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香港的事情比颜色革命更丑陋 -- 一者

2019-08-16 04:43:28东方的木头
歧视这个东西吧

很难处理,有强者的歧视,还有无知自以为强者的歧视,甚至有阿Q式的歧视,港灿介于后二者之间。要说港灿完全不了解大陆的进步,说不过去,大街上手拿五六个爱马仕踉踉跄跄的表姐们不会没有触动港灿们的神经,羡慕嫉妒恨转化成追求道德上的优越感,与现实的差距最后演变成普遍的“歧视”,到如今完全脱掉文明的野蛮是必然的。处理歧视,无非是冷和热的两种方式,所谓冷就是或装怂,或忽视,或逃避,反正没有冲突,所谓热,就是要对抗了,口角,打斗,正义压倒邪恶,当然强者即是正义了。

我也去过香港,也碰到过“歧视”。那是香港刚回归的时候,一次从罗湖过去香港,当时因为喝了几杯啤酒,咱脸皮薄,上脸快,可能红彤彤的惹了海关女官员的不快,伊二话不说,护照扔一边让我去会见室。我心头一凉,完了,知道被歧视了,马上又无名火起,起了歹心要鱼死网破。来到会见室,听见由于日复一日重复简单工作到目光呆滞的男官员对手下说,“这个PRC CASE处理下“,看那小年轻检查了几遍,递过护照说用粤语轻慢的说,”冇事了,你可以走了“。我心想”该我来了“,于是很礼貌的用英文问,”我这签证有问题么“,丫楞了一下,改用普通话说,”没问题,你可以离开了“,我还是用英文说,"既然没有问题,为啥要我来会见室?”,小青年赶紧把上级喊过来,接下来,我从浪费我的时间,浪费纳税人的钱,到危害到香港法治精神,最后要求要么遣送我回罗湖,要么道歉,末了,来了一位Madam,估计是当值的领导,当着我的面说“We are sorry for what happened, I will personally brief her on this issue", 咱也见好就收,”appology accepted". 后来,一直等在一旁老婆大人说,“你今天英语很流利呀,一点胡建口音都没”。

要论一言不合就怼人的,老婆大人比我牛,她是从上司怼到同事,尤其是鬼佬,就连鬼佬说中国字“funny"她都不放过怼的机会,奇葩的是最后怼到所有人都是朋友,旧同事聚会非她牵头到不齐人。每每问其经验,她总是说”与人斗,其乐无穷“。

我不是鼓励什么时候都挺身而出,如果黑灯瞎火的小巷子去怼黑蜀黍,后果自负。

通宝推:脑袋,燕人,加东,
帖:4420945 复 4419998
帖内引用