不庭”《注》云:“讨背叛不来在王庭者。”以此解之,则合矣。惠栋、洪亮吉等依旧说谓不庭为不直,非。说详《中国语文》一九六三年第四期《不廷不庭说》。((p 0068)(01100302))(010)。

杨伯峻先生注《成十二年传》“而讨不庭”云:

不庭义见隐十年《传•注》。此“不庭”指背叛晋、楚之诸侯。((p 0856)(08120201))(074)。

杨伯峻先生注“十有七年春王二月庚午”曰:

是年正月十六日癸巳冬至,建子。庚午,二十三日。

杨伯峻先生注“邾子-牼卒”曰:

无《传》。杜《注》:“宣公也。”《公羊》、《谷梁》“牼”俱作“瞷”。端方《陶斋吉金录》卷一有邾公牼钟四器,足证《左氏经》正确。邾子于去年为晋所执,此书卒,当死于本国,故孙复云“晋人寻赦之也”。

“湨梁”(杨注:湨音狊。湨梁,湨水之堤梁。《尔雅•释地》“梁莫大于湨梁”是也。湨水源出河南-济源县西,东流经孟县北,又东南入黄河。湨梁当亦在济源县西。),推测位置为:东经112.60,北纬35.09(济源-御驾庄)。

“温”——“苏”推测位置为:东经112.93,北纬34.91(温县城西16公里处的招贤乡-上苑村北地,温邑故城平面呈方形,东西长400米,南北宽近400米)。

“曲沃”——“新城”——“下国”推测位置为:东经111.24,北纬35.31(闻喜县-上郭村东偏南,上郭古城址)。

下面是平阴之战后各家诸侯同围齐与之前的湨梁之盟及之后的澶渊之盟一些相关地点天地图地形图标注。湨梁之盟参加的诸侯比澶渊之盟以及参加同围齐的诸侯少了滕国,图中地名偏紫色的是与湨梁之盟相关的地点,偏绿色的是与澶渊之盟相关的地点:

点看全图

《襄十六年经》:

齐侯伐我北鄙。((p 1025)(09160004))(101)

秋,齐侯伐我北鄙,围成。((p 1025)(09160008))(101)

《襄十六年传》:

秋,齐侯围成,孟孺子-速徼之。齐侯曰:“是好勇,去之以为之名。”速遂塞海陉而还。((p 1028)(09160401))(101)

我的粗译:

这年秋天,齐侯(齐侯-环,齐灵公)包围了我们“成”,我们的卿孟献子(仲孙蔑)那个儿子孟孺子-速(仲孙速,后来的孟庄子)前去挑战,齐侯说:“是好勇,去之以为之名。(这家伙喜欢炫耀勇力,就撤退让他出个名吧。)”,于是“速”(仲孙速,后来的孟庄子)带部队前去把住了险关“海陉”才撤回来。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孟孺子-速徼之”曰:

孟孺子,献子之子,名速,谥庄子。徼音骁,遮拦而截击也。

杨伯峻先生注“是好勇”曰:

是,此人,指孟孺子。《论语•宪问》“卞庄子之勇”,赵坦《宝甓斋札记》以为“卞庄子即孟孺子”,不(未必)可信。

《论语•子张第十九》:

曾子曰:“吾闻诸夫子,孟庄子之孝也,其他可能也;其不改父之臣,与父之政,是难能也。”

杨伯峻先生注“去之以为之名”曰:

谓撤围以成孟速勇猛(之)名。据十八年《传》,晏婴谓齐灵公“固无勇”,则实胆怯而逃。

杨伯峻先生注“速遂塞海陉而还”曰:

杜《注》仅云“海陉,鲁隘道”。成在今山东-宁阳县北,已详桓六年《经•注》。成之北离齐境近,则海陉为齐、鲁间隘道。《说文》:“陉,山绝坎也。”段玉裁《注》谓“一山在两川之间,故曰山绝坎”。所谓海陉者,以隘道有水耳。其地当成之北,大汶河与泗水之间。江永《考实》拘于海字,谓在诸城境,不确。

“海陉”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7.55,北纬36.45(“成”东北瀛汶河所出之隘道)。

《襄十六年经》:

冬,叔孙豹如晋。((p 1025)(09160010))(101)

《襄十六年传》:

冬,穆叔如晋聘,且言齐故。晋人曰:“以寡君之未禘(dì)祀,与民之未息。不然,不敢忘。”穆叔曰:“以齐人之朝夕释憾于敝邑之地,是以大请!敝邑之急,朝不及夕,引领西望曰:‘庶几乎!’比(bì)执事之间,恐无及也!”见中行献子,赋《圻(qí)父》。献子曰:“偃知罪矣!敢不从执事以同恤(xù)社稷,而使鲁及此!”见范宣子,赋《鸿雁》之卒章。宣子曰:“匄(gài)在此,敢使鲁无鸠乎?”((p 1028)(09160501))(101)

我的粗译:

这年冬天,我们的卿穆叔(叔孙豹)前往晋国正式访问,同时为齐国侵害我们告状,请他们援救。可晋人说:“以寡君之未禘祀,与民之未息。不然,不敢忘。(因为敝国主上还没把前面主上的牌位奉入大庙,我们“民”也还没好好休整。要不是如此,我们自会出动。)”,穆叔赶紧说:“以齐人之朝夕释憾于敝邑之地,是以大请!敝邑之急,朝不及夕,引领西望曰:‘庶几乎!’比执事之间,恐无及也!(因为齐人没日没夜在我们那小地方撒野,所以我才来正式提出请求!我们那小地方已经很危险,挨不过几天了,我们整天都伸着脖子、望着西边说:“该来了吧!”,各位手下的执事要是再磨蹭,怕就真来不及了!)”。

然后他去见中行献子(荀偃),为他唱了《圻父》的首章(共三章):“祈父,予王之爪牙。胡转予于恤?靡所止居。”(《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258)《小雅•鸿雁之什•祈父》),献子(中行献子,荀偃)马上说:“偃(中行献子,荀偃)知罪矣!敢不从执事以同恤社稷,而使鲁及此!(我“偃”知罪了!怎敢不跟随执事一起去安定您那里的社稷,可不能让鲁国“靡所止居”。)”。

穆叔又去见范宣子(士匄),为他唱了《鸿雁》之卒章(第三章):“鸿雁于飞,哀鸣嗸嗸。维此哲人,谓我劬劳。维彼愚人,谓我宣骄。”(《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254)《小雅•鸿雁之什•鸿雁》),宣子(范宣子,士匄)也马上说:“匄(范宣子,士匄)在此,敢使鲁无鸠乎?(有我“匄”在此,怎敢使鲁国这样“哀鸣嗸嗸”呢?)”。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以寡君之未禘祀”曰:

禘祀,即致晋悼公之主于大庙之吉禘,详闵二年《传》并《注》、僖三十三年《传》并《注》。

杜预《注》“与民之未息”云:“新伐许及楚。”

杜预《注》“庶几乎!”云:“庶几晋来救。”

杨伯峻先生注“赋《圻父》”曰:

圻音其,《圻父》,今作《祈父》,《诗•小雅》篇名。杜《注》:“诗人责圻父为王爪牙,不修其职,使百姓受困苦之忧,而无所止居。”

杜预《注》“赋《鸿雁》之卒章”云:“《鸿雁》,《诗•小雅》。卒章曰:‘鸿雁于飞,哀鸣嗸(áo)嗸。唯此哲人,谓我劬(qú)劳。’言鲁忧困嗸嗸然,如鸿雁之失所。大曰鸿,小曰雁。”


最后于2019-08-09 06:46:27改,共3次;
2019-08-09 05:44:5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