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Taylor Branch:高天火柱——MLK三部曲之二 -- 万年看客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56 阅 3601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8-11 07:20:55
4419192 复 4345403
万年看客
万年看客`28000`/bbsIMG/face/0000.gif`70`235`25381`186107`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8-09-25 10:28:43`
三十三,白宫礼仪1 1

同样还是在这一周的周五,也就是8月7日这天,约翰逊总统在华盛顿也掀起了一阵旋风。这一天,两项具有历史意义的提案碰巧都来到了国会寻求通过。为了争取关键选票,总统一刻不停地拨打着电话,号令着同样忙得焦头烂额的接线员去寻找被他盯上的国会议员:“亲爱的,我想和他谈谈,不管他在哪……不管他是不是在国会大厅里,不管他是不是系着红领带又或者光着脚。我还想找斯默斯参议员——即使他在啤酒馆里也要把他给我找来。”

第一份提案的主题是越南局势,名为“北部湾决议”。为了“抵御进一步的侵略”,并协助南越“捍卫其自由”,该决议授权总统使用“一切必要措施”,包括军事力量。这一决议在国会几乎全票通过——众议院四百一十六票对零票、参议院八十八票对两票支持该决议。对于约翰逊来说,这一结果不仅主张了美国在东南亚作为受侵害一方的身份,而且还剥夺了戈德华特迫使自己发动更大胆攻击的政治基础,换句话说本次总统竞选就此排除了越南问题这一议题。约翰逊祝贺拉斯科与麦克纳马拉驾驭住了眼下的公众热情,但是又在私下里告诉他们,他“不愿仅仅因为公众喜欢目前的状况就盲目追求事态升级……”相反,他更想利用这段喘息之机寻求“将收获最大化,将危险最小化”的方法,因为或早或晚南越政府这个草台班子肯定还会将美国卷入另一场危机。就在几天前,阮汉将军乘坐驶着一辆披着掩护网的吉普车大张旗鼓地视察了战争“前线”,并且将美军空袭当做借口下令全国戒严,借此遏制自己的政敌。泰勒大使警告说,阮汉在军队内外几乎都没有多少支持者。根据他的预测,“阮汉活到今年年底的几率只有一半。”

第二轮关键投票围绕着约翰逊的“向贫困开战”法案展开,该法案能否在众议院得到通过,取决于一名政治人质的命运。二十多名有权有势的南方民主党人要求罢免萨金特.施赖弗的扶贫工作组的副主任亚当.亚莫林斯基(Adam Yarmolinsky)。他们在明面上给出的理由是亚莫林斯基出身“可疑”,因为此人是一名说俄语的纽约知识分子——他的父亲曾经为现代图书馆出版社翻译过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不过他们的真正不满要追溯到亚莫林斯基为五角大楼工作的时候,当时他是麦克纳马拉手下的一名特别顾问,曾经带头推行了迫使种族隔离出租公寓向全体军方人员开放的政策。这使得他成为了种族争议的风向标,尤其是对于那些对南方党派动荡十分敏感的政客们来说。随着传统派民主党人当中支持戈德华特的情绪日益高涨,众议院当中最坚定的种族隔离支持者们都将扶贫法案当成了又一份民权提案。弗吉尼亚州众议员霍华德.史密斯绘声绘色地声称,扶贫提案当中的具体内容——包括种族融合的就业培训项目,新近推出的“领先一步”补习班,甚至还有联邦政府向协进会的拨款——全都用心险恶。要是这份法案获得通过,“他们接下来就要在你家隔壁建造一座裸体男女聚居点,到时候什么都阻止不了他们。”面对众议院共和党人几乎一致的反对,约翰逊连续两周都在费力拜票,争取逆势翻盘。他一个接一个地恳求各位议员在扶贫问题上支持自己:“这是我的心血,这是我的心头肉。”他主要关注南方民主党人。日后他告诉工会领袖沃尔特.路泽(Walter Reuther)说:“我们榨干了他们的血,拧断了他们的胳膊,扭曲了他们的身体,把他们从头到尾全都买了下来。”约翰逊需要二百一十八票才能获胜,周三晚间他终于达到了 “神奇二百票”的水平,也就是说有二百名众议员承诺将会支持他。到了周五,总统已经逼近了胜利的边缘。正当此时,两场令人蹙眉的争议从南方闯进了华盛顿。当天下午,总统与司法部长罗伯特.肯尼迪合作,向路易斯安那州州长约翰.麦基森(John McKeithen)发送了一条照本宣读的电话信息,敦促该州军队保护下周一在圣海伦娜教区由法院下令实施的首个种族融合计划。完成了这件棘手任务之后不久,约翰逊又对前一天密州自民党大会的新闻报道做出了激烈的反应。“乔.劳在电视上的表现简直就是在故意找事……”他向比尔.莫耶斯抱怨道。“你要是也这么胡闹非得整死我们不可……因为你这是把所有的边境州都赶跑了。”就眼下而言,约翰逊知道这些议题只会让温和派民主党人——所谓温和的意思是只要找到足够安全的方式,他们就愿意支持他们的总统如此看重的扶贫法案——更加大胆地索要亚莫林斯基的项上人头,从而向他们各自的选区证明他们有能力遏制联邦政府对于当地种族习俗的干涉。

施赖弗在众议院议长麦科马克的办公室里愁眉苦脸地挺过了一场摊牌会议。他抗议说只有约翰逊总统才能雇用与解雇行政人员。麦科马克则表示:“仅仅做到这种程度并不足以满足那些人。”施赖弗在走廊里打电话恳求比尔.莫耶斯和约翰逊总统不要让他做出如此窝心的选择,结果却被告知他必须自己处理这件事。施赖弗可怜兮兮地最后挣扎了几下。他告诉坚持己见的民主党人,他不会积极向推荐亚莫林斯基在接下来的扶贫项目当中担任职务,这些民主党人则认为他已经答应了要将亚莫林斯基清洗掉。在《北部湾决议》得到通过的那一天晚上,正是这批人的摇摆选票为约翰逊奠定了反贫困战争项目的基础。施赖弗从国会山返回之后满面愧色地告诉亚莫林斯基:“那什么,我们刚刚把你扔出去喂狼。这是我这辈子最糟糕的一天。”

正所谓好事多磨,在扶贫法案正式得到通过之前约翰逊还要经受最后一番刁难。少数党领袖哈勒克死活都要遵循老一套做法,要求表决时分发给各位众议员的扶贫法案文稿必须用“凸体字”印刷,致使最终投票又延后了一夜,从周五拖到了周六。接下来总统又得知得克萨斯州的几名众议员“居然真能如此厚颜无耻地”要求政府在投票结束后提供专机送他们返回得州,唯此他们才肯留在华盛顿参加投票,气得总统勃然大怒。第二天一早,麦克纳马拉打来电话通报了另一方面的威胁:由于中央情报局局长麦肯(McCone)向国会领导人透露了太多有关特种部队在北越地区的秘密行动,周六的新闻发布会上可能会有记者质问约翰逊,所谓“北部湾事件”究竟是不是美国主动挑起的。“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话题,”麦克纳马拉告诉总统。他表示他和迈克乔治.邦迪(McGeorge Bundy)已经准备好了谨慎的应急回应。在麦克纳马拉看来,尽管约翰逊不能承认特种部队的袭击,“可是你也不应该否认。”北越方面已经要求国际社会对这些岛屿目标进行检查,“如果他们拿出证据证明你的陈述有误,那可就太不幸了。”

总统在两条战线上都挺了过来。他的扶贫法案以二百二十六票对一百八十四票得到通过。沃尔特.詹金斯(Walter Jenkins)报告说,哈勒克把表决过程搞得这么正式,拖延得这么久,以至于好些三心二意骑墙观望的众议员在投票记录上先后留下了两条相反的投票记录。闻听此事总统忍不住笑了出来。约翰逊顺利地通过了在自家牧场举行的新闻发布会,记者们没有对北部湾提出任何质疑,但有人就贫困问题特别工作组的报告询问总统,他是不是为了让扶贫法案获得通过而舍弃了亚莫林斯基。约翰逊一口要定亚莫林斯基从未离开过五角大楼:“不,你的想法是错误的……他从没离开过。”

事实上早在数月之前,亚莫林斯基在国防部的职位就已经被一位约瑟夫.卡利法诺(Joseph Califano)取代了。眼看着总统在台上滔滔不绝,忧心忡忡的卡利法诺私下里询问麦克纳马拉,约翰逊怎么能在公开场合空口白牙地说谎。麦克纳马拉回答道,卡利法诺忽略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权力从来都不属于有洁癖的人,任何个人顾虑在总统定义的更高利益面前都必须让步。“我们全都不重要,”他告诉卡利法诺。“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弃子。”


2019-08-11 07:20:5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