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本末分章全译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7 阅 1993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8-14 04:10:07
4420222 复 4380770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39673`19076`715338`从九品上:文林郎|陪戎校尉`2008-04-16 00:13:57`
左传本末分章译文101晋平伐齐06/06 1

《襄十九年传》:

晋-栾鲂(fáng)帅师从卫-孙文子伐齐。((p 1046)(09190201))(085、101)

《襄十九年经》:

秋七月辛卯,齐侯-环卒。((p 1044)(09190007))(101)

晋-士匄帅师侵齐,至穀,闻齐侯卒,乃还。((p 1044)(09190008))(101)

《襄十九年传》:

晋-士匄侵齐,及穀(谷),闻丧而还,礼也。((p 1049)(09190601))(101)

《襄十九年经》:

冬,葬齐灵公。((p 1044)(09190012))(101)

我的粗译:

这年夏天,晋国的大夫栾鲂率兵跟着卫国执政的卿孙文子(孙林父)又去进攻了齐国。

这年秋七月,晋国执政的卿士匄(范宣子)率兵再度进犯齐国,已经打到“穀”,听说齐国有丧事(齐侯-环卒),马上撤了回去,这是规矩。

一些补充:

晋人这两次进军齐国就是士匄(范宣子)保证的“嗣事于齐”吧,而最终“卒事于齐”的标志则是下面的“齐成”、“盟于澶渊”。

杨伯峻先生注“晋-栾鲂帅师从卫-孙文子伐齐”曰:

此是《经》文“夏,卫-孙林父帅师伐齐”之《传》,依《经》文次序,应在“季武子如晋拜师”之后,而《左传》列于此,或因栾盈有“嗣事于齐”之言而连及之。《传》言“栾鲂帅师从卫-孙文子”,足证孙林父为主将,故《经》文只书孙林父,栾鲂仅栾氏族人耳。

杨伯峻先生注“秋七月辛卯”曰:

辛卯,二十八日。

杨伯峻先生注“齐侯-环卒”曰:

“环”,《公羊》作“瑗”。瑗、环古音同在寒部,义亦相近,故得通假。《史记》从《左》、《谷》作“环”。

杜预《注》“晋-士匄帅师侵齐,至穀,闻齐侯卒,乃还”云:“详录所至及还者,善得礼。”

关于“晋-士匄侵齐,及穀,闻丧而还,礼也”,杨伯峻先生引《公羊传》谓“大其不伐丧也”。

“晋”——“新田”——“绛”——“绛县”推测位置为:东经111.31,北纬35.62(成六年后,新田遗址,4000万平方米,在同一区域内有6座城址。春秋中期至战国早期)。

“卫”——“帝丘”推测位置为:东经115.10,北纬35.65(濮阳县-高城村南,安寨、七王庙、冯寨、东郭集、老王庄。僖三十一年——前629,卫迁于帝丘)。

“齐”推测位置为:东经118.35,北纬36.87(临淄北刘家寨周围有遗址,长方形城,大城西南部分为小城,共2000万平方米;大城:4500╳4000;小城:1400╳2200,300万平方米。大城:春秋战国?小城:战国)。

“穀”——“小穀”——“谷”——“小谷”(杨注:穀(谷),齐地,今山东省-东阿县旧治东阿镇。#《公羊传》徐彦《疏》云:“二《传》作“小”字,与《左氏》异。”孙祖志《读书脞录》、刘文淇《旧注疏证》、章炳麟《左传读》等因谓《左氏》本作“城穀(谷)”。但案之《水经•济水篇》“济水侧岸有尹卯垒,南去鱼山四十余里,是穀城县界,故春秋之小穀城也,齐桓公以鲁庄公二十三年(当作三十二年,杨守敬《注•疏》已订正)城之,邑管仲焉。城内有夷吾井”云云,则是郦道元所据《左传》已有“小”字矣,孙等之说恐非。小穀即穀,齐邑,今山东省-东阿县治,顾炎武《杜解补正》据《谷梁》范宁《注》、孙复《尊王发微》谓小穀为鲁邑,曲阜西北有小穀城,不合•传•意。#昭十一年《传》述申无宇之言云:“齐桓公城穀而置管仲焉。”《传》文本此。顾炎武《日知录》四、《山东考古录》疑之,无据。事亦见《晏子春秋•外上篇》。据《管子•大匡篇》,吴人伐穀,齐桓公因城穀,遂为管仲采邑。#庄三十二年《传》云:“城小穀(谷),为管仲也。”则此穀即小穀,亦即庄七年之穀,在今山东-东阿县新治东南之东阿镇。#穀见庄七年《经•注》,即今山东-东阿县南之东阿镇。本东阿旧治。穀亦齐地,师过本境而民不知,言其整肃。),推测位置为:东经116.28,北纬36.17(平阴县-东阿镇)。

《襄十九年经》:

城西郛。((p 1045)(09190013))(101)

《襄十九年传》:

城西郛,惧齐也。((p 1051)(09191101))(101)

《襄十九年经》:

叔孙豹会晋-士匄于柯。((p 1045)(09190014))(101)

城武城。((p 1045)(09190015))(101)

《襄十九年传》:

齐及晋平,盟于大隧。故穆叔会范宣子于柯。穆叔见叔向,赋《载驰》之四章。叔向曰:“肸敢不承命!”穆叔归,曰:“齐犹未也,不可以不惧。”乃城武城。((p 1051)(09191201))(101)

我的粗译:

这年冬天,因为害怕齐人来进攻,我们加筑了西面外城的城墙。

齐国和晋国讲和,在“大隧”盟誓。为此,我们的卿穆叔(叔孙豹)前往“柯”会见晋国执政的卿范宣子(士匄)。在那里,穆叔又去见晋国大夫叔向(羊舌肸),为他唱起《载驰》之四章(共五章):“我行其野,芃芃其麦。控于大邦,谁因谁极?”,叔向马上应道:“肸(叔向,羊舌肸)敢不承命!(我“肸”岂敢不全力贯彻您的要求。)”。

穆叔回来后,发话:“齐犹未也,不可以不惧。(齐国还没消停,咱不能不警惕。)”,于是我们加筑了“武城”的城墙。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赋《载驰》之四章”曰:

杜《注》云:“四章曰(云):‘控于大邦,谁因谁极?’控,引也。取其欲引大国以自救助。”余详文十三年《传•注》。

杨伯峻先生注《文十三年传》“子家赋《载驰》之四章”云:

《载驰》,《诗•鄘风》篇名,许穆夫人所作,见闵二年《传》。《传》凡两言《载驰》之四章,不言卒章,则《载驰》之分章不止四也。今《传•笺》本分《载驰》为五章,但此及襄十九年《传》所赋之“《载驰》四章”,其取义皆在“控于大邦,谁因谁极”两句,而《传•笺》则分在末章中,或所分章数虽是,而所分内容则可商。朱熹《集传》因此改定《载驰》为四章,“控于大邦”两句虽在四章中,但亦是卒章,仍与《传》义不相合。竹添光鸿《会笺》谓《载驰》本实五章,首章六句,次八句,次六句,次四句,卒四句,则“控于大邦”两句在四章,又非卒章,或与《传》义合。“控于大邦,谁因谁极”者,《毛诗》云:“控,引也。极,至也。”郑《笺》云:“今卫侯之欲求援引之力,助于大国之诸侯,亦谁因乎?由谁至乎?”子家赋此,盖谓郑欲求援引于大国晋,望因鲁而至也。((p 0598)(06130502))。

《闵二年传》:

初,惠公之即位也少,齐人使昭伯烝于宣姜,不可,强之。生齊子、戴公、文公、宋桓夫人、许穆夫人。文公为卫之多患也,先适齐。及败,宋桓公逆诸河,宵济。卫之遗民男女七百有三十人,益之以共、滕之民为五千人。立戴公以庐于曹。许穆夫人赋《载驰》。齐侯使公子无亏帅车三百乘、甲士三千人以戍曹。归(kuì)公乘(chéng)马,祭服五称(chèn),牛、羊、豕、鸡、狗皆三百与门材。归夫人鱼轩,重锦三十两。((p 0266)(04020502))(034)。

下面是《载驰》杨伯峻先生赞成的分章,共五章:

载驰载驱,归唁卫侯。驱马悠悠,言至于漕。大夫跋涉,我心则忧。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视尔不臧,我思不远。既不我嘉,不能旋济。视尔不臧,我思不閟。

陟彼阿丘,言采其蝱。女子善怀,亦各有行。许人尤之,众穉且狂。

我行其野,芃芃其麦。控于大邦,谁因谁极?

大夫君子,无我有尤。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

下面是《载驰》高亨先生赞成的分章(《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076)《鄘风•载驰》),共四章:

载驰载驱,归唁卫侯。驱马悠悠,言至于漕。大夫跋涉,我心则忧。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视尔不臧,我思不远。既不我嘉,不能旋济。视尔不臧,我思不閟。

陟彼阿丘,言采其蝱。女子善怀,亦各有行。许人尤之,众穉且狂。

我行其野,芃芃其麦。控于大邦,谁因谁极?大夫君子,无我有尤。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

杨伯峻先生注“肸敢不承命!”曰:

杜《注》:“叔向度齐未肯以盟服,故许救鲁。”

“鲁”推测位置为:东经117.00,北纬35.60(曲阜鲁国故城)。

“柯”(杨注:据•清一统志•,柯城在今河南-内黄县东北。与庄十三年之柯异地。),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4.8,北纬36.0(内黄县旧县东北。康侯作柯师)。

“武城”(杨注:杜《注》:“离姑,邾邑。从离姑,则道径鲁之武城。”离姑在翼之北,武城又在离姑之北。此时邾已迁都于绎,在今邹县东南二十五里,见文十三年《传》并《注》。由翼经离姑,必过武城。武城属鲁,过邻国境必假道。),推测位置为:东经117.62,北纬35.19(平邑县-魏庄乡-武城村)。

“大隧”(杨注:高士奇《地名考略》三引或说,大隧在今高唐县。),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6.2,北纬36.8(当时的“高唐”西)。

《襄二十年经》:

夏六月庚申,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盟于澶渊。((p 1052)(09200002))(101)

《襄二十年传》:

夏,盟于澶渊,齐成故也。((p 1053)(09200201))(101)

《襄二十年经》:

秋,公至自会。((p 1052)(09200003))(101)

我的粗译:

到下一年,我们襄公二十年(公元前五五三年,周灵王十九年,晋平公五年,齐庄公元年,宋平公二十三年,卫献公二十四年、卫殇公六年,郑简公十三年,曹武公二年,杞孝公十四年),夏天,因为齐国求和,各家诸侯在“澶渊”会晤,夏六月庚申那天(杨注:庚申,三日。),他们举行了盟誓。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夏,盟于澶渊,齐成故也”曰:

齐及晋平在去年。与盟之国已列于《经》文。

“宋”——“商丘”推测位置为:东经115.60,北纬34.38(宋国,商丘-老南关。有遗址,西3050,南1100以上,北1400。东周)。

“郑”推测位置为:东经113.71,北纬34.40(郑韩故城)。

“曹”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5.53,北纬35.11(今城西北四里,汉城)。

“莒”——“莒父”推测位置为:东经118.83,北纬35.58(今莒县县城,春秋初莒国迁来)。

“邾”——“绎”推测位置为:东经117.02,北纬35.31(邾国,邹城-纪王城,纪王村及其东周围,有遗址,近方形城,2530╳2500,南部凸出依山势。东周至汉。当于文十二年迁此)。

“滕”推测位置为:东经117.08,北纬35.04(滕,滕州-东滕城村周围,有遗址,不规则长方形城,内城?:东555,西590,南850,北800。周-汉)。

“薛”——“邳”——“上邳”推测位置为:东经117.20,北纬34.90(薛国,张旺镇-皇殿岗村周围,有遗址,大城东南角隔出小城,均为不规则长方形,小城内有宫城及其东小城均为方形。春秋时只有小城和宫城。大城:3300╳2300,736万平方米;小城:913╳700,60万平方米;宫城:170╳150,2.5万平方米;宫东城:190╳190。大城:战国至汉;小城:晚商至汉;宫城,宫东城:西周至汉?)。

“杞”——“缘陵”推测位置为:东经119.03,北纬36.58(僖十四至襄二十九杞都,营丘)。

“小邾”——“郳”推测位置为:东经117.17,北纬35.08(滕州市-荆河东,小邾城村,有遗址,庄五年之前郳国)。

“澶渊”(杨注:澶渊在今河南-濮阳县西北。姚鼐《补注》谓“此故卫地,是时已为晋取”。#此澶渊仍是濮阳县西北之澶渊,见二十年《经•注》。《后汉书•郡国志》谓沛国-杼秋有澶渊聚,刘昭《注》引此年之文,盖误以此澶渊为宋地。),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4.9,北纬35.8(濮阳市-华龙区西部,当时或临黄河渡口,似在河西)。

下面再贴一遍平阴之战后各家诸侯同围齐与之前的湨梁之盟及之后的澶渊之盟一些相关地点天地图地形图标注。湨梁之盟参加的诸侯比澶渊之盟以及参加同围齐的诸侯少了滕国,图中地名偏紫色的是与湨梁之盟相关的地点,偏绿色的是与澶渊之盟相关的地点:

点看全图

《襄二十年经》:

叔老如齐。((p 1052)(09200007))(101)

《襄二十年传》:

齊子初聘于齐,礼也。((p 1054)(09200501))(101)

我的粗译:

这年秋天,我们的卿齊子(叔老)首次正式去访问了齐国,这是规矩。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齊子初聘于齐,礼也”曰:

齊子即《经》之叔老。此年庄公新即位,故曰初聘。去怨修好故曰礼。

《襄二十一年经》:

二十有一年春王正月,公如晋。((p 1055)(09210001))(101)

《襄二十一年传》:

二十一年春,公如晋,拜师及取邾田也。((p 1056)(09210101))(101)

《襄二十一年经》:

夏,公至自晋。((p 1055)(09210003))(101)

《襄二十二年经》:

秋七月辛酉,叔老卒。((p 1064)(09220003))(101)

我的粗译:

到下一年,我们襄公二十一年(公元前五五二年,周灵王二十年,晋平公六年,齐庄公二年),春天,我们“公”(鲁襄公)前往晋国感谢他们为我们出兵,并感谢他们把邾国那块田地转给我们。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二十有一年春王正月”曰:

二月初一日甲寅冬至,实建亥。有闰月。

杨伯峻先生注“秋七月辛酉,叔老卒”曰:

辛酉,十六日。无《传》。杜《注》:“子叔齊子。”参十四年《经》、《传》并《注》。

《襄十四年经》:

十有四年春王正月,季孙宿、叔老会晋-士匄、齐人、宋人、卫人、郑-公孙蠆、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会吴于向。((p 1004)(09140001))(086)。

杨伯峻先生注《襄十四年传》“于是子叔齊子为季武子介以会,自是晋人轻鲁币而益敬其使。”云:

子叔齊子即《经》之叔老,叔氏亦称子叔氏,如昭二年《传》,叔弓曰子叔子,昭二十一年《传》叔辄曰子叔,《礼记•檀弓下》有子叔敬叔。齊子-杜《注》以为叔老之字,顾炎武以为是叔老之谥。或以叔老之父名婴齐,其子不得以齐为字。若不得以齐为字,则亦不得以齐为谥。婴齐以二字为名,《礼记•曲礼上》、《檀弓下》并云“二名不偏讳”,是也。币即币帛,此代表一切献礼。晋减轻鲁国之献礼。((p 1007)(09140104))(086)。

————————————————————

平阴一战,齐灵公吓破了胆,但其实没那么严重,此时兄弟甥舅之间的战争,毕竟主要还是政治的战争,一般来说,也就止于求和盟誓而已,最多是城下之盟,更大的危险其实在内部。后来,他的大子(齐-世子光,齐-大子光)、当时的齐庄公,就是被手下杀掉然后抛给来问罪的晋人当了替罪羊。


2019-08-14 04:10:0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