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香港的事情比颜色革命更丑陋 -- 一者

2019-08-15 17:01:17一者
香港的事情比颜色革命更丑陋(续二)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这些天西方媒体的报道根本没有因为香港的无政府主义骚乱而丝毫偏离其所谓反专制反共的主线。即使提到暴徒捆绑虐待说普通话的大陆人也是说他们是秘密警察,受中共指使的人...或者像BBC的港记这篇,说抗议者在暴力反击警察过激暴力,所以才发生以暴制暴的事情。首先警察暴力是合法的暴力,这帮孙子根本不提。而且被用刑折磨的大陆人并没有施暴,完全是无辜的受害者。

所以说,这种被仇外合法化/合理化的双重标准被堂而皇之,毫不脸红地拿出来,就是种族主义性质的仇恨,其非理性程度超过了局限于政治理想冲突的颜色革命。这点从乌克兰颜色革命政变中也可以看出了,他们疯狂地仇视俄罗斯人,俄罗斯文化和语言,全面禁止俄罗斯语,主流政客叫嚣核平俄罗斯人...

过去纳粹德国入侵苏联后,斯拉夫人在他们的种族主义理论中被划入亚人类。按照德国人的计划,他们在德国的统一欧洲中,只配做农场工人,体力工人,只配受新来的德国统治民族驱使。

因为有种族主义理论,属于西欧文明的德国人进入苏联就能心安理得地对亚人类作出他们不可能对英国人,挪威人作出的暴行和杀戮。俄罗斯人的东方特征在他们眼中就是野蛮人的标志。英国有句种族歧视意味很重的老话:“你挠开每个俄罗斯人的皮,下面都是个蒙古人(也有说鞑靼人的)”。

从18世纪开始,俄罗斯军队中就有大量伏尔加河驻牧的卡尔梅克人(蒙古人),这些人一部分向东大迁徙归顺了满清皇帝。留下的卡尔梅克人归入哥萨克编制,成了俄皇向南向东征讨其他突厥-鞑靼汗国的先锋。

欧洲人从拿破仑时期起就一直在领教东方色彩浓郁的俄罗斯武力,拿破仑被打败后,一战期间,一直到二战后,德国,中欧国家都领教过俄罗斯的斯拉夫,卡尔梅克和鞑丹军人的耀武扬威,当然还有所谓的大规模强奸。那肯定是被德国人和西方人夸大了,英美占领军不爱强奸?鬼才信。欧洲人把俄罗斯诸民族当牲口一样屠杀,反过来,就算有强奸,你就哭天呛地的,sports spirit,费厄泼赖精神哪去了。(在战争与和平,静静的顿河,甚至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些作品中,如果你阅读仔细,都能看到这些卡尔梅克人的身影。列宁的祖母就是卡尔梅克人)

种族仇恨和费厄泼赖互相排斥。香港人和支持他们的西方人看他们所谓的和平抗议,他们媒体的报道分析,都没有费厄泼赖,到了连B都懒得装的地步。

香港人原来是有这种优越感的,80-90年代许多大陆人都领教过那种香港人的嘴脸。这次抗议骚乱,不过是失落的香港人在宣泄这种仇外情绪。

我记得某次欧洲社交场合,里面有香港人和大陆人。有人问你们从哪里来,一个老中说“我们都是中国人”。这时候那个香港人马上申明他是香港人。言外之意是他比大陆人高一等,香港人肯定以为欧洲人脑子里的等级设置跟他们一样。

我一直认为,贸易战,所谓中西方意识形态对抗,下面都有种族不信任和仇恨在里面。人家说的很明白,就是不允许你超过美国,不允许你过上和美国人一样的生活(消费同样多的能源),因为那样4个地球都不够用(中国人太多)。

西方喜欢攻击中国,俄罗斯的所谓狭隘和危险的民族主义。好像他们没有民族主义,都是普世主义,全球主义。但从欧洲对移民的恐慌,美国对墨西哥人和拉丁移民的憎恶可以看出,欧美并不是他们宣扬的那种多元文化共处或大熔炉格局。他们还是有核心认同的,那个核心就是白人基督教文明。以北约为基础的西方集团,其基础就是这种白人集体认同,实质上是一种扩大的,隐性的民族主义。土耳其加入欧盟受阻,在北约内部的独特地位,也从反面说明了这点。

欧洲人最早应该从拔都汗西征欧洲的时候开始感受到来自东方“黄祸”的威胁,现在在他们眼中崛起中国是现代版的“黄祸”,只是“黄祸”的帽子被用各种中国威胁论,柿油民主普世吾的说辞给盖在下面了,让人看了眼花,看不太清楚里面的种族仇恨罢了。

关键词(Tags): #种族仇恨#黄祸通宝推:脑袋,梓童,红军迷,醉寺,白玉老虎,天河行,呆头呆脑,独立寒秋HK,桥上,发了胖的罗密欧,
帖:4420757 复 442036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